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只叫“大众文化”的苹果(外一篇)


□ 何 荷


世纪六十年代,一个名为安迪·沃霍尔的美国艺术家制造了两件作品:《玛丽莲·梦露》和《可口可乐》,前者是当时包装艳丽的精神偶像,后者是商业社会的绝对宠儿。梦露的笑靥与可口可乐的裙型瓶被故意地拙劣复制,以印刷品色彩分离的斑驳效果,印证工业化大批量生产的粗糙和空洞。这两幅作品就是安迪·沃霍尔对如日中天的大众文化的肆意嘲讽与批判。在众多文化日益凸显的今天,大众文化就像是红通通的大苹果,随时等待着感兴趣的人来咬上一口。
那么,就让我们剖开这只苹果,探究一下大众文化。

苹果的表皮

一个月看一场好莱坞大片;将陈逸飞的《浔阳遗韵》复制品悬挂在新居;出差时喜欢翻阅文学月刊中的“好看小说”一栏……我们就是在不知不觉中享受并逐渐喜欢上这些无伤大雅的休闲方式,并自诩是时尚中人。于是,大众文化就像是其冠名那样,渗透到社会各阶层中。大众文化以及鲜艳明媚的丰富形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受众,就像是苹果可爱红晕的外表,没有人忍心拒绝。
大众文化的雏形可上溯到拿破仑时代,即欧洲开始大规模资产阶级革命之始,伴随阗社会形态的变革而悄然发展。及至上个世纪初,在饱受两次世界大战的创伤后,人们幡然醒悟:又是大力发展经济的时期了。于是物质极大丰富,科技突飞猛进,而物欲横流的同时,精神领域也亦步亦趋地有所发展,并且由于统治阶级与工商业的心照不宣,这种像罐装食品一样的文化日臻成熟——将多种包装精美的文艺形式奉献给等待中的文化消费者。于是,人们像接受广告一样接受了大众文化。
就像是广告和时尚。在中外历史上,不同时期都有各自的时尚,而这种时尚大多是为富人阶级、特权阶级和受良好教育的阶级准备的,诸如十八世纪欧洲贵族嗜戴银色假发,魏晋名流沉醉于“五石散”等等。大众文化所宣告的时尚则带有普遍性质,也更趋多元以适应不同的文化消费者。
不像精英文化那样曲高和寡,大众文化变成商品与货币等值交换,就放下了“文化”高高在上的架子,而给更多的文化消费者以心理满足。通过巧言辞令与推波助澜,使这种文化游离于艰深的精英之外,做着不愠不火的激情形式,既满足了大众附庸风雅的心理,又照顾到欣赏水平的局限,使消费者乐于接受。
拥有与生俱来的商业化与产品化的大众文化发展到今天,在受特性操纵的同时,也被受众所控制,可能说,是炮制者与接受者双方共同培养了一种文化,既不隶属于精英文化,又不茁壮于浅层的市民文化或民俗文化,而是一种默契的交合。双方各取所需,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推进了大众文化的立体式发展。

苹果的果肉

再来看“苹果”的果肉,亦即大众文化的形式及内涵。
毫无疑问,“大众”曾是“平易”与“好”的同意语,但当“大众”接受了商业化与产业化的控制,开始培植一种文化时,这种文化便不可避免地具有金钱的悲剧色彩。文化以商品的形式出现,意味着文化可以带来丰厚的利润和繁荣的市场。那么,这种经济利益是否要先于文化品质、艺术和知识内涵呢?
试举好莱坞电影为例。如果说欧洲的电影擅长挖掘深邃的思想性和多元文化的探讨性并当之无愧得到艺术片的头衔的话,那么美国好莱坞造梦工厂生产的高成本大制作影片则无疑是商业片的代名词。二○○一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很没悬念地赐予《角斗士》。《角斗士》是各种电影元素运用纯熟再加雄厚资金运作的商业大片典范,理应属于大众文化范畴,而颁奖机构则是处在精英文化圈的学院派。这是否说明,精英文化已经开始认可大众文化的优秀分子?或者说大众文化有能力创造出非俗流的文艺作品,并被上层的文化所接受?
而且,不能不看到,在今天,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越来越多地相互渗透相互借鉴。大众文化需要精英文化提升品位,而精英文化则借大众文化开辟市场。任何一种文化如果没有市场终将走向灭亡。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读图时代”。正如曾任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的第二任所长的斯图亚特·霍尔,在题为《文化、传媒和“意识形态效果”》一文中指出,大众是通过传媒建构的知识和影像来认识世界,体味他们曾经经历过的现实生活。在中国,一些囿于精英文化的先锋专著杂志如《大家》、《山花》、《芙蓉》、《作家》杂志等,已经纷纷开始图文并茂,更不用说面向所谓白领阶层的大十六开本《时尚》杂志了。因为,文字本身能引人思考,但图片轻易就使人不去思考,而是让人们去感受、去行动,亦即图像能使人们把他们想象成舞台上表演的主要演员,而这个时代,又几乎可称为“作秀时代”,人人都拥有表演的欲望。
分享: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