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露疑案再揭谜


□ 谭宝全


曾亲自剖检梦露遗体的美国洛杉矶首席验尸官托马斯·野口,是对梦露之死最具权威性的发言人之一。1982年,梦露死后二十年,他被洛杉矶地区检察长召见,以重新讨论梦露之死一案。经过深邃的回忆与思考,他写下以下的文字,给世人留下有关这位巨星顷落的珍贵资料。
梦露疑案再揭谜图片1
验尸官案例第81128号

这确难以置信。1982年11月4日,我乘车前往洛杉矶地区检察长办公室,应约讨论潜在的凶手问题。令人惊诧不已的是,这个“凶手”是在二十年前作案的。在洛杉矶,人们仍然围绕二十年前玛丽莲·梦露的殒命案件,重新进行正式的调查。
在1982年的那一天,我已不再是洛杉矶的首席验尸官,我已被降职,正申请官复原职。地区检察长之所以召见我,因为我乃是病理当事人,在案情发生时,我对玛丽琳·梦躇的遗体进行过剖检。我写的尸体剖检报告所揭示的事实,引起长时间的激烈争论。1962年,州首席验尸官西奥多·柯菲医学博士根据我的报告,即所谓验尸官案例81128号,得出结论,梦露死于过量服用水合氧醛药丸。但私人调查者、记者、知名人士或不知名人士、各阶层的所谓代表人物以及诸多观众或影迷,他们认为我所鉴定的梦露体内的不良化学物,并非服用所致,而是注射使然——即梦露死于被杀,而且直接与她当时的情人,参议员罗伯特肯尼迪有关(梦露的另一位情人正是这位参议员的兄长,即肯尼迪总统)。他们引述了一份官方掩盖的证词,并宣布梦露保存的一本日记突然神秘地失踪。公众舆论的压力日益增大,促使洛杉矶地区检察长被迫重新调查这桩众说纷纭、争论不休的案件。
当我应召赶到地区刑事法庭大楼,坐在两位助理检察长的桌前时,他们刻不容缓地向我提出极为尖锐的问题。“如果玛丽莲·梦露吞下了大量安眠药,即柯菲博士所谓的水合氧醛药丸,这种带有黄色染料的药片,无疑会在胃里留下痕迹;可是,您的剖检报告里,为什么没有关于这种痕迹的记载呢?”
我试图解答这个问题时,思潮起伏,回溯到二十年前的1962年,那时我还是一位年轻敏感的验尸官,我久久凝视玛丽莲·梦露的遗容惊叹不已。有人曾问我,她的遗容如何?我当即答以拉丁诗人皮特拉克的诗句:
如果死神降临,
恐惧与退缩何其愚蠢,
在她可爱的脸上,
死亡竞显得如此动人!
此时,皮特拉克的诗句又浮现在我的脑际,我深感惆怅与迷惘:是什么使玛丽莲·梦露一生如此消魂夺魄?对她逝世的哀悼为何如此沉重?时光流逝,为何她仍能牵动亿万美国人的心?是她无与伦比的艳丽姿容?是她天赋的脆弱个性?还是她卓越的表演才能?抑或是奇妙的至今未揭开谜底的她与肯尼迪兄弟的关系呢?

裸照风波

玛丽莲·梦露:原名诺玛·琼·贝克,生于洛杉矶综合医院(现称洛杉矶市南加利福尼亚医学中心大学)。她的母亲有精神病史,父亲在她出生前抛弃了她的母亲,不久,他在一次摩托车事故中丧生。当母亲为一家精神痼医疗机构收容后,这个小女孩被送与各种不同类型的养父母,从疯狂的酒鬼到虔诚的宗教徒,此外,她还在洛杉矶孤儿院生活了几年。
战争解救了她。1942年,军需工厂需要招收女工,诺玛·琼摆脱了养父母的束缚,在一家飞机制造厂谋得一份工作。在那里她遇见詹姆斯·多尔蒂,并很快成婚。对于一位饱尝孤儿滋味的人来说,结婚意味着获得安全感。此时,人们已经发现诺玛·琼的外貌卓尔超群,从柔软的金发,梦幻般的蓝灰色眼睛,富于性感的身姿,不可避免地招致飞机制造厂男人们的青睐或口哨声。专业的甚至业余的摄影师,一有机会,便抢拍她的照片。
正如海明威所说,“也许苦难可以吞噬一切,但难以吞噬童年的梦。”每当黄昏来临,她总是拉着丈夫多尔蒂到阳台上,去眺望夕阳下 RKO电影制片厂的高耸的水塔——几年后,当她成为电影明星接受美联社专栏作者詹姆斯·墙根的采访时,她还深情地回忆起童年时,在 RKO电影制片厂附近的一户人家的寄养生活。
她涮洗所有的盘碟,每个月仅能从养父母那儿获取五美分的报酬。她把“这笔钱”积攒起来,以便在年底的圣诞节买一张电影票。
“养父母有几个亲生子女,当圣诞节来临,大家装饰一棵大圣诞树,这幢房子里的所有孩子除我而外,都能得到一份礼物。而我则独自走进电影院,这是我自己送给自己的礼物。”她告诉墙根,她看完电影回家,其中有个小孩给了她一只桔子。
“不知怎么,我很快地把那只桔子全吃光了。一抬头,正好看见 RKO电影制片厂的在圣诞灯火辉映中的水塔!我忽然预感到,我将成为一名电影中的女演员。”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