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啊女人


□ 梅子樱花

  这个女人叫之桃,在解放前的逍遥村是出了名的闺中美女。她长着一张小小的窄条脸,看着秀气,腰身苗条。十八岁时,之桃嫁给了本村青年高大山。出嫁那天,之桃盘着不高的发髻,额前打着齐眉的刘海儿。端庄大方。轿子停下来,火红的尖椒般的小脚引来了啧啧的赞叹声,她被即将成为自己男人的那条壮汉牵人洞房。
  高大山在逍遥村是人人都夸的俊小伙儿。为人忠厚善良又能干,女人之桃虽属“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但对他的为人已有所耳闻。女人之桃祖上姓宋,是拥有几亩土地的中农,据说那些都是祖上太爷做营生所得,遇到年馑饥荒,祖父便将家里积攒的粮食拿出一部分分给吃喝不上的邻里,因而竖立了较好的口碑,临终给之桃的父亲和叔叔也留了一点家底。五十年代初土地改革的春风吹到了逍遥村,贫下中农皆大欢喜,宋家老大——之桃的父亲觉悟性高,积极交出家里的几亩地和几缸粮食,态度老实诚恳才免于一场批斗,后来竟成为上级工作中宣扬的典范。
  女人从小足不出户,针线活计较好。能嫁给高大山这么中意的汉子她觉得是自己的福分,不像那些命苦的女子,受骗嫁给个矮子、瘸子、傻子或者是个大老头儿,接着会哭上三天三宿。
  眼前这当家的相貌好,长着一张佛祖般的四方脸,中等个儿,身强力壮,走路带着呼呼的风。他两根手指头很谨慎地捏起红盖头,心里“咚咚”敲着小鼓。女人露出一张粉丹丹的脸,他心旌荡漾开了,眼神炽烈地散发着红光,脸上泛起了红晕。女人有些不知所措,耳边只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她转念想眼前的这个人从此就是自己的男人了,这似乎不是梦,她微微抬起头,壮着胆子和他娇羞地对视半天,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炽烈的眼光,被他的眼光击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感触到桌上红烛温暖柔和的光,将自己的脸蛋蛋又抹一层绯红,甚至烧到了耳根。她感触着男人粗野的呼吸声,她被男人像猫一样抱起来转了几圈,最后俩人一起被甩到硬板床上,她幸福地做了他的女人。
  当家的对女人说,做了他的女人,他就要对她一辈子负责。女人腅着眼,问当家的,负责是啥意思?当家的说,就是不离不弃。从此,“不离不弃”就在她的嘴里经常念叨,念叨久了,她似乎明白了许多。
  他一定喜欢自己美丽的容貌,她这样想着。当黎明后的微光晨曦渐露,女人便起床梳洗打扮,涂脂点粉。金龟东升万丈光芒普照时,她也宛如出水芙蓉般出现在睡眼矇眬的当家的面前。当家的见状,心里再次燃起欲火,雄狮般跳下床,一把将她拽于怀中,一只青筋暴露、粗壮的胳膊在她的腿弯处一搭,将她小鸟般抱起置于床上。女人的身体无动于衷。任其摆布。她不再窘,开始喜欢他对自己发狂的亲吻,也喜欢他强悍的肢体近乎暴力地压住自己所产生的些许窒息,此刻她就拥有征服了对方的快感,对于她来说,征服就是胜利,快感就是胜利后散发的愉悦,一种靠很多女人都不曾拥有的魅力将男人服帖地治败在她的裙摆之下的愉悦。
  由于高大山家中三代贫农,家中大哥又曾参军北上抗日光荣牺牲,一九五八年他由互助组组长变成村长。高大山的女人把家收拾的很利索,在村里远近闻名。当家的也是个勤快人,他不仅要把家里的挑水、砸草之类的粗活干好,还要管好生产队里那一摊子事。他每天带着村里的男劳力和那帮大姑娘小媳妇儿搞生产,着实是件快乐开心的事儿。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说的还真准,再重的活儿——即使搬砖挑石头,大家跟着高大山一起干活就会忘记了疲劳,时间长了大家都觉得少了他还真没意思。
  劳累一天的高大山晚上回到家,整个人常常像泥块一样瘫倒在床上爬不起来。女人就跪在当家的身子一侧,为他捶背、捏脚。当家的没有力气讨好她,只顾转过身自己睡去。队里的重活突击结束了,当家的搂着女人的头说:“最近活儿忙,冷落了你呢”。
  要说这女人天生犯贱,听当家的这么一说,马上将自己抬高了一码。她似乎来了脾气,脸上布满阴翳的神色,她长这么大没干过体力活,脑袋只长了一根筋。她只知道男人干重活天经地义,想你高大山凭什么不理我,你难道在外头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要弄个水落石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