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研究中的三重理性


□ 张荣翼

  内容提要 文学研究是一项需要通过理性的思考来把握文学现象的研究。在学科工作中,对于理性思考的强调应该算是基本的方面,文学研究在此并不例外,它的特殊性只是文学研究所面对的对象本身可能是以感性见长的,因此有人在文学研究中倾向于强调具有感性性质的体验、感悟等。但在这种文学研究的特殊性的情况下,就有可能被人强调了特殊性而忽略了文学研究所应遵循的基本规则的层面。文学研究的理性需要进行一种分析,它不是一种笼统的统驭感性的原则,而是在和文学感性打交道的过程中,包含了多个层面的复合的理性。
  
  文学研究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既包括学科知识积累的问题,也包括研究者先天的对于艺术的敏感度;既包括在研究生涯中逐渐积累和运用娴熟的技巧,也包括研究过程中随机的灵光乍现的感悟。在文学研究的这种矛盾现象中,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学研究作为学科活动的理性,而它接触的实际对象是文学,那么文学研究和文学本身在表现形式上,呈现为理性框架与感性形式之间的一种张力。
  文学研究的理性在面对这种复杂状况时,它需要有一个自身的协调问题,这种协调就是在坚守学科理性的同时,要认真面对、灵活掌握文学作品和自身心灵中那种超越理性的成份。文学研究的理性在坚持理性看待文学的同时还要自身的灵活运用,这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的,在这里就有必要梳理自身的状况,只有把理性自身的状况真正掌握,才有可能在面对文学时掌握到分寸。在这样一个基本认识下,论者认为,文学研究中需要把握认知活动、价值评判和对话意识中的理性。以下分别论说。
  
  一 认知理性——文学研究的门槛
  
  文学研究的理性首先是体行为认知行为的性质。这就是文学研究在接触文学时带有某种质询的性质,它要追问文学包括从作者的具体操作情况一直到所创作的作品和既有的或将来可能的美学理想之间的差距,它可能追问文本本身的诸如某种字句表达的典故、某一修辞所涉及到的作者意向,也可能是追问这部作品在所处的文化语境下,可能体现的意识形态内涵。福柯曾经这样说过:“一方面如果谁做的陈述不能被话语接受,谁就会遭到排斥,被逐出话语圈子之外,另一方面,如果谁在话语中,谁就必须运用某种话语,把它当作‘忠于某一阶级、某一社会阶层、某一民族、某一利益……的标志/表现和手段’。”这里话语体系不只是关于事物对象的一套言说,而且也是关于话语言说者相关的意识形态和利益的表达!
  文学研究的核心内容是认知文学,这种性质是文学研究得以产生的基本动力。当文学成为我们可以看到的事物之后,文学可以有奇妙的特性。在一般的文字表达系统中,表达总是涉及到某事情、事物的,可是文学可以超然物外:夸张、变形、双关、多义、乃至朦胧、晦涩等等都可以作为一种表达的方式,而且所表达的事情、事物在实际生活中并不存在。在这里,文学的认知和生活中的认知之间有一个栅栏,即生活中属于谎言的部分在文学中有存在的正当性,它被称之为文学的虚构。
  对于文学的认知问题有这样的特殊性并不是完全的特例,其实在人的认识中,认识的出发点阶段往往如此。罗蒂指出:“决定着我们大部分哲学信念的是图画而非命题,是隐喻而非陈述……如果没有类似于镜子的心的观念,作为准确再现的知识观念就不会出现。没有后一种观念,笛卡尔和康德共同采用的研究策略一即通过审视、修理和磨光这而镜子以获得更准确的表象——就不会讲得通了。”哲学认识论探讨认识的来源、依据、可能性等问题,这种探讨当然是借助于理性思维,可是在这种高度理性的学术研讨中,它的认识的出发点本身则是需要反思的。哲学的认识把认识看成一种镜子照物似的反映,这里本身就是一种比喻;或者看成一种神启,那么对于神的世界的认识,并不能在经验层次验证,也不能用纯粹理性的逻辑来推导,它需要所谓信仰或者“灵气”,而这也不是理性的场域。
  文学的认知要合乎认知的一般法则,要求逻辑性,要求认识前提和最终结论之间的关联性。同时文学的理性还有特殊性,这在客观和主观两个方面体现出来。
  在客观方面看,文学不同于自然科学所研究的对象。自然科学的对象在认识之前和认识之后,在价值评判方面可能会有影响,但对于认知则不会产生干扰,它是什么就看成什么。而文学研究的对象,如果认知有了变化就会对认知的行为本身也产生干扰,它是一连串的事件。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曾说:“我们可以给金属、矿物、元素以及动物等下定义,因为它们的性质永远不变;可是人的作品,就象产生这些作品的想象一样,是在不断变化着的……在纯粹依赖想象的各种艺术中,有着像在政治领域中一样多的变革,就在你试图给它们下定义的时候,它们却正在千变万化。”譬如一部诗歌作品,如果认为它是屈原的手稿,那么作品的美学价值如何暂且不论,仅仅就是因为作者该诗作就有研究的价值和意义,反之它如不是屈原的而是后人的伪托,则它的美学价值即使比较高,也还会相应地受到冷遇。在文学研究中,如何看待对象和从对象中看到什么是相关的。甚至一部作品是不是文学,一部作品作为文学是因为其中的什么元素,这其实都是有设定的原因,当它作为文学进入到视野时,和不作为文学的看待是完全不同的。而在文学史角度看,文学观念本身随着时代变化,不同时代所理解的文学、同一时代不同文化语境下所理解的文学可以有很大差异,因此在对象角度可能看到的东西和理解的层次有天壤之别也是正常的。
分享:
 
更多关于“文学研究中的三重理性”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