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出西藏



  西藏的最后一段路程是逃亡一般走过去的。
  我在车上群发短信:“五十个车堵在山中一个多小时了那边是尼泊尔的月亮。”有朋友回信:“这么晚了人还在旅途!不容易啊,也是一种缘分啊!向尼泊尔的月亮致意!”时间是9月17日的22时49分(北京时间)。
  出门在外,堵车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何况是西藏。去过阿里的人说那是世界上最烂的路,这个我没有领教过。可聂拉木到樟木的路这么糟糕,是我没有想到的,这也配叫318国道?!好歹也是中尼公路嘛,总要考虑点国际影响。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有42公里路段正在大修。沿途尽是狂乱地颠簸,人甩成奇形怪状,脊椎骨几次欲断,纵是情侣,皆自顾不暇也没有了卿卿我我之举,不由感叹中尼路上无情人,且灰头垢面无美人。在这种伤筋动骨的颠覆中,大家都成了世界上最坚强、最忍辱负重的人,情绪跌落到最低点,或者干脆就没情绪。出日喀则后所有的美好记忆,都被揉烂碾碎。
  而堵车正好是一次修整,让身体的零部件复位,同时整理一下七零八落的行李。可以下车去“唱歌”(解溲)或从容地拍拍风景什么的。平心而论,这临近国境的十多公里路段美丽绝伦。喜马拉雅阻挡了印度洋温暖的季风,致使北麓藏区一大片干旱荒凉,看不到一棵树。而有一股风不知从哪吹进来,使这里绿树满山,至少有三条瀑布在歌吟,给人的感觉是一下从塞北到了江南。但是夜幕很快掩没了这一切,黑暗笼罩,如落深井,只有望着西南角的那弯月牙发怔。
  逆来顺受,随遇而安。我的消磨方式是抢写笔记,如“风景极美,人都像鬼”、“中国修路,尼国享受”、“劫持吧这些人都准备叛逃”、“要我转回打死也不干”、“峡谷中车队闪着灯光像珠宝”,皆为瞬间灵感的胡乱记录;而“藏尼公路之曲折绝不亚于滇缅公路那99道拐,不过这里没有发生过重大事件因而默默无闻”,这句话似在为318国道的终端鸣不平。没心情记笔记了就默默观察车上的人。身边的藏族父子是今天最倒霉的,他们上午在查务乡检查站被扣,不知是手续不全还是被怀疑动机不纯。就在车子要启动的时候他们被放行。因此车上人都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不然就不会撞上这次堵车了,拖累大家都倒霉。
  这来自山南的藏族汉子任何时候都捻着手里的黑念珠,他所有的情绪都化解在口里的六字真经。其他的乘客也都安之若素,有的在补充能源,这又引发了我的饥肠辘动。真后悔把那袋葱油饼干给了老定日镇上的乞儿们。身后的四川女子在我委婉的求助中递来两块点心,她是做生意的,对这条路烂熟,说这里到樟木其实不远了。我们一起去前头看了堵车的原因。哦,又是放炮,天王爷老子也得等。转回来再数一遍,共有51辆车惨遭劫持,堵车面前人人平等,武警老外,概莫能外。猫回车上百无聊赖,继续听MP3,让自己在西藏歌曲中深深掩埋。
  “走进西藏,也许会发现理想;走进西藏,也许能看见天堂……”十年前,李娜的青藏高原和我的长江三峡搅和在一起,凝结了那段难分难舍的离情别绪,成全了我的一篇散文的标题。那时,我把西藏视为畏途,视为高不可攀的珠穆朗玛,不仅地理上遥不可及,还有心理上的陌生和畏惧。我知道西藏是不能贸然进入的,应该等待机会,最好有充裕的时间和恰当的伴侣。反正是晚了,索性不急,要么不去,要去就发生点什么,奇遇或者艳遇。不发现理想就看见天堂,否则便枉去了那片圣地。
  秋天的凉意已经来到,夏日的燥热已经远去。当即将离开西藏回首此行,更多的却是怅然若失。《西藏行知书》上说: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灵魂回故乡——这就是西藏。喜马拉雅、念青唐古拉、纳木错我都没去。布达拉宫、大昭寺、札什伦布寺倒是去了,但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去了也等于白去,西藏归来不看寺,天下佛像都一样。我的运气还算不错,遇上了前藏的沐浴节和后藏的跳神节。“拉萨的酒吧里呀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心上人。”我大饱眼福看见了无数美女,却没有一次艳遇。如果说有一次艳遇的话,那就发生在拉萨的北京东路上。一个藏族女人贴过来拉我的手,原来她是怕过汽车穿梭的马路。等我把她牵过马路,那只粗糙亦暖和的手就离开了。许多人进藏的第一个报到点是医院,我也不例外,失眠和转氨酶过高,医生说我应该离开高原。至于灵魂的震荡,我有过泪流满面,最初是在八宿县拉根乡向小学生分发文具的时候,为那一张张肮脏病弱的脸,泪像怒江一样奔流。感情和身体都这样脆弱,怎么能够面对西藏?今天早晨在拉孜境内,一条几个字的短信竟让我不能自已,眼泪洗刷了一路的灰尘。
  离开拉萨的路上,我信手这样写过:“一路上见到美丽的她,不知道哪一朵是格桑花;我问过很多人,包括扎西和卓玛,他们都不能肯定地回答。从康定到拉萨,从藏布到林卡,只有一个女人跟我牵手,没有一头牦牛跟我对话;向我第一个说扎西德勒的,是新都镇那个乞讨的喇嘛;让我初见藏妇哺乳,是在那肃穆的布达拉。虽然喝过一杯酥油茶,虽然吃过一盘面疙瘩,但不敢喝一顿青稞酒,更不敢骑一头红骏马,没有人请我进黑毡房,没有人送我白哈达……”是的,许多人在西藏都会感觉像个失魂落魄的外来进入者,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收获的就是过程,就是在沿途抢写的随记——它们在颠簸中都成了藏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