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韦公衡


□ 孙 郁


艾青有一首诗,写他的老师林风眠白勺绘画,给我的印象很深。他认为诗人和画家有相同的眼睛,在打量世界时,内心被同样的情感所缠绕。方式不同,但精神的底色,大抵是一样的。前不久看到韦公衡先生的画,心里一亮,不知怎么,就想起艾青对林风眠的感受,好像彼此有着相近的东西。韦先生的画清秀、灵动、毫无传统绘画的老气,那些色彩、墨点、构图流动着现代人的哲思,一些古老的题材,在他的笔下竟神奇地呈现出层层新意。仿佛有一点凡高的影子,莫奈的色调,尤其像他的获奖作品《南海人家》所采用的表现手法。听韦先生介绍其创意,就是利用了西方冷抽象画派大师蒙得里安的方法,同时又做到了不显山不露水,非常的自然。不像有些画家也试图中西合璧,或想用完全西化而作为出新不想却东施效颦,终成遗憾。我想作为一名画家最重要的是具备一种能力,就是容纳百川,而自成风貌。韦先生正是具备了这种能力。山水画原来也可以与西洋画互为渗透,且相得益彰,这是我先前所未曾料到的。
韦先生在情趣上带有东方人浓厚的情调,旧文人钟情山水时的情致跃然纸上。但他打量乡间的人与物,山与水,却借用了西洋人的手段,光与影飘忽着,朦胧之中呈现了一种精神的深。先前的山水画,有着静谧和悠然,道家的风范暗含其中,看那些线条、光色,也可嗅出古人的哲学。但到了韦先生这一代人手里,旧学说渐渐稀薄,神智固然还罩着旧影,而意绪已有点离经叛道了。这一本画册,描述了北方的山水、南方的园林,但绝不是重复别人。翻看那一幅幅作品,便想起了艾青、穆旦、卞之琳等现代诗人的作品。他们以新的感受描绘世界,已没了古典诗的拘谨、平庸,跳动的是今人的灵魂。艺术总是要进化的。我在韦公衡的劳作里,感到了与五四后一些新诗人相近的精神。
我看古人的山水图时,感动之余,也偶然自想,他们的笔墨大多“吝啬”,几点几线,气象已出,真是参透玄机的妙得。不过古人的色彩感过于隐晦,似乎要把什么藏了起来,非得让观者感悟不可。很像禅语,在似与不似之间,流出真义。我觉得韦公衡已不再满足于此点,他借用西方人的色彩观念,以层次多致,暖意融融的颜色,罩在线条之上,不知道是色调先于笔墨呢,还是笔墨先于色调,给人以兴奋、愉悦的感觉。这正如现在的先锋诗人,他们用冒险的笔法,调动人的通感,既不失中国人固有之血脉,又不亦步亦趋地跟着古人。于是一个新的天地便诞生了。文学史和美术史上,这样的故事,可以讲出许多吧,
还是在前几年的时候,听人说道,中国的山水画已经死掉了,那感慨是有点兴灾乐祸,还是一种惋惜,则不得而知了,但我去日本的时候,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看到了东山魁夷的画,就觉得东方人的艺术,是可以走出旧路,获得新生的,传统的不仅不死,且又被创造性地激活,那是“艺术遗民”所不解的。东山魁夷也用了西洋人的手段描摹了日本,其山水、人物,都清新、安谧,且又多了一种博大的爱。那爱已超越了东瀛人的视野,有了普世主义的力量。东山魁夷试图把日本风情的美和西洋人崇高的美结合起来,于是便创造了一种属于自己的存在。古老的不仅末死,且又汇入现代人的语境。它扩展着,漾溢着,飞升着,给人以久远的感动。中国的画家们,有谁能达到东山魁夷的高度,我不知道,但像韦公衡这样苦苦探求的人,当不会少的。我读他的画,就感到了他的辛劳,好似也能窥见内心的苦乐。他不满于旧有的时空,那些关于山里人家、野渡、山林的画面,都在渐渐撕破着旧有的思维之网,流动着“幽若深远,焕若神明”之美。这样的画,想必会有更多的人喜爱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