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拉伯雷《巨人传》中说书人语言初探


□ 郭冬梅

  摘 要:拉伯雷是法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的人文主义作家。其代表作《巨人传》诙谐幽默,耐人寻味。巴赫金提出的广场语言等民间诙谐文化概念对作品中的诸多形象、语言做出了全新的阐释,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在此基础上对作品正文中大量存在的词汇语句罗列现象进行分析,指出它们具有广场说书人的语言特征。
  关键词:拉伯雷 《巨人传》 广场语言 说书人语言
  
  拉伯雷(约1494.2.4-1553.4.9),法国作家、教育思想家、文艺复兴运动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他多才多艺,对天文、地理、音乐、考古、教育等都有较深的研究,在1953年世界和平理事会上与中国的屈原、古巴诗人马蒂及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并列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其代表作《巨人传》是法国最早的长篇小说,是法国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
  
  一、拉伯雷《巨人传》的特殊性
  在其身后的几百年间,拉伯雷及其小说《巨人传》备受关注,但人们对其评价不一,小说中先进的人文主义思想令人惊叹,然而作品中独特的形象及语言却令人费解,使得大多数读者无法更好地理解其思想内容,不易作出准确的评价。学识渊博的拉伯雷及其作品在17世纪以后受到不少误解和指责,如“粗俗的色情笑话集”、“粗野鄙俗”等等,因为小说中多处存在抛掷粪便和浇尿的情节,赌咒、发誓和不拘形迹的粗话。20世纪后半期,前苏联著名文化理论家、思想家米哈伊尔·巴赫金突破了以往拉伯雷学的范围,提出了拉伯雷作品中的民间笑文化、怪诞、诙谐等问题。尽管巴赫金亦指出他的研究只是民间笑文化研究大业中迈出的第一步,但对拉伯雷的解读却“在方法论上给人以极大的启迪”。
  
  二、拉伯雷《巨人传》中的“广场语言”
  “广场语言”是巴赫金在其著作《拉伯雷研究》中提出的。巴赫金认为拉伯雷是位伟大的作家,与但丁、卜伽丘、莎士比亚、塞万提斯等同属近代欧洲文学的创建者,然而他很难研究,在其身后的几百年间一直不被理解。在巴赫金看来,这是因为拉伯雷的作品具有民间性和非文学性,其众多形象不符合自16世纪末几百年来占统治地位的文学标准和规范,因此如果把拉伯雷放在四个世纪的正宗文学中,就显得形单影只;但若是“从民间文化数百年的发展来看,拉伯雷的那些形象就像是如鱼得水。”所以,巴赫金认为要解开拉伯雷创作之谜,就必须深入研究拉伯雷创作的民间源头,揭示拉伯雷创作同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民间诙谐文化的内在联系;就必须弄清拉伯雷创作的特殊语言,即民间笑文化、“狂欢”的语言。他把民间诙谐文化按其性质分为三种基本形式:第一种是各种仪式——演出形式(狂欢节类型的节庆活动,诙谐的广场表演等等);第二种是各种诙谐的语言作品(包括戏仿体作品),即口头作品和书面作品,拉丁语作品和各民族语言的作品;第三种即各种形式和体裁的广场语言,如骂人话、赌咒、发誓、民间的褒贬诗等等。巴赫金在书中对各式各样的广场“吆喝”、骂人话、诅咒和发誓进行了细致分析,指出“它们创造了那种绝对欢快的,无所畏惧的,无拘无束和坦白直率的言语,是拉伯雷用这种言语向‘哥特式的黑暗’开火”。
  
  三、《巨人传》中的广场说书人语言
  除前言中涉及的主要体裁外,在《巨人传》的正文中还大量存在着另一种广场语言体裁,即广场说书人的语言,这种语言也具有赞美、吹嘘的性质,对理解《巨人传》有重要作用。
  小说中常出现大量列举、排比的现象。巴赫金在分析“巴黎的吆喝”时已有所涉及,如大量物品、菜名的罗列,他指出这些是巴黎商贩吆喝的间接暗示,起到了烘托广场狂欢气氛的作用。此外,书中尚有多处类似的段落甚至章节,外表看来似流水账,其实,这是广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人物形象所特有的语言即广场说书人的语言。书中多处出现为读者讲故事的痕迹:“你们记住”、“诸位不免要问”、“听真切了”、“让我们言归正传”……等等。关于广场说书人,拉伯雷自己在作品中也以戏谑狂欢的口吻道出“当时,说书人正躲在一片和蒙特里布勒桥洞一般大小的牛蒡子叶子底下……”因此,有必要重视拉伯雷该小说中的大量相关或看似无关的词汇、语句堆砌罗列的现象。因为,有了对民间诙谐文化中广场语言的了解,我们就可以理解这些并非是言语简单粗糙的表现,而是说书人耍嘴皮、吹嘘、制造诙谐效果的表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