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海是我的一汪泪


□ 乔忠延

大海是我的一汪泪
乔忠延

  乔忠延 山西临汾人。业余创作三十载,多事散文,作品散见于《当代》《散文》等多种杂志,屡屡入选《散文选刊》《散文海外版》和多种年选本。刊发于《都市美文》的《红楼俗话》入选《2004年当代散文精品》,《闲情三题》入选《2003年精短美文100篇》,《在激流外永生》入选《2006年散文排行榜》,《后人缔造的先祖》被《读书文摘》选载。
  
   到北戴河放下背包,我就奔海边的双栖礁来了,来寻你的踪迹,来寻那往日的情致。
   双栖礁还是我俩给起的名字。那一天,西去的阳光给大海镀上了橘红的鳞光,茫无边际的华彩阔朗在我们的面前。你第一次面对了大海,面对了这么阔远而美艳的浩瀚,笑意从心底荡漾而出,与那欢悦的涛声响成一曲。我怕你太累,扶你坐在这高巍的礁石上。我们从僻远的尧乡走来,走过了五十个春秋冬夏,累也属常情常理,你是该闲静着歇息了。就在我们挨近礁石的瞬间,啪啪一阵响动,飞起了两只海鸥,银灰的翅膀忽忽闪闪,飞向高天,飞成了两个灿灿的亮点。我们坐在了礁石上,那两个光点仍然在碧空比翼盘旋。也就在这时,我们为礁石起了个双栖礁的名字。
   望着茫茫海际,你轻轻发出一声叹息,似乎是感慨那遥远的往事。这一声叹息撞开了我蕴蓄的万千记忆,过去的风风雨雨突然便降临在情感的天地。自从月下老人用一根红线将我们的命运拴在一起,你和我就一同经受着世态炎凉。先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你完全可以走脱,走另一条路,也就是另一种命运。我不清楚你为什么铁了心跟我,敢嫁给这个爷爷在台湾的丑小子。说丑小子是礼貌的宽容,那年头时代的强音该是狗崽子。多少人都怕狗崽子带来祸事,危及自身,早就躲得远远的,而你却在这个关头坚定地走近了我,走进了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走进来,你的肩头就荷压了再也卸不下的重担子。
   这副担子,后来走进了儿子写给你的祭文,读起来就让我双眼模糊。咱家离小泉尚有一里路程,每日清晨你都得荷着两只水桶去泉里挑水,将水担回家里,将汗水洒在路上。在村里,这活儿是男人的专利,女人挑水你是惟一,因为你的男人走出了村子,坐进城里的办公室,你不得不当了女人,又当男人。你很苦、很累,心却是甜的,因为你盼望男人走出土地,有点出息,他还算争了一口气。可是,这一口气给你带来的不光是挑水的辛劳,而是繁杂的家务负累。在儿子眼里,你肩头的担子是生命重负的永恒象征。
  你对家庭的付出,我比儿子清楚。自打你过门,咱家就戴着顶亏款户的帽子。亏款户是挣的工分不够兑换应分的粮食。那一年去场上分稻谷,我和你一块去了,你侥幸这一回不用挑担,手脚麻利地装满了箢子。我挑起来要走,忽然响起一声断喝:放下!随着喝喊蹦过来了队长,不由分说,拽过箢子,叫嚷,粮钱不够,不能走!那声高喝惊动了众人,熙熙攘攘的大场顿时噤然静寂,一双双目光投射过来,注视着我。我如同一个拙劣的演员硬被推上了强光照射的舞台,无可奈何地撂下箢子,倒下稻谷,走出大场。众目睽睽,收视了我的一举一动。我迷迷糊糊,踉踉跄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这一系列动作逐个完成的。回到家里,我哭了,一个五尺男儿怎么能蒙受这么大的羞辱!你也哭了,哭着数道自己的不是,说不该让我去,似乎你一人去经受这羞辱才是天经地义!我更加难受,也就更难止住那肆横流溢的泪水。你抹去泪说,往后咱多挣工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