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命运的抉择


□ 克珠群佩(藏族) 班丹(藏族)译

  1
  语文系毕业班联欢晚会的序幕À¬开了。同学们坐在长条板凳上,相互间热情地交谈着、玩笑着。其美焦急地朝门口望着。这时,去请索杰老师的À¬姆急匆匆地跨进门来。其美将目光投向À¬姆的背后,可连索杰老师的影子都没有找见,她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À¬姆迈开轻盈的步子径直走到其美面前,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索杰老师为什么没有来?”其美问。
  À¬姆遗憾地答道:“他不在宿舍。”
  系领导讲完话,毕业生代表发言。随后同学们唱起了歌,跳起了舞。其美茫然地望着窗外。外面漆黑一片。系领导和老师们陆陆续续回家,晚会的场面随之热闹起来,从四个喇叭的录音机里响起了乐曲。音乐旋律在屋中炸响,势如雷鸣,压住了所有噪音,无法抗拒的诱惑力紧紧攫住了人们的神¾¬。几个同学离开座位,扭动着柔软的身子蹿到舞场中间跳舞。有的贪恋起美酒甘霖,忙于互相敬酒。
  两个男同学给其美敬酒。
  “是不是要三口一±¬喝?”其美站起来问。
  “你真聪明。”一个同学说。
  其美随意地问道:“你们俩不说说祝辞?要不唱一首敬酒歌?”
  那两个男同学说着“行啊”,便唱起了一首民歌:
  “我们欢聚一堂,但愿常能相聚,祝愿欢聚的人们,永远健康平安。”
  其美一口气喝干了那±¬啤酒。酒一灌进肚子里,她便觉着脑袋昏沉沉的,脸热乎乎的。她不由得搓着脸,摇摇晃晃地回到Ô¬位,丢了魂似的盯起自己的脚。
  舞曲节奏渐强,跳舞的人愈来愈多。一个男生走近其美,请她跳舞。其美一怔,哆嗦了一下,看着这个男生。她发现这个男生脚上的棕色皮鞋油光ï¬亮。用料奢侈的喇叭裤裤角如同扫帚在地上晃来荡去。而过于省料的裤裆犹似墙头的牛粪饼紧紧地贴在身上。一阵恶心,使得其美连抬头的心思也没有。
  “请你跳舞。”那男生颤声颤气地提出了要求。
  其美腾地一下站起来,朝正在跳舞的同学们走了过去,很有弹性地和那男生跳起舞。其美闭着眼睛,用柔软的身子转圈,摇动的舞姿俨然风中的柳枝。
  “看啊,‘含羞花’跳得多好。”
  “哎呀,天哪,我是头一回亲眼目睹她美妙的舞姿呀。”
  “张扎西真是个有福之人。”
  其美眯着眼瞧了一下舞伴,直觉得耳根发烫,脑袋发胀,仿佛被一样沉甸甸的东西裹卷着。张扎西将身子紧紧贴向其美,满心欢喜而又威风凛凛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他的眼睛充盈着幸福的泪水,看上去像一个手捧奖牌向人们示意的运动员,又像从战场上¿¬旋的英雄。那眼泪既是他现在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标志,也是他曾¾¬落入哀伤之中的标志。过去他不断地烦扰和纠缠其美时,眼里常常噙着泪水,哭声哭气地重复着“我求你”。那时其美不但不为他的眼泪所动,反倒厌烦得恨不能立马化作灰尘飘向天空。现在她心情不好,一种怅然若失的空荡荡的感觉紧紧箍住了她的每一根神¾¬。她重又闭上了眼睛,心思远离舞会,在校园里飞旋、探寻。也许是过于热情,过于激动,张扎西在一旁´¬着气。“不幸时要忍耐,幸福时需理智”这句格言是张扎西的座右铭。他一直恪守着这一座右铭,忍耐了近四年光景。当然,他的活动范围很广,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其美是他主攻的堡垒,是他要建立的根据地,而他诱Ƭ其他姑娘只是打游击。四年了,尽管他没能攻破这一堡垒,但在游击战争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一些年轻姑娘以为他是个开朗浪漫、风流倜傥、慷慨大方的现代青年,又是个有钱有势的高干子弟,就挖空心思去接近他。今天小王跟他一块去看电影;明天央金约他一块去溜冰;后天卓玛挽着他的胳膊去散步。很大程度上,这些姑娘满足了他逢场作戏、寻欢作乐的愿望。然而,张扎西对那些佯装对他情深义切,争相吃醋的姑娘给予“实事求是”的评价后,就像甩鼻涕一般将她们一一甩掉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姑娘不是塌鼻梁,就是单眼皮,有的身子骨太单薄,缺少弹性。
分享:
 
更多关于“命运的抉择”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