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蒋 韵

  妹妹啊,你上花楼,我下桃源。
  
  一
  
  有个姑娘叫盘巧,不知道她生在何年何月,也许一两千年前,也许三五百年前,总之是一个遥远的姑娘。
  盘巧住在大山里桐口村,那山,叫都庞岭,是五岭中的一岭。都庞岭与萌渚岭之间,夹着一块富饶的盆地,潇水从这盆地中流过,灌溉着那里的秧田、香柚林、柑橘林、竹林,成片成片的甘蔗田、菜地和烟田,还有那里的姑娘。潇水清澈、俊美,所以,都庞岭下的江永一带,是美女的家乡。
  盘巧是美人中的美人。不光是貌美如花,还是出了名的巧女。盘巧扎的花,能招蜂引蝶;她绣的鱼,会泼剌剌戏水。鸟落在枝头就是一只真鸟,歌喉婉转,走兽钻进深山就能咆哮山林。这盘巧,不仅仅是桐口村的宝,她是整个都庞岭下江永的宝贝。
  有一天,盘巧带着她家的猎犬“银色”去走亲戚,却一去不归。全家人,全村人,举着桐油火把打着灯笼翻山越岭上天入地找了她七七四十九天,一点踪影也没有。她就像化成一缕烟一样消失不见了。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猎犬“银色”。
  她的父母伤心过度,一病不起,相继离世。
  没有了盘巧的家乡,山林一年四季悲号,潇水从早到晚呜咽。过了一年,又过一年,又过一年,突然有一天,“银色”出现在了桐口村。乍一看,它就像匹荒原狼一样又瘦又脏,神情疲惫,四只蹄子都磨破了,流着血,它踩着一条血路回到了它从前的家。家里没有人,已成一座荒屋,它呜呜地仰天哭泣。这时,盘巧最要好的一位姐妹,一位结盟“老同”的姐妹走上来抱住了它,把脸贴在它身上,然后,她就发现了那个大秘密。
  “银色”肮脏的身上,原来,缠着一条和它毛色相同的布带,布带被长长的、纠结缠绕的狗毛遮挡住了。姐妹解下布带,展开来,原来是一块折叠着的长长的花帕,花帕上,密匝匝,织着一排排奇怪的图形,像花,不是花;像字,不是字,却清秀纤丽,一个个分明要开口说话。姐妹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盘巧的织工,她一边欷歔一边努力透过泪眼辨析这天书,但是她不认识。
  于是,这位姐妹,呼朋唤友,唤来潇水边七七四十九个善织会绣的少女,她们从上江圩、从荆田、从白水和甘棠,从四处汇集而来。大家把这些图形,比照着织绣的图谱花样,左看右看,正看反看,侧看斜看,七七四十九个耳聪目明的姑娘,不眠不休,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一个一个解开了这图形里的秘密:那是她们的盘巧,用只有江永一带的女人们才懂得的女红图谱,创造出的一种奇异的文字。盘巧用这血泪文字诉说了自己悲伤的遭遇,原来,三年前,看亲戚的路上,她被官府劫掳了,玷污了,幽禁在了千山万水之外的深庭大院里。大山里聪慧绝伦的女子,江永的盘巧,不甘心就这样无声无息被葬送,她要让家乡的亲人和姐妹们知道她的踪迹,她创造了这种除了她们无人能懂的倾诉,来抗争黑暗强大的命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