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漆雕花窗


□ 温燕霞


在那个缠绵湿润、浮动着早春二月开放了的花朵的芬芳与男人女人情欲的春日之前,吴少爷从没有心思去注意窗户。那时他的眼珠终日定在俏丽妇娘人的身上,窗户于他太空洞太没意思了。一直到很久以后,吴少爷也没弄清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那一天突然对街上的某扇窗户感兴趣。
当时正值容易令人伤感的黄昏,他带了阿随屎蛋去钟家戏台看北边来的京剧班演《坐楼杀惜》。虽然说演戏的“富祥班”是个草台班子,以吴少爷这个在赣州府混过一段时间、对京剧稍有些研究心得的人眼光来看,台上的唱念做打都不太地道,但吴少爷的家乡是个小县,地处南嶂一隅,对京剧本就陌生,也便无法去计较地道与否一类的问题了。再加上演阎婆惜的女艺人石榴红十分娇媚,一场戏下来,整个县的男人竟一夜之间集体发了情。他们有的对石榴红台上的倩影津津乐道,有的则留恋卸妆后石榴红穿宝蓝洒银花丝棉旗袍的妖娆身段,更多的男人则在石榴红隔夜抛下的眼波里挣扎沉浮。吴少爷大约是看戏时坐得太近,受害尤烈。据屎蛋醉后坦言,吴少爷连看十七场石榴红的戏,每场戏下来之后,他的床就要响半夜。
“……一次我夜里起来屙尿,哈,他在捋自己的……嘻嘻,过瘾。”
屎蛋说这话时酒已全醒,人们却反而不信了。因为以吴少爷首屈一指的家财势力,以他风流倜傥的相貌,只要他伸个小拇指一勾,石榴红这个戏子就会晕倒在他怀里,他完全没必要去过这种干瘾。事后有人传话给吴少爷,吴少爷听了淡淡一笑,并不解释,也不训斥屎蛋,只是那双微陷的眼睛流露一抹沉思,仿佛在 想一桩奇怪和严重的事。
“石榴红?一般吧!那时我喜欢窗户。”
吴少爷愣怔几秒钟后往往如是补充一句。这话除了屎蛋,谁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可这的确是事实。起码屎蛋相信,而且他敢断定从那时起吴少爷就迷上了窗户。因为在那个黄昏,当春天挤着自己饱满的泪囊,委委屈屈地飘洒雾般的细雨时,屎蛋忽然发现吴少爷的目光已经越过围着红油纸伞垂落下来的雨帘,惊讶地栖息在一扇精致的窗户上。窗户的式样平平常常,略为不同的是它大而高,做得精巧,漆着庄重的椒红,小小的梅花格轻盈得仿佛不堪一束月光的撞击。窗户的闩子大概没有闩好,风一吹就开了半扇,吱吱呀呀的声音即便在市声风声雨声中,仍能让人一听惊心。吴少爷理所当然地停住了脚。他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颀长的身躯在红油纸伞下显得柔弱。屎蛋看见几个卖花的女子撑着各色纸伞走过,其中有一位的衣服自腰以下全湿透,露出圆翘的屁股和长长的大腿。屎蛋捅了捅发呆的吴少爷,示意他用目光去抚摸那湿漉漉的地方,谁知吴少爷回头瞪他一眼,屎蛋趁机指了指那女子,本以为吴少爷会像往常那样兴致勃勃,可吴少爷抬头望了一眼窗户之后,却倏地赏他一个巴掌。有几滴水珠被吴少爷愤怒的掌心所击碎,痛苦地选择了分离。
“你看你干的好事!这下完了!窗户关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