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月球的马丁叔叔


  道·斯琴巴雅尔(蒙古族)

  青格里(蒙古族)译

  上午,学校院子里就像落满小鸟的小湖,一片喧嚣。教室里的学生基本上都已到齐。家长们簇拥着我,就像报晚了孩子上不了学一样抢着报名,所以,下午就有了少有的清闲。

  办公室里其他几个老师都是刚刚担任班主任的青年教师,所以都到班里去了,空荡荡的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坐。我不是第一次当班主任,和那些马驹子一样摇头晃尾的小家伙打交道已经快二十年了,为他们脚认马镫手够马鞍也算耗尽了心血。大学毕业刚当上光荣的人民教师的头几年,那可真是热情似火啊。人家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和新走上工作岗位年轻人的热情相比,那简直是火星儿。经过十来年的磨炼,那股热情就慢慢地消退了,心中想到的也就是家庭孩子老婆这些个人的得失了。一头密发变稀变秃,额头上也出现了三条皱纹,肚子也像不太丰满的草捆子一样开始微微发福,这些不都是走向成熟的标志吗!说实在的,自从那次后我再也没有对学生严厉过。

  就在我吞云吐雾胡思乱想之际,传来了脚步声,一个聪明活泼的小男孩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口。那个男孩上身穿一件洗得发白的短袄,下身穿一条两侧有兜的那种深黄色的裤子,脚上是一双鞋尖已掉漆的棕色皮鞋,刺猬一样刚刚理过的头发,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尽全力准备入学的新生。那男孩朝我一笑时,两眼眯成了一条线,两只耳朵大大的,特别讨人喜欢。不,好像是在那里见过。就在我犹豫的瞬间,那个孩子侧过身,说了一声“就是这儿”,就跑走了。

  大概是那个男孩领着家长来了,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只听那孩子喘着气说:“这里有个老师。”

  男孩领着个一个细高挑的汉子来到门口,那个男人拉住男孩很笨拙地敲了敲门。我点头示意,他们就走了进来。

  “老师您好!”那个男孩向我问好。他笑着,两眼又迷成了一条细线。

  高个男人也站在我的办公桌边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查老师您发福了,孩子分在您的班里,现在来报名……”他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细线。

  这个人是谁呢?怎么这么面熟。看上去也就是三十三四的样子,和所有的乡下牧人一样,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脸色黝黑,皱纹深刻。我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呢,一时也想不起来,就拉过一只椅子对他说:“您坐!”

  他坐下后从兜里掏出烟盒被揉得皱巴巴的大青山牌香烟,敬我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

  “查老师您不认识我了吧,我就是那个调皮的玛希巴图——马丁呀!”瞬间两眼笑成了一条细线,脸上露出了一丝很难让人觉察的红晕,大概是觉得介绍很不得体而感到难为情吧。

  原来是马丁,难怪那么面熟,我心中感到惋惜。难怪我一见那个聪明伶俐的小男孩就好像在哪里见过,原来他和他父亲小时候长得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里磕出来的一样。

  我不得不重新仔细观察我眼前这个马丁。如果在其他地方即使是认出他是马丁,也绝不会想到他是玛希巴图。尽管头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但是他那领口磨损的紫色上衣、制式的马甲、没有打好油的马靴和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以及在公共场所的拘谨,都在告诉你:他是一个牧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