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皇帝与大臣的财局


□ 张宏杰

  一
  乾隆四十五年,皇帝七十岁。他是大清君主中第一个活到了七十岁的人。努尔哈赤寿六十八,皇太极五十一,顺治二十四,康熙六十九,雍正五十八。太祖和圣祖都接近了古稀的门槛而没能跨过去。在功业上,他早已经成为第一,如今在年龄上,他又成了第一。
  他作了一篇《古稀说》,其中说:
  
  三代以上弗论矣,三代以下,为天子而寿登古稀者,才得六人,已见之近作矣……
  
  意思是说,夏商周三代年代古远,暂且不论。就拿秦始皇以后来说,两千年间,活到了七十岁的皇帝不过才六个人。然而这六个人中,汉武帝晚年失政,梁武帝不得善终,唐明皇仓皇幸蜀,宋高宗偏安一方,皆算不上伟大的皇帝。只有元世祖和明太祖称得上真伟人,不过他们当开国之初,有武功而乏文治。只有我乾隆盛世,政权建立的合法性牢固,领土在许多方向上达史上最广,周围国家普遍宾服,民众安居乐业。虽然没有达到大同,但是已经进入小康。而且历代专制政治中的重大弊端,比如强大的地方分裂势力、敌国外患、权臣、外戚、太监、奸臣、小人,都已经消灭。国家之安,前所未有。这种富庶和平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诚可谓“古来稀”了。
  从七十岁到八十岁这十年间,老皇帝仍然是那么勤政不懈,不过他没有再兴起大的政治运动,而是事事以安定团结为重。十年间大清王朝所发生的最重要的事,只有两件,那就是皇帝七十大寿和八十大寿庆典。特别是八十大寿,连绵不断庆祝了三个月。全国各地都举行了盛大热烈、花样百出的祝寿活动,光是金佛这种最不起眼儿的礼物他就收了上万尊。皇帝当然心情很好。几个月来,他一直忙着欣赏把玩臣下送来的各种寿礼。不料,内阁学士尹壮图的一道折子,破坏了皇帝的好心情。
  这道折子说,目前地方政府普遍出现巨额财政亏空,也就是财政赤字,说明许多官员违法乱纪,贪污腐败正在蔓延。建议皇帝彻底清查一下。
  二
  乾隆中期之后,臣子上书指责朝政的事已经越来越少了。尹壮图的声音听起来既意外又刺耳。
  皇帝毕竟圣明,他的第一反应是提醒自己,不要见了批评就暴跳如雷。皇帝心平气和地批道,大清正当全盛之日,怎么会出现“仓库多有亏缺”的败政?尹壮图说一些地方政府出现的巨额财政亏空,有无实在证据?
  皇帝熟知官员们既图敢言之名,又不肯得罪人,所以其议论往往慷慨激昂,却不牵连一件具体的人和事。对这种“巧伪之习”,皇帝一直十分讨厌。如果你尹壮图果然有理有据,那么对不起,请你别怕得罪人。
  无职无权的京官去抓地方官们的犯罪实据,是多么困难。稍微乖巧点的官员,揣测皇帝批复之口风,自然能领会到皇帝的不悦。最聪明的应对无过于及时转舵,回复说自己并无证据,建议也确实荒唐,经圣主教育已经恍然大悟,等等等等。
  然而尹壮图却与众不同。他在复奏中说,三年前,他老父去世,丁忧回了老家云南,今年又回京任职,一往一返数千里,穿越了大半个中国。这次旅行使他发现,如今的大清王朝,已经快腐烂透了:他一路上接触到的人,无不在诉说当地官员如何贪污腐败;一路上所见的民生,远不如他想像的那么富庶繁荣。“各督抚声名狼藉,吏治废弛。”“疆臣中惟李世杰、书麟独善其身”。普通百姓对大清政局无不痛心疾首。“臣经过直隶、山东、河南、湖广、江浙、广西、贵州、云南等省,但见商民半皆蹙额兴叹,而各省风气大抵皆然。”不过作为一个丁忧官员,他没有时间,也没有权力和职责一一调查取证。“若问勒派逢迎之人,那些上司属员昏夜授受时,外人岂能得见?臣自难于一一指实。”
  在复奏的最后,尹壮图说,如果皇帝不相信他的话,那么他请皇帝“简派满洲大臣同往各省密查亏空”。
  三
  尹氏的头一道奏折只是让皇帝略有不悦,这道复奏却让皇帝深受刺激,提笔颤抖着在一旁批道:“竟似居今之世,民不堪命矣!”
  也就是说,竟然好像在我领导下的当今天下,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
  然后把笔掷到一旁,靠在椅子背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也不怪皇帝如此怒火中烧。
  皇帝万万没有想到,在大清处于他千辛万苦打拼来的盛世之际,居然有人进行如此颠倒黑白、匪夷所思的攻击。如果说当今天下一两个省有亏空,一两名官员存在腐败行为,这本在意料之中。史上没有完美的盛世。不过这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支流和主流,现象和本质的关系。尹壮图说所有的封疆大吏都“声名狼藉”,说所有地方都“吏治废弛”。这岂不是用一个指头取代了九个指头,将大清政局描绘得一团漆黑不见光亮吗?
  对于这个尹壮图,皇帝的印象原本是不错的。此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实人,虽然才干不算特别优长,但勤勤恳恳,从不取巧。因为为人不够圆转,乾隆三十一年高中进士后,始终在礼部主事、郎中、御史、学士这些闲职上晃来晃去,一直解决不了级别问题。还是皇帝开恩,几年前特意把他提拔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让他享受副部级待遇,于他可谓恩深泽厚。按理说,这个人对皇帝,对大清,只会感激涕零,不应该有任何敌意。何以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对大清政局进行如此荒唐而猛烈的攻击?
分享:
 
摘自:当代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