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小麦一起经过的夏天(外一篇)


□ 苏兰朵

我和小麦一起经过的夏天(外一篇)
苏兰朵

  苏兰朵 满族。一九七一年出生于吉林松原。一九九三年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中文系。辽宁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电台节目主持人。诗歌、散文作品散发于《星星诗刊》《诗选刊》台湾《创世纪》《散文百家》等。著有诗集《碎·碎念》。
  
  阳光白花花地洒下来,我和小麦使劲睁着眼睛,暴晒着黑瘦的四肢,快步走在静悄悄的村子里,不时微笑着互相看一眼。
  肥大的杨树叶,反射成了耀眼的银白,光线在其中一蹦一蹦地闪。我们手里提着鞋,黑土路面烫得脚底板有些兴奋。小麦的辫子,黑油油,闪闪发亮,一甩一甩,在跳舞。天空好像一块大玻璃,干净、透明。没有风。家家的狗都在偷懒。
  路过崔二家新起的小土屋,照例要去看看。崔二媳妇戴着干干净净的白色护士帽,面容憔悴地在打盹。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红漆金花的大悠车从房梁上吊下来,里面躺着我们羡慕的小婴儿。她不哭闹,在我和小麦经过的那些下午,总是安然地睡着。我们早已与她熟识,从一降生,心里就有了惦念,路过的时候,总会隔着窗子看一会儿。离得最近的一次,是她的第八天,我的姥姥和小麦的养母一人端着一盆红皮鸡蛋进入她昏暗的小屋,我和小麦尾随其后。适应着光线,渐渐看清手掌大的一张小红脸,眼皮肿胀地合着,小嘴似要消失一般在睡梦中做着各种动作,鼻尖密布着一些小白点,娇弱的身躯被紧裹着,深陷在塞满红色被褥的大悠车里面。大人们似乎在安慰她的妈妈,她的妈妈撩起袖子,小麦的养母就一声叹息,姥姥开始抹眼泪。我和小麦趁她们不注意,反复摸了她的脸,并试图将食指伸进她的拳头里。后来她被我俩鼓捣醒了,咧开嘴准备哭,她妈妈适时将她抱起,把奶头塞过去。屋里渐渐有了笑声,大人们轮流抱了她。小麦就一动不动地看着,很注意崔二媳妇的表情,我则一直和爬进悠车的念头作斗争。现在她快满月了,据说她妈妈奶水不足,护士帽里的头发都快掉光了。
  我和小麦看过了她,就又上路了。往前走,是岔路口。左边通生产队,过去是一片小树林,聚集着一些未成年的榆树。右边走不远是电磨房,背靠着小河,这条路,经过陈成钢的舅舅家。
  通常我们先往左,去生产队的场院,看看能不能捡到伊春发媳妇遗落的头饰。事实上,我们只捡到过一次。
  我和小麦离她只有十步之遥,清楚地看到她脸蛋上眩目的红粉,粗黑的眉毛。肥壮的胳膊灵巧地舞着一个闪闪发亮的暗红金丝绒手绢。就在她跳上老孙头后背,准备开唱“嗞溜溜我拱开了头垄地啊”的一刻,我和小麦同时看到了一枚闪亮的水钻小簪滑落下来。小麦使劲拽了一下我的手,我们都庆幸被挤到了喧嚣的喇叭旁边,可以看到这一幕。
  两只二百瓦的大灯泡悬在伊春发媳妇的头上,她身着艳丽的粉袍,翠绿的绸带拦腰一系,那么光彩照人。粗哑的声线回荡在场院的上空,时而娇嗔,时而放荡,男人们配合地吹着口哨起着哄,她在唢呐的掩护下就更加忘我。村里都在传说她结婚多年未能生育,伊春发在西屯已经有了相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