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超越真实


□ 孙红云

超越真实
孙红云

提要:纪录片的发展史就是对真实的不断认识史。对纪录片真实的理解与它所处的社会和文化环境须臾不可分。而衍生于20 世纪70 年代西方后现代文化语境中的新纪录现象则认为,真实的证明往往是不可能的;真实是一种关系;我们信以为真的和看到的经常是错误的。真实,只是纪录片的一个追求而已。
孙红云 女,北京联合大学讲师,北京师范大学2004 级博士生。

真理并不是人人都想赢得的基督在最后晚餐时用的圣杯:
它是永不停息地穿梭在观察者和被观察者、艺术和现实之间的梭子。——埃德加· 莫林

著名纪录片理论家比尔· 尼科尔斯在其著作《纪录片导论》中论述纪录片与其他类型影片区别一文中认为,纪录片是一个可以解决的概念,纪录片的定义总是表示关系的和相对的。他强调纪录片不是现实的再生,而是我们所处世界的表现。他从四个不同的角度来界定纪录片的特质:制度机构,实践者,文本(影像)和观众。换句话说,尼科尔斯认为纪录片与真实没有直接的对等关系,而是几个相对关系。事实上,纪录片的发展史,就是对真实的不断认识和追求史。对纪录片真实的理解总是与它所处的社会和文化环境相联系。

真实,从神话到现实的不同层面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弗拉哈迪、格里尔逊时期,纪录片的真实被理解为画面影像与现实世界相互的直接指认关系。Documentary 的词根即“档案、文献、证明”的意思,也是当时人们对纪录片的基本定位。这个时期纪录片被认为是无媒介的客观真实,影片的叙事多采用神圣上帝的全知视点和客观立场。一切制作者的活动和制作过程都隐藏于幕后,似乎根本不存在。纪录片的真实被理所当然地理解为等同于客观现实的真实。因此,在布努埃尔的《无粮的土地》中,山羊从陡峭的山坡上掉下来的场景,由于使用了两个镜头,导致人们质疑整部影片的真实。
格里尔逊对纪录片的定义是:“对现实的创造性处理。”这个定义虽指明了纪录片的作用对象是客体世界,但同时也强调了纪录片创作的主观能动性。天才的维尔托夫也做出了这样的电影宣言:电影眼睛可能使无形的成为有形,使不清楚的清楚,潜藏的显现,伪装的公然,扮演的卸装,谬误与真实昭然。电影眼睛与新闻结合为一个科学的联合体为实现共产主义,解码世界而进一步斗争,电影眼睛努力在银幕上展现真实。1 然而,由于电影技术的低水平,几乎所有的大师都有幕后真实搬演的记录,只是他们对这些幕后手脚秘而不宣,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二战后。由此可见,纪录片的真实等同于客观现实的真实从一开始就是一种理想,一个关于现实的神话。
20 世纪60 年代,围绕对纪录片真实的新思考,真理电影和直接电影运动勃然兴起。直接电影选择了隐藏纪录片创作过程中媒介及拍摄者的存在,做“墙壁上的苍蝇”,降低摄影机的存在、摄制者态度对拍摄对象的影响。长镜头、不暴露剪辑点隐藏了制作者的个性观点。直接电影认为,真实蕴涵在自然的生活流程中,试图通过客观冷静的观察来达到真实。然而,直接电影的真实却存在着天然的缺陷:直接电影对拍摄对象面对镜头有痕或无痕的表演,难以找到有效的应对方法,拍摄者只能把自己的理解建立在无法预先设置的途径上,在拍摄的瞬间来表现拍摄对象的生活。他们想当然地认为隐藏在拍摄对象生活表象下而不外露的事情不必要使其表面化,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一个守口如瓶的保守位置。这种拍摄者和拍摄对象孤立地存在于各自世界中的情形使得整部影片如同一部独白戏。而真理电影则认为,真实隐藏于生活表象之下,摄制者开始从幕后走到前台,摄影机的存在被重视乃至夸大,以摄影机来刺激拍摄对象,激发真实的浮现。真理电影首先承认纪录电影的媒介存在,承认拍摄者介入拍摄对象的世界,并透露了他的角度,在影片中留下他的文化特征。真理电影积极地发掘和利用摄制者、拍摄对象和摄影机相互影响的关系,挖掘掩藏在表象面纱下的内在本质。真理电影认为直接电影表象的观察极易产生理解上的错觉,而挖掘势必打乱原有的连续有序的“地层”,以达到拍摄的目的。真理电影是以人为的环境能使隐蔽的真实浮现出来这一论点为依据的。然而,这种人为的参与和刺激有时可能是一种装腔作势,变成一种表演,正如《夏日纪事》最后,让· 鲁什握着默兰的手说:“We are in trouble”(我们遇到麻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