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祸!



  在大众心目中,伤风、感冒似乎是同义词,与流行性感冒(简称“流感”)没多大差别。事实上,流感是一种明确的疾病:它有特定的病原──流感病毒;特定的侵袭渠道──上呼吸道;特定的症状──发烧、头痛、流鼻涕、干咳、喉咙痛、肌肉酸痛,还有恶心、呕吐、腹泻;特定的传染途径──病人打喷嚏、咳嗽,甚至接触过的物事,如水杯、门把手都能散播流感病毒,难怪流感那么容易传染。
  但即便如此,我们仍有理由轻忽流感。因为相对而言,流感死亡率极低,在大流行期间,也低于千分之一。正值青壮年的人更低。但《大流感——致命的瘟疫史》这本书必然会改变读者对流感的印象。“大流感”指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横扫世界的那次流感大疫。过去估计全球死亡人数大约两千万人,现在最新的数字是在五千万到一亿之间。
  《大流感》说的是美国的故事。在美国,自一九一八年九月起的十个月内,流感与肺炎并发症造成的死亡人数,至少有六十七万五千人;其中三分之二以上集中于头十二周内。那一年,美国人的平均寿命从前一年的五十一岁降到三十九岁。在两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死亡的美军,合计还不到六十二万人。
  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流感大疫与过去、未来的全球流感都不同。首先,它在一年之内爆发三波,史上绝无仅有。其次,病人死亡率超过2.5%,青壮年占一半,集中在二十四至三十五岁。他们中的大多数,病程都是从一般的流感症状,急速发展为致命性肺炎。以今天的临床术语描述,与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RDS)非常类似。
  现在我们知道,一九一八年流感大疫的祸首是H1N1病毒,源自一种奇异的禽流感病毒。更重要的是,一九一九年以后,侵袭世界的几次A型流感病毒,都是一九一八年H1N1病毒的后代,包括H1N1、H2N2和已经灭绝的H3N2。一九一八年流感大疫在人间肆虐,猪也同时遭殃。H1N1、H2N2各有可以感染猪的病毒株,它们都能感染人类,也是异数。
  《大流感》不只是美国流感大疫的实录。作者巴瑞叙事的线索之一,是美国现代医学教育的改革,大本营在一八九三年成立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书中,作者用一章交代了西方医学简史,以衬托这场改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美国已经拥有一批一流的公卫、医学人才,他们矢言不再让美国的武装部队遭到传统敌害──微生物──的侵袭。一点不错,历来在大规模军事行动中,最大的杀手不是敌军的炮火、兵器,而是传染病。可惜事与愿违。在书中,作者大胆假设:一九一八年爆发的流感大疫,发源于美国堪萨斯州哈瑟克郡(Haskell),传入附近的福士敦(Funston)军营后,才散布国内外,席卷世界。当时福士敦是美国第二大陆军训练基地,一九一七年四月美国对德宣战后匆促建立,平均容纳过六万五千人。一九一八年三月四日,福士敦一名炊事兵得流感挂病号。三个星期内,超过一千一百人住院,还有几千人得上营区各医务站报到。二百三十七人病情发展成肺炎,大约五分之一入院,结果三十八人不治。福士敦的死亡率比哈瑟克低,但是比一般的流感高。当时注意到的人不多。就算有人注意了,也会因为政府的战争动员措施而有顾忌。原来美国总统威尔逊主张,为了参战,整个国家都得卯上。结果政府成为十足的战争机器,控制信息、钳制言论、激励士气。例如邮局有权检查书报等出版品,只要判定内容“不积极支持参战”,就拒绝递送。司法部长认为政府必须监控每一则不爱国的言论,无论出自无心之失还是一时冲动。国会通过法律,任何人批评政府,即便有所本,都可能处二十年以下徒刑。
  作者认为,不了解美国的全面战争体制,就无法看清那次大疫的真相。简言之,战争创造非常时代,非常时代滋生非常大疫。全面战争体制与这次大疫的关系,以费城为例,看得最清楚。一九一八年九月上旬,美国波士顿的军营首先爆发流感。九月七日,由波士顿调到费城海军基地的水兵,将病毒带了过去。四天后,基地中有十九名水兵出现流感症状,第二天增加到八十七名,到了十五日,已有六百名入院,每几分钟就增加一名新病号。海军医院爆满后,病患被送到民间医院。十七日,那家民间医院有五名医师、十四名护士突然病倒,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这时费城卫生局长仍然不觉得应该采取任何行动,他甚至告诉市民“疫情已得到控制”。他更关心的是九月二十八日的大游行,那将是费城史上最大的游行,目的在聚集人气,推销联邦政府的战争公债。各地都有销售责任额,历史名城费城当然不能落于人后。游行后,三天内费城三十一家医院全都客满。十月一日,一百一十七人死亡。不久,单日流感死亡人数超过过去平均每周死亡总数。卫生局长到十月五日下令禁止集会,关闭教堂、学校、戏院,但为时已晚。
  费城的例子,无法证实作者的假说,可坐实了作者认为当年流感大疫有“人祸”的指控。我们经历过“非典”风暴,香港知名经济学者张五常一语道破:“非典”瘟疫对生命伤害的比率微不足道,但对经济的祸害却惊人。这是脱了节的因果关系,说不通,我们应该解释为什么“非典”有那样庞大的经济杀伤力……
  《大流感》说明了,即使是世纪大疫,杀害生命也需要人祸推波助澜。
  (《大流感——致命的瘟疫史》,〔美〕巴瑞著,王新雨译,台湾商务印书馆二○○六年十一月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8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