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着


□ 常跃强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海明威用猎枪打掉自己的半个脑袋很不理解。
为什么不好好地活着呢?
那时候海明威已是功成名就,连诺贝尔文学奖都得了,夫复何求?当然,你可以说他是在自己感到江郎才尽的时候毅然选择了死。但是,仅仅是这一方面的原因吗?中国有一句古话:好死不如赖活着。用世俗的观点看,即便是江郎才尽了也不一定去死,不能写了可以干点儿别的,别的干不了了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只是活着,搬个马扎坐在马路边上看人……这谁又能说什么呢!
可是海明威偏偏选择了自杀……
死是容易的吗?
死,说容易很容易,说不容易也就很不容易。我老家有句俗话:晚上脱下鞋和袜,不知早上穿不穿。说死也就是一会儿的事。但反过来说,死又很不容易,特别是自杀。试想,自己把自己亲手结果了,这一般人怕是下不了手呢。在我少年的时候,我们老家那个镇上有个干部自杀了,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在他死的前三天我曾见过他,他脸色黑紫,言谈中已表现出极度的绝望。三天之后,人们在医院旁边的一个机井里捞出了他的尸体。那天夜里,他是先用剪刀剪自己的动脉,不成功,而后又去投井的。在那眼机井的旁边,就是医院的后门,我寻思,也许他曾想要敲开医院的后门包扎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转了念头,到底还是投了井。
死,确实不容易,那么活着就容易吗?有一个人很黑色幽默地说:我活着都不怕,还怕死吗?这话虽然说得有点儿偏激,但也确实说出了生之艰难。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痛苦的事烦恼的事无奈的事……事事都常袭扰你,让你活得不痛快。这些咱就别说了,我们现在单说病。一个人年轻的时候,健康的时候,他(她)不知道什么叫病,更不知道什么叫死。像《印第安人营地》中的那个小男孩尼克,跟着爸爸看了生和死,最后“他满有把握地相信他永远不会死”。少年无知,这也值得理解。然而当一个人真正得了那种要命的病,在对待生死上,他会和健康人有着不同的认识。
说说我吧。
我先后得了三个要命的病,另外还有一个严重的失眠症。有一个时期我几乎夜夜失眠,头经常发胀,里边像个蒺藜包似的,还动不动就胸闷气短,屁大个事也心慌,吓得了不得。那时候我觉得这样遭罪,真就不如死了的好。我很恶毒地想,人腿一伸眼一闭,什么都不知道了,看你还失眠不?有一次我去看医生,我说了我这种要死的感觉。他笑了,摇摇头:不会的。后来我看中医。先是胡志强、侯书伟先生给我治,后来是张登部先生给我针灸,现在我天天喝丁书文先生的中药汤。一路治下来,我十分病竟好了七八分,不禁大喜!现在我早晨打打拳,午后睡一觉,晚饭后散步半个来小时,我觉得我没病了。于是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好好地活着。
病魔一视同仁,它不会因为海明威是大作家而对他手下留情。前不久看了一本《海明威传》,才知道他除了两次受伤外,还患有高血压、皮肤癌、糖尿病、抑郁症、失眠症等多种疾病。尽管病得厉害,但他依然酷爱杯中物,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嘴角处哩啦口水。据我亲身体会,高血压就得忌酒,要不,你就是吃着降压的药也不管用。还有那个失眠症,更是害人,你休息不好,血压就降不下来,就会光想生气的事,就会大怒失禁。于是我理解了为什么海明威时常吵闹。然海明威毕竟是海明威,就在病魔缠身的时候,他还依然坚持写作,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这需要经受更大更多的痛苦。
患病的人都盼望自己的病能治好,为了治病,就是天大的痛苦也咬牙忍了,可是假如有一天你知道你这病根本就治不好了,剩下的日子就仅是遭受痛苦的折磨,你又作何感想呢?当活着净是痛苦,没有了一点儿生趣的时候,说句老实话:人真不如“嘎崩”就死了的好。“反正我们都欠上帝一条命。”海明威不愧是大作家,对死有超常的认识。当他选择要以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时,他是清醒的。一个人若是清醒地去死,那自杀就不是怯懦,而是勇敢,是一种对最后归宿的坦然面对。于是从明尼苏达的梅奥诊所回来的第二天早晨,他拿出了他最喜爱的那支猎枪,把枪口插在嘴里,同时扳动了两个扳机……
我们常好说:好好地活着。当我们活着的时候,严格地说真应该分分秒秒都不虚度,因为这太宝贵了,因为正是这每一分每一秒构成了我们的整个生命,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珍视它。
然而花开花落,一个人的生命总有走到尽头的时候。有人把这一天说成是人的一个节日。是啊,现在我们正朝着那个节日走。我们会走到的,这不用着急,也没有必要老是想着那个节日,重要的倒是应该多多做事,这样当我们真的走到那个节日的时候,我们才能微笑着跟上帝打一个无愧无悔的招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