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妈的姻缘线


□ 伊蒙红木(佤族)

  召望(魔巴)的剪刀在半空犹豫了片刻,然后从中间迅猛剪断连接阿妈阿爸象征姻缘的棉线。两段棉线从阿妈阿爸手中滑落,像失魂的飞鸟。那一瞬间,我的心滑过苍茫的雾气。阿弟走出门外,嘴上叼的香烟迎着日出一闪一闪地发亮。寨老脱下黑帽,枯槁的手在白发里乱抓。他眼里浸润着无限的悲悯,他低低地发出“呃嗬”声,这让他有了一些释然。
  当如歌如泣的离异祷告语乘烛烟轻盈飞向神灵世界,佤人世代崇敬的莱姆莱相莱桑岳的神灵,寨头林间居住的社神色,阿爸的祖先灵,阿爸家族刘氏祖辈祭贡的猎神格龙,面对瓦解的婚姻事实只有惊愕和无奈。
  召望苍老的声音在几近凝固的空间骤响:从今往后,青藤不再缠大树,妇人,你生不是刘家人,死不是刘家鬼,刘家格龙神与你毫无瓜葛。晨光落在阿妈斑白的头发上,折射出一片朦胧的光晕。阿妈似乎从灵魂深处得到解脱,阿爸的脸却迅速降温如冬季的雨天。入夜,阿爸沉痛惋惜的叹气声穿过陈旧的木板墙在我耳旁沉落,又似乎在2002年12月的冷风中回旋。
  我用成长后的眼光审视阿妈阿爸婚姻悲剧,那段姻缘桥断水阻的背景让我产生了惘然、悲悯、辛酸、无奈,又有些释怀、淡泊而且悠远的心境。
  上个世纪80年代,农村生产模式由合作社转变为联产承包责任制。
  阿爸原是缅寺里的佛爷,后来因为文革还俗。在合作社时,又因挖地铲草技术不如人,“猫盖屎”成了对他劳动技能的评价。阿妈算计承包土地后阿爸一定做不好农活,不如找些别的活路。恰逢南腊供销社酒厂招工,阿妈极力劝阿爸报名。阿爸成了烤酒工后,我们家也就放弃土地。阿妈街天做些卖米粉、豆粉的小生意。
  像绝大多数人家,我们生活得贫困、宁静。直到苗人余的出现,这份贫困中的宁静才被一点点地打破。
  野樱花开红山坡的那个季节,苗人余从外地带来一批工人,承包南腊乡的房屋、水池兴建工程,一呆就是几个年头。健谈的苗人余带来外头新奇的故事,很快结识阿妈阿爸,成了我们家的常客。
  来了苗人余,阿妈得到点拔,心中亮起一盏灯,放弃小生意,不顾阿爸的百般阻挠,贷款做起茶叶、木耳、牛皮的收购倒卖生意,并很快积累一些资本,又做起百货生意,平时在家摆卖,街天背到街上摆摊。生意越做越红火。阿妈每个街四到勐定大坝进货。一个全新的诱惑力极强的世界在原本足不出乡的佤女面前铺展。往来中她增长见识,开阔眼界,并对这一全新的世界痴迷忘返。而我的阿爸,一个只跟过马帮到过瘴气、疟疾肆谑的老勐定坝的佤家汉子,经历了“文革”,在合作社时被扣上“猫盖屎”的小帽,时常被训斥并忍气吞声之后,种种故事积压心中,少言寡语,顾虑重重成了他性格中最顽强的部分。对于阿妈的大胆行为,阿爸的表态是:有那么一天,来一次大运动,我们就被割去资本主义尾巴。
  阿妈的经济命运发生了转折,对苗人余的感激溢于言表。讲过去,说现状,无话不谈。心的距离近了,苗人余更加殷勤,三两天往我家跑,拢火、挑水、做饭,样样抢着做,甚至为阿妈泡制风湿药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