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里要有一种明澈的东西


□ 谢鲁渤
心里要有一种明澈的东西
谢鲁渤


  如果从1992年正式到《江南》算起,我做文学编辑的时间,满打满算也还只有十五年。即便是现在,杂志社比我资深的编辑,仍在半数以上。前些天在单位门口遇到出版社退休女编辑费淑芬,她是我第一本短篇小说集的责任编辑,年近七旬还在写作。我提起刚刚读过的她在刊物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关于这篇作品的写作,却摇头说,错别字实在太多了。一头银发的费先生依然保持着做编辑的职业习惯,不由得让我检点自己。
  其实这检点也不完全在于费先生的一句话,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此前我刚好收到一封信,是一位不相识的作者寄来的,信不长,照录如下:
  谢鲁渤先生:
  你好!
  我于去年12月21日给你寄过一个长篇(篇名略———作者注),你一直没有回信,也没有退稿,我于今年4月21日又给你去信一封,询该稿事宜,到现在也没有听到你的回音。看样子你是压根不想再理了。这让我很失望。
  我也在省级刊物做过六年编辑,但从来没有像你这样的处理过稿子。我可断定的说,有你这样的编辑,你们江南刊物是永远也搞不好的。因为你对作者缺少最起码的尊重,同时你对编辑这个职业缺少一种敬业精神。所以你永远也成不了一个好编辑。尽管你也写东西,但你是觉得每天编发别人的东西太亏了,所以才写东西与别的刊物交换。基于这种思想,我也可以断定,你也成不了好作家,因为你太市侩。你心里缺少一种明澈的东西。
  当然,你半年多没有处理我的稿件,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你得了绝症,住在医院不能处理,如此,那是我错怪你了,请你谅解,也祝你早日康复。
  
  作者给刊物投了稿,过段时间打个电话或写封信问问情况,这很正常,每个做编辑的都会遇到,我也一样。但从业编辑以来,收到这样的作者来信,我却还是第一次。初看时不免有些生气,过后静下心来想了想,也就释然了。做编辑的可以计较作者的稿子,却没必要去计较作者的态度。
  我想起自己还是个文学青年的时候,对刊物的编辑也是不乏抱怨的,说得难听些,甚至还带点小心眼。现在刊物收到的多是打印稿,几乎约定俗成地不退稿了,三月未接用稿通知,作者可自行处理。但那时都是手写的,一般要退稿。许多作者在寄稿时,会粘住中间的几页,等稿子退了回来,如果见那几页依旧是粘着的,就会抱怨,就认为这稿子编辑只是翻了翻,或者根本没动过。
  这样的小动作,我也是做过的,现在想起来很可笑。我认识一位上海某刊物的编辑,本身也是个知名作家,看稿子的眼光很准,能用不能用,虽然读上几页就已经有数,一般还是会看完全篇,但是遇到粘了的页码,反倒会跳过去,除非确是一篇好稿,否则他是不会去揭开那几页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