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素描输入与人物画造型传统守护


□ 邓益民

  谈及现代中国人物画的造型,素描已是无法回避的话题。长期以来,对现代中国人物画造型中素描的输入,褒贬不一,其表面是中国人物画要不要输入素描的问题,实质是对民族造型传统非常可贵的守护意识与创造发展意识之间的相持不下。直到今天,人们依然心存疑虑,甚至认为素描的输入是一种文化侵略。笔者认为能否正确认识这一问题,直接关系着当今中国人物画造型的继承、创造与发展。所以,在此谈一下自己的看法,仅为一家之言。
  首先,要肯定的是素描的输入无疑是中国绘画史上一次伟大的创举,从此,中国人物画的造型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和历史性的巨大变革。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中国绘画史中,像这样成规模地将两种不同文化背景和造型体系下的艺术进行结合还是首次,并由此迎来了中国人物画的全新时代,产生了中西结合写实式的中国人物画造型样式,形成了上个世纪现代中国人物画的主流面貌。
  还有,如果将这一变革放在元明清七百多年间中国人物画日渐衰落和明清之际,尤其是清代以来,一味地追求古法、顽固坚持守法、陈陈相因、少有创造与发展的历史背景下看,它无疑是中国人物画的久旱甘霖,使人们看到了希望,使长期沉寂的中国人物画焕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成功的创举和巨大的变革,再说这一变革也符合人类文化和艺术的发展规律。所以,应该得到正面的肯定和认可。
  当然,我们还得看到这一变革远未达到成熟,它还存在着显而易见、有待完善的与传统造型思想观念和艺术表现相冲突的、有时甚至是以牺牲传统为代价的问题,所以,说它成功是比较而言的。通常人们总是将存在的问题转嫁给素描输入带来的变革创新,于是强调呼吁民族造型传统坚守和传统优秀者有之,反对素描输入者有之。那么,素描的输入是否有违传统的守护与创造发展呢?其实并非如此。所谓的造型传统应该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依附于民族哲学思想和审美追求的造型思想观念;二是与思想观念相应的绘画造型语言和表现方式。
  其一,将素描输入中国人物画这一举措本身,就是对中国民族绘画造型传统坚守的生动体现。早在一千多年前中国画家就提出了“化夷为夏”的思想。一百多年前受维新思想影响继而又提出“师夷长技”以“自强保种”的主张,“洋为中用”是我们长期以来的文艺策略。所以,素描输入就是对我国民族文化吸收外来影响的思想传统的继承。正是在这一思想影响下,一千多年来中国人物画的造型语言和表现对外来艺术的吸收就从未停息过。就连明清时代,人物肖像画也吸收了素描造型的有益元素,也正因为如此才得到今人的明清人物画衰落但肖像画相对不衰,甚至还取得了一定的发展和成就的公认和评价。人们甚至认为,在此期间出现的任伯年是继梁楷之后中国人物画跨出的可贵的第二步。大家都知道任伯年的画就得力于素描的吸收,是素描成就了任伯年。所以,我们不必对素描的输入过分地担忧,因为这一举措既符合民族绘画思想传统,又符合艺术自身发展吐故纳新与吸收扬弃的规律。
  其二,素描的输入是中国人物画在现代社会继承、创造、发展的体现,符合其造型语言和表现方式创造发展的传统特性。中国人物画的传统具有继承性、发展性和创造性,回首传统在不同历史时期呈现出的相对各异的审美追求和造型面貌,可以发现它不是静止不变的。从顾恺之到吴道子、李公麟,从梁楷到任伯年,他们的造型虽都有继承,但各不相同,再从曾鲸、任伯年到徐悲鸿、蒋兆和,直到现代中国人物画的造型语言和表现,不都呈现出继承和创造发展的状态吗?所以,我们不能用静止的眼光去看待传统,而要在静与动之间去把握它。
  素描输入的意义是不容置疑的,但存在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素描就是素描,它与中国人物画属于不同的造型体系,有着各自的造型思想观念和语言表现方式以及审美评价,二者并无直接关联。掌握了素描造型,并不意味着就能画好中国人物画。从素描的输入到中国人物画造型的表现,需要一个复杂的选择、融化、吸收处理过程。输入素描是对传统的创造发展,还是传统的缺失乃至文化的侵略,问题就出在这个处理过程,不同的处理方式会产生各异的结果。回顾以往存在的问题,我认为以下是正确处理素描输入与人物画造型传统守护的基本点。
  第一,画家要有强烈的民族绘画意识和责任感,做到既是民族绘画传统的变革者,又是传统的弘扬与守护者。要认识到素描输入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中国人物画造型的西化,而是要促进其创造与发展,即“化夷为夏”和“洋为中用”。使中国人物画的生命力更加强大和具有更强的审美适应性,这才是吸收的前提和目的。如果偏离此,任何探索都会游离于中国画本体之外而成为另类,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
  第二,民族绘画的基本造型思想和观念是不可改变的,这是此一艺术与彼一艺术区别的根本,是民族绘画的血脉和基因。素描与中国人物画的造型各自依附于自己的民族哲学思想和审美追求,造型的思想和观念是民族哲学思想和审美追求在绘画领域的具体体现。把素描的造型与中国画的笔墨相加或替代,无疑都是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物画的性质,相加是变异,替代是变种,严格地说二者都不再是中国画。绘画是造型艺术,造型是绘画的灵魂,造型改变了,绘画的本质就会发生根本变化,笔墨此时也只是视觉表象而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