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阴山纵横


□ 王维洲

对于阴山,闻名久矣!每一提起,我全身的骨骼便似乎硬起了,仿佛化做了一座乌黑而沉重的山,严峻地抓紧着大地。
少年时代喜好读史,读旧诗词文章,至今还记得两首提到阴山的诗。一是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是责备朝庭用将不当的,却意外地赞美了大将李广与阴山的威严一体;二是岑参的“汉兵屯在轮台北,上将拥旄西出征,平明吹笛大军行,四边伐鼓雪海涌,三军大呼阴山动。”诗人曾跟从上将封常青转战阴山,直达天山一带的轮台。他是有边战实感的,才能写出“三军大呼阴山动”这样的军威。——阴山,在中华民族的版图上,你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阴山,曾是阴阳之界,南北之界,中原和塞外之界。它曾经是民族与民族,国与国,地区与地区,南方与北方,酷热与严寒,细腻与粗犷相碰撞、分化、融合,并以感情与血液相扭结和燃烧的地带。
阴山,是矗立在北方大地上的惊涛,牵动着中华民族感情的漩涡,演出着数百上千场惊心动魄的历史大戏。
早在我们尚无文字而只有神话历史的时代,北方、东方、西方各族便沿着阴山展开生存竞争了。黄帝轩辕氏的云族,便是从昆仑山一带沿着山麓东迁进入阴山南麓的,炎黄子孙们在陕西、河南到江浙一带的中原大地,建立起一个浑蒙原始的东方文明。其后各族便不断的以农牧和争战书写着跨越阴山的历史。九夷(其实是很多个民族),北狄,以及《山海经》中《大荒西经》记载的许多部族,及至后来有史记载的塞北的匈奴,契丹族的辽国,女真族的金国,党项族的西夏国,蒙族的元,满族的清,都跨越了阴山的脊梁 ,进行着声嘶力竭的成败搏争,推进了一个又一个中华各族的进程。阴山赤褐灰黑狼牙虎骼之石,赭黄丹红的秋树青草,都染满了各族色彩斑烂的历史。
在我的想象中,阴山是萧肃、黝暗、寒冷、寸草不生、石骨裸露、胡马悲呜,边声四起的山脉。
这样的一座阴山,纯属我个人所有。所有的内存资料都属我个人的感知。在别个人,也许会是别个模样吧?人生有很多牵挂不去的心中事,我的牵挂之一,便是:何时能看看这样一座强悍而又荒芜得一无所有磅礴顽劣的阴山呢?
这次承地质矿产部门提供方便,到了阴山脚下的呼和浩特,然后由市内坐上车子往北直驰。而我的心,飞得比汽车还快地奔向阴山。巨大绵长的阴山,在这儿的一段被通称为大青山。古籍中也称作黑山。就见一溜铁灰色的巍峨长山,气势雄浑地横亘在面前。这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及到开始上山,却发现山中还有松,有柏,有白杨,青青绿绿的,配着那无际的碧草,点缀着那粉黄的野花,恍忽间竟有点儿江南意味。这实在大出所料了。
一会儿,忽然闪出一座红色大山坡,直漫延到一条大沟下,一色红,红得像漫天撒下的血。司机告诉我,这红色非花非枫,却是大青山独有的一种红叶小树。每一棵,只够一尺高,然而确实是大青山最有力的秋色点缀,令人动容。......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