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说我是为难你(小说)


□ 刘学安

  开春的小北风挺着刀子顶进了驿庙村,可一入了铁锁住的巷口就成了夏天的蒲扇。铁锁家唢呐声声里欢歌笑语爆竹连天,进进出出的大人小孩把院里撩人的热浪和浓浓的酒肉香一股股带出巷口。听了过往人的言谈才知道今天是铁锁的喜日子。
  刚才举行结婚典礼仪式的时候,新媳妇彩凤就让围上来闹喜的老表见识了自己的厉害。铁锁看得很清楚,大老表从后面要拦腰抱的手一触身,就被冷不防的一个后踢脚中了裆部,双手赶紧收回护住退出了人群,二老表见后面偷袭失败,就从侧面进攻,谁知凑上去的嘴还没亲到脸上,自己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三老表见二哥右脸上的五个指印很醒目,一不做二不休仗着自己块头大来了个正面贴,眼见要成好事,突然一个直拳被捣中胸部,往后一趔趄把临设的供桌红烛碰倒了一个,正主持仪式的四老表慌忙把红烛扶起,然后指着彩凤说,站好站好,你看你厉害的,我看晚上铁锁把你压在身下你还厉害不。众人听了轰地大笑起来。笑还没止,彩凤就伸出弯成钢爪一样的手冲了过来,四老表见状两手把脸一护来了个急转身,彩凤却变爪为锤在四老表身上狠擂了一下就跑进了洞房。四老表哎哟罢一看顾不得揉被擂的部位就对铁锁说,还没完呢,把她叫回来叫回来。
  铁锁见人都走散笑笑没动,可心里就对媳妇有了意见,闹喜闹喜,谁结婚不被闹呢,可哪有出手那么重的?就一个个向四个老表赔不是,四个老表都说没事没事,你回来看我们一会咋收拾她。铁锁听了又笑着说,那可得注意,别再让碰着哪里。说完也走进了洞房。
  洞房里挤满了人。铁锁见挤不过去,就向彩凤招手。彩凤见了就走了出来,铁锁一把扯了就到了没人的隔间,门一关就对彩凤说,老表闹喜,你哪能出手那么重?彩凤说,我还没觉着呢?铁锁说,还没觉着?现在大老表还捂着裆,二老表脸上的指印还没消,三老表四老表一个揉胸一个揉背,要不是四老表躲得快,脸上就成烂茄子了。彩凤就笑着说,我看他们还闹不。铁锁说,老表还有不闹的?彩凤说,闹也得有分寸,年龄都比你大,嘴上闹闹也就罢了,哪有大伯子哥也动手的?铁锁说,结婚三天没大小,越闹越喜。彩凤收住笑说,好你个铁锁,我给你守身如玉,你却这样,一会他们要是把我的腰带解了我也不动,你就更喜了。说完就拉开门要走,铁锁拽住还要说,彩凤一甩对他说,一会上拜我不出去了。铁锁一听急了,正要再拽,外面偏喊上拜了上拜了,可彩凤已回了洞房。
  铁锁更急了。按照本地风俗,结婚要举行两个仪式,一个是结婚典礼,再一个是上拜。所谓上拜,就是一对新人正式拜见家族、众亲长辈,拜者要磕头,受拜的众亲要拿磕头礼以表对新人的祝福,是婚礼中最精彩的一个乐章,作为新媳妇的彩凤要是不出面是万万不行的,可彩凤的犟脾气他是知道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劝,只好心里烧着火走出了屋。
  铁锁刚站到举行结婚典礼时自己的位置,彩凤在众人的簇拥下也出来了。铁锁的四老表仍旧主持。按理,主持人让拜谁,一对新人都要跪下磕头。一般情况下,磕头的只有男方,女方出于不好意思连跪也不会跪的,大家也能理解,可这时闹喜的老表就会强让女方跪,即使不跪,也被按着点头表示。由于先前的教训,铁锁的大老表二老表三老表只远远地站在高处喊跪下磕跪下磕,却没敢再靠近。四老表见三个哥的喊叫,彩凤全当没听见,依旧站着,就作弄起铁锁来。拜家族的人时,因为家族的人不拿磕头礼,四老表就一个连一个地让拜,不给铁锁喘息的机会。铁锁唯恐漏掉一个不好,就头给捣蒜的一样不停得磕,磕得围观的一个劲地笑,等给亲戚磕的时候,四老表却喊得一个比一个慢,边喊边拖着长音边整理着传过来的票子。四老表喊到最后用红纸把票子包好对彩凤说,你再给我磕一个,我把这偿880都给你。四老表刚说完,彩凤就向他跑了过来,四老表以为彩凤又来抓他,拿着钱的手也急忙护起又转到了一边的脸上,可脸是护住了,钱却被彩凤抓去进了洞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翠苑》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翠苑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