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亮的抒情与温和的戏谑——评伍明春诗歌


□ 余岱宗

读伍明春先生新近出版的诗集《隐秘的水仙》,其情诗部分,包含着如李健歌曲般的透明清新的抒情旋律,读他的诗歌,你会回忆起青春期的许多内心小动作,你会回想起你曾经有过的失落、伤感和惊喜。伍明春的诗歌篇篇都散发着通达洒脱的气质,这种洒脱不是矫揉造作的故作高明,相反,伍明春的诗歌让我相信聪明与质朴不但是兼容,而是可以获得诗意的融合。当然,说明春的诗歌通达,不是说他的诗没有痛苦,没有焦虑,而是说明春用诗歌对待内心疼痛的方式别致而且有趣,读他的诗歌,会获得一种艺术效果:原来我们可以用伍明春的方式更有趣味看待自身的情感。

先读读诗人的一首情诗吧:“抱着你的腰 我半蹲着?把头轻轻靠在你的身侧/你如此矛盾地握住我的手/低头看着我/看着我/请别再将我认作兄弟/把我当做一股善意的龙卷风吧/在你周围在往事周围/我只做了一些伤心的停留”“我们的身后是秋天的大背景/我的步履已被荒凉和空旷复制/秋天令我行色匆匆 无暇久驻/从你身边无声地流去/我只是一种有自己性格的空气/什么也无力带走/除了你不经意遗失的黄发夹/除了你手温的真实”(《由某幅封面所想起》)这真是一首“发乎情止乎礼”的情诗,用情是那么深,秋的背景,风的意象,都是中国情诗最常动员的情感符号,然而,诗人的别致之处,在于他内心情感虽然波涛汹涌,但他对于爱的传导却是柔情似水,这就有了“善意的龙卷风”这一既热烈又温和的情爱意象:情感的巨大能量虽然在扩散又在聚拢,却是带着“善意”的承诺。再退一步,如果你对“龙卷风”有“意见”,这股“龙卷风”甚至可以立刻被“解除”,成为“一种有自己性格的空气”,这个空气宣布自己的“无力”,因为他的要求是诚恳而且小心翼翼,除了“黄发夹”和“手温”,他将“不带走一片云彩”。明春的诗歌里头有着中国古典诗人特有的那种热烈、深情、温柔和潇洒。这种以“我可以不拥有你却依然一往情深”的情感底蕴,只有情感明亮的诗人的才可达到这样的境界。所以,我说明春的情诗是一种带有极通达脱俗的情诗,因为不那么通达的情诗,通常过于放大自我的爱情感受和情感得失,写情诗写的都是自个儿爱情的伟大或丰富,而通达潇洒的情诗用情深刻,却又处处从爱的对象着想:“不打扰了”是因为珍惜这情感,也尊重情感的选择。当然,顺带着,还留下诗人人格的洒脱性。

明春关于爱情或青春期的诗歌,又不只书写通达潇洒的这一种。他的诗歌关乎情感的,还有另一种类型,那就是有限度的、有节制的、温和的情感戏谑。明春诗歌中的戏谑,通常以“很理解亦很谅解”底色作为铺垫,所以,他戏谑,但讽刺,在他的诗歌中找不到讽刺诗,而只有微微戏谑、略带调侃的“婉讽诗”。比如这首:“被青春期火焰烧焦的诗歌?如今发出迷人的香味?你把它们植入时尚杂志的封二/欢迎少女过剩的泪水浇灌”“而爱情呢/它在哪儿/是不是每天的接吻功课中/互相传递的微小细菌/极易产生 也能迅速消亡(确实存在 而又琢磨不定)”(《近况》)“少女的泪水”本来是极珍贵的,是多少浪漫诗人争相讴歌的对象,然而,一旦将“少女的泪水”与时尚杂志的封二中的诗歌放入同一语境,那么,“少女的泪水”很可能被某种“迷人的香味”迷惑,其泪水的“过剩”不也指向某种廉价性吗?再有,接吻本来是浪漫诗歌中具有情感震颤性的行为,但接吻却联想到此次接吻“卫生不卫生”,甚至具体到接吻时的细菌互动,那么,这样的联想无疑是有些煞风景的,但这煞风景并没有发展到挖苦的地步,诗人只是轻轻点明接吻中游动着细菌,并没有进一步诠释这是有益菌,还是有害菌。哪怕诗人暗示有害菌也积极参与了接吻,那也不见得就是挖苦,因为笑谑同样又助燃情,或者说,诗人不太愿意走极化抒情的路线,而是更愿意在宽容的框架实现他让爱情发笑的诗歌写作策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