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河


那天,我正在淠河滩杂树林子边的荒地上整理一块刚垦出的菜地,他手里拿着几张稿纸笑吟吟地向我走来了:“传永,我刚写好的《一个人的湖》,读给你听听?”
  我抬头看看他,应了一声,又继续我手中的农事———我知道,无论我停歇与否,我的耳边马上都会响起一阵带着浓重的霍邱口音的读文章的声音———将自己精心组织出的新文字读出来,让对方成为自己文章的第一读者(事实上是听众),这已成了我们二人的习惯。这次是在野外的荒地上,有时是在厨房做饭炒菜,有时是在卧室的台灯下,有时甚至是在路途的骑车中,坐在后座上的我读,骑车带人的他听———这样虽然很危险,但我们已经习惯了。
  
  1845年3月,年仅28岁的梭罗拎了一把斧子,独自来到人迹罕至风光旖旎的瓦尔登湖畔。他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盖了一间简陋至极的小木屋,并在林中空地上斫垦出一小片农田,种瓜种豆,在湖边一住就是二年零六个月……
  
  他的嗓音很好听,特别是在读他自己文章时,低沉浑厚,却抑不住溢自内心深处的如同孩子般的纯真之情。
  
  每个人的心中都应拥有一座自己的湖,拥有一处与自然进行交流、与宇宙达致完美和谐的精神净土。瓦尔登湖之所以属于梭罗,并非因为梭罗在湖畔搭了一座木屋、在形式上占有了她。梭罗占有的是瓦尔登的内在精神。他把湖水汲引进自己的心灵,将其变成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一种风景……
  
  黄昏时分的淠河边非常寂静,除了杂树林子里小鸟的啁啾,就只有莽汉那低缓的如同天籁般的读文章的声音。听着听着,我不再像往常那样,他读他的,我忙我的,而是放下锄头,一边听,一边咀嚼,一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很好看,忧郁中透着睿智和良善———我被他的冷静而又灵动的文字深深地吸引。
  在莽汉的心里,他用老淠河来替代瓦尔登湖的淡然宁静,“驴鸣堂”权且当作了瓦尔登湖畔的小木屋———他和梭罗追求的都是精神上的深度和灵魂上的超越,思想上的纯净和人性上的自由。
  
  在这两年多的斯巴达式清苦的隐居生活中,他日日沉浸在瓦尔登的湖光山色之中,形影相伴,禽兽为邻,不仅对瓦尔登湖作了地理、人文、社会、民俗乃至动、植物学方面的精微的研究,深味了大自然的湖山之美,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还对人类存在的奥义和宇宙的“更高的规律”进行了坚执的探索
  
  我不知道梭罗最终是否探索到了人类存在的奥义和宇宙的更高规律,莽汉却是穷其一生一直在寻找自己灵魂的出口和精神的家园。
  他和我将自己的住所从嚣杂的市区移至僻静甚至还带点荒凉却是自然的桃花坞,岂又不是想在意象中寻找一个类似梭罗的瓦尔登湖!在静静的淠河边觅得一处可立命安身的家园!
  在搬迁到了新居的第二年,莽汉便向单位递交了退休报告,他称自己的这种行为叫“人生逃学”。他在他的小说集《江湖时代》的跋中写道:
  
  我躲进另一种生活,宛如兔子逃进它的洞穴,外面的世界狼奔豕突危机四伏,洞内却依然弥漫了温馨、舒展与和平……
  
  和我一道在河滩上开荒种地,种瓜种豆,侍弄庄稼。继散文集《叩问乡关》后又开始了《生命物语》的写作。
  每天早晚,都要带上小狗皮皮,跑到淠河滩上,或走或坐,或吟或唱,看河面上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带上望远镜,细心观察林中的各种小鸟,做了大量的笔记和速写,写下了脍炙人口的系列散文《一个鸟类观察者的日记》。
  只要有机会就跑去和岛上的老居民们聊天拉呱,家长里短,风土人情,无话不谈,成就了《桃园人家》的写作……
  鸟鸣是他的感动,草地是他的心情,落叶是他的看见,河风是他的歌声———有时,他就是小鸟,他就是草地,他就是落叶,他就是河风……在生命的群落里,他和它们已彼此不分,难以剥离,它们的生动也是他的生动,它们的鲜活也是他的鲜活———不仅仅是在文字上,还有在他的性情上,在他的境界里,在他的思想中。
分享:
 
更多关于“一个人的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