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深夜里发笑


□ 郑君平

我是教书的,名气很大,在我们这个放个屁都掖不了的小城里,像金币一样掷地有声。许多老师眼见我火了,也东施效颦,把大名电话地址专业特长印在小纸片上,有的还附上靓照(当然,贴照片的,女教师居多,有无别的用意,不得而知),狗皮膏药似的贴在小城的旮旯犄角,隆重推销自己。我火起来全因开设了个作文培训班。我有一句广告语,是这样说的,“无论有无文字功底,半年速成小作家!”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上钩的人忒多,而且多是些富贵人家的子女。每逢学校假期,就是我的旺季,简直应接不暇。我收费挺贵的,偏有人要投到我这儿,而不去找那些价廉不一定物美的班,你说怪不怪?那段日子,是多么的充实而滋润,从公立学校一回到培训班,我忍不住老想笑,笑得五官都发生位移。后来,出事了。回头想想,偶然与必然是孪生姐妹,也许我活该。
那个时候我要去赴同门师兄的酒局。下午四时十二分,我还在三尺讲台上口沫横飞,同门师兄就打电话来约请,我欣然应允。像我这种社会地位,吃顿免费水酒的机会并不多。一是教师节会餐,一是家长谢师宴,余下的就是笔会。补充一句,小可业余嗜好舞文弄墨,添为本市作协一分子,为此每年叨扰一顿公家酒在所不辞。
话说回来,从四点十二分到七点,我完成了三碗稀饭外加一个凉水澡,然后踢着一双拖鞋赴宴去了。路途并不遥远,只有两三里路,为了省下三两个小钱,我放弃雇车的想法。读者诸君千万不要因为我这精打细算的铁公鸡而断了读下去的念头,从而错失了一个好故事。大凡有精彩故事的总是喜好卖卖关子吊吊胃口。甭急,马上开始。
我慢条斯理地行走在繁忙的世俗街道上,思忖着这路边的性用品专卖店,门板为何阉了半扇,像一双瞌睡的眼,却又竖一块花花绿绿的印度神油金枪不倒广告牌在门口?这美容厅的女子,为何要穿着短裙又叉开两腿在店口仪态万千地坐着,这八字状是否就是山姆大叔的电影所宣扬的欲望深渊?体育馆门口的女子,为何孤零零地踯躅,男友失约了?或者是夜景迷人,思乡的女子在千里共婵娟?……同门师兄不知等急了没有,我百无聊赖地想着,耳边突地响起嘤嘤细语,夹杂着吁吁娇喘。
先生,帮帮忙好吗?等会有人查问,您就说咱俩昨晚在一块。我叫颜如玉。
我正莫名其妙,眼前就闪出两顶蓝色的大盖帽来,陡然从其中的一顶底下炸来像枪膛里出来的声音。
干吗的?!干嘛的?!
不干嘛。我说。
不干嘛为啥鬼鬼祟祟的?
哪个鬼鬼祟祟?跟我女朋友说几句话碍谁啦?
我灵机一动,瞄了一眼站在我身侧的陌生女子。女子回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我平生最讨厌鬼鬼祟祟阴谋诡计暗渡陈仓小鸡肚肠什么的,这种没根没据的话出自警察之口更让我心生愤懑。
你女朋友?叫啥?他们一脸的怀疑。
颜如玉,咋的?我脸不红心不跳,心里得意自己的记性还不赖!
她昨晚犯了事你知道吗?
昨晚?昨晚跟我一道。怎么啦?有问题吗?喏,就在那顶楼的旋转餐厅。我随手指了指旁近的一家酒店。
你是谁?做啥的?请出示证件!
挺霸道的口气。
我默不作声。
我是谁?这个世界老是要人证明自己是谁,无聊透顶!可话说回来,我骨子里还是深埋着寻常百姓畏惧警察的普遍心理。
踌躇了一会儿,我还是掏出工作证,直直爽爽地丢给一个身板瘦瘦的警察。这俩警察恰好一胖一瘦,一直在问话的是胖警察,他让我想起法国喜剧大师萧伯纳的一段小幽默:在某个社交场合上,一个肥胖的贵夫人取笑瘦子萧伯纳说,瞧您的模样,就知道您那正在闹饥荒!萧伯纳回敬道,是啊,遇到了您,我终于明白闹饥荒的原因了。
瘦警察打开证件,迅速扫了一眼,抬头瞅了瞅我,又低下头去看,然后合上证件递给我说,误会,误会,哦,您是老师啊,对不起,我们信得过您。……不过,您能留个电话地址什么的,万一还有事需要麻烦您?
瘦警察说完瞄了瞄静静站在我身侧的叫颜如玉的女子。
教书育人,银子没几个,但人格倒还纯净,人家信得过。我幸福地想,张口就把一长串号码汉字传给了他们。胖警察像得了帕金森似的,握笔的手在一个蓝皮小本子上抖动着。
俩警察道了声打扰了,就没了影,一团烟雾般地蒸腾了。
这时我才有空细看那女子,个儿不高,小巧玲珑,该有肉的地方散发着诱人的肉香,该不长肉的地方则传递着线条的骨感——一个标致的小女子。
小女子说,老师大哥,颜如玉要如何感谢您啊?女人抛了一个秋风扫落叶的眼神过来。
我说,谢什么!拔腿就走。
我只是扯扯嘴皮,并没有舍弃什么,不值一谢。我急着赶去喝酒。顺带一句,酒这东西我挺来劲的,而女人嘛,要在酒喝得差不多时才会想起,古人云,酒能乱性嘛。再怎么着,我也算是个人格堪信的人民教师。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