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世纪建筑艺术与工艺美术运动的家具设计


□ 张乃沃


中<a href=世纪建筑艺术与工艺美术运动的家具设计图片1" />
当中世纪虔诚的基督教徒在宏伟壮观的哥特式教堂中为他们的美好愿望祷告时,当贫穷的劳动人民在阴暗的古堡里经历着人间的悲欢离合时,有谁会想到正是这些建于欧洲最黑暗年代的建筑给予了工业革命时期的设计师以灵感。他们在这些中世纪的建筑中找到了与他们心中初现端倪的现代设计思想相通的造型设计符号,并将它们运用到自己的设计中,从而掀起了世界现代设计史上最早的设计运动——工艺美术运动。
中世纪在历史上一直被认为是一段充满了黑暗与愚昧的年代。整个欧洲社会完全笼罩在教皇的统治之下,教皇参与管理社会,拥有经济和政治大权。他们剥夺老百姓受教育的权利,老百姓普遍不识字,所有的知识就是教士们传播的圣经。民众无知地认为导致自己痛苦命运的根源在于自己的深重罪孽,唯有寄希望于天国,只有在那里才能真正地解脱。他们一边一如既往地过着贫穷落后的生活,一边怀着对天堂美好生活的浪漫理想虔诚的祈祷。这是一群没有知识、生活极端贫苦、生活在虚幻世界里的理想主义者。这也是中世纪艺术孕育日后各种浪漫主义艺术运动的原因。
工艺美术运动产生的时代背景是始于18世纪欧洲的工业革命。工业化进程一方面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提高,使经济飞速发展。另一方面也引发了各种社会危机(如失业、贫穷、童工等)。一些具有民主思想的艺术家对劳动人民水深火热的生活抱有极大同情,他们将这些社会问题归结于工业和机器。在这样一种无奈的心态下,艺术家选择了设计改革。试图在设计中实现他们理想中的社会平等生活,提出了“向自然学习”、“将艺术与设计结合”、“设计为大众服务”等民主主义思想。他们反对机械生产,崇尚手工制作,但却终究无法阻挡工业革命的蓬勃发展,因此也不可能真正做到为劳动人民服务。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使他们的理想最终化为泡影。但他们的探索却为今后的设计师提供了参考的典范,在设计史上起到承上启下的积极作用。如同中国古代怀才不遇的文人,退隐于山野、寄情于山水,借自然景物来抒发自己的豪情壮志一样。相对于中世纪的人们来讲,他们有知识,生活优越却无力改变现实,只能退隐于设计中寻找理想中的世界。在一派繁琐俗气的复古风中,艺术家选择了富有田园气息的中世纪风格来作为理想中的典范。中世纪的原始落后、与世无争反而成了民主生活的象征,就连当时粗糙的手工艺品在他们眼中也变得美丽无比。
纵然时空变幻,但建造中世纪哥特式教堂和古堡的劳动人民与工艺美术运动中致力于设计改革的设计师们却被一根神奇的精神之线连接在一起了,那就是他们都是理想主义的追随者。



哥特式教堂最引人注目的形体特征是空间上垂直线和水平线的发展以及简洁的装饰风格。建筑师普遍采用拱券造型,在建筑主体上面修建了许多层叠向上、变化有序的独立塔楼,增加了建筑物的高度,强调了建筑的垂直性。高而尖的塔楼仿佛引导基督教徒们进入他们的理想天国。教堂内部则采用横向线条的构成,一排排连绵不断且方向一致的窗户、穹顶、柱子和长长的墙廊组成了一道道水平的线条,加强了教堂内部的纵深透视感。哥特式建筑拱孔巨大,但造型简洁。由于经济落后,柱子没有过多的装饰,墙壁裸露着原始的石材,整个建筑内部空间很大但陈设的家具很少,这一切使整个空间显得纯净而简洁。工艺美术运动的家具设计师很好地借用了哥特式教堂的这些造型符号,他们设计的家具很多都采用垂直和水平线条作为结构线和装饰。威廉·莫里斯在1862年设计的系列椅子,其扶手和靠背的下部就分别由三根平行的横杆组成,靠背的上部则由一系列的垂直短杆组成。美国的格林兄弟经常在柜子和椅子的扶手、靠背上使用间隔距离相等的扁形垂直木板,他们于1907年设计了一款大厅扶手椅,整个造型就运用了垂直和水平的构造元素,特别是椅背上垂直造型的皮革衬垫和平行小木方的交错结构,强化了这种视觉特性。赖特曾为他设计的别墅设计过一种没有扶手的椅子,高高的靠背中间镶嵌着近十根纵向排列的长木条,就像哥特教堂上垂直排列的高高塔楼。包括一些桌子也以方形和多边形居多。垂直和水平线条是这一时期家具设计的明显特征。同时,家具表面没有更多装饰,体量较大,由于大量使用垂直和水平线条,整个造型方正结实,非常具有中世纪建筑朴实耐用的典型风范,很符合设计师们返朴归真的民主主义思想。



在中世纪的罗曼式风格时期,建筑师有意拉长了建筑节点,使其有了装饰的可能。工匠们在柱头上使用了一些纪念性的雕刻,但雕刻中人像被拉长,背靠立柱,融入了柱子的形之中。在随后几个世纪的发展中,由于经济落后等原因,人们很少在教堂内使用装饰,但为了美观,他们将一些结构的节点外露,开创了以结构作为建筑装饰的先河。例如,带尖角的拱门、肋形拱顶和飞拱都是当时教堂建筑结构的新代表,正是这些符号使哥特式教堂的高度不断升高成为可能。同时,暴露在外的优美形态又使它们成为教堂内部的装饰,在简朴石墙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同样,工艺美术运动中家具的设计也遵循了这样的设计原则,设计师们将家具的结构构件裸露在外使之成为装饰,这是当时的一大设计特色。他们刻意将一些钉子、合页等五金连接件根据不同的家具设计加工成各种造型,处理成不同的质感,并将它们暴露在家具表面,木制品的榫卯结构也没有隐藏起来,令人一目了然。除了这些作为结构的装饰外,绝大部分家具都不再有其它的装饰,最多就是一些诸如拉手、柜门玻璃等的装饰品。这样一种装饰方法突出了材料的质感和手工制作的精细,既显得朴素大方,又与当时设计师追求自然简朴的心态一致。泰德玛于1895年设计的椅子不仅将整个框架的外形作为装饰部件,而且靠背的结构也是功能和装饰的完美结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