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一个关于雪的狂想


□ 江 雪

那一个关于雪的狂想图片1
2005年,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之际,一部庞大的英雄主义巨作正在话剧中心如火如荼地展开。
众所周知,做反战题材的作品实在是吃力不讨好,里面的政治成分很让为艺术的人们却步,而新意匮乏而屡见不鲜的同类题材,早已麻木了人们的神经和感官。
并且,不算上世纪60年代的《江姐》和《洪湖赤卫队》,国人对所谓音乐剧的认识也就是20余年的历史,且绝大程度上来自百老汇的四大音乐剧。
可是,纪念同审美,战争与艺术,在事关一个民族的理想和精神之时,有没有可能水乳交融而非势如冰火?其中的关系,似乎犹如音乐剧与中国本土化的纠葛,对于创作者们来说,有些间离和生硬,却也因此,有着空间可为。
这是一开始人们努力而又畏难之处,更是如今《狂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原动力。
最初,李铭森手中被塞给《狂雪》剧本时,这位一口香港普通话下压抑着四十年京沪生活经验的导演,心里很清楚同时塞给他的还有多少难题和挑战。
那一个关于雪的狂想图片2
《狂雪》是战争题材,势必有司空见惯的战争场面和大义凛然;《狂雪》还将是一部音乐剧,音乐剧的魅力多在其华美的服装和辉煌的布景,但《狂雪》却注定与此华表无缘。这样的条件下,如何梳理那些被英勇事迹和浩然正气所激动的底里,如何调度那些美丽艺术形式下的手法,如何糅合成功的音乐剧所包含的艺术性和商业性,最终凸现为上海本埠创制的第一部名副其实的音乐剧?
毕竟是经过多重洗礼后拥有着更多的自由度,远在香港的李铭森自心中着实解决了诸多难题后,终于答应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邀约:“我们要演,就不能落了俗套,一定要有所创新。”
这不落俗套,不止是本土音乐剧的完满诞生,还得是英雄颂歌的壮丽呈现。
那么,如何创新?赵一曼是半个世纪前的作品,立意、人物、情节、音乐、歌舞,各种要求铺天盖地而来,却必须匠心独运……

剧本——人性

一剧之本,离不开编剧新的切入点——在剧本身无法抹煞的硬朗风格之中,谱写进一份温软可感的人性之歌。毕竟在宏大的战争与和平之下,是那些行走在腥风血雨间的一腔柔情,成为一切活生生的落脚点。
其实,那本是一个女子由生至死的故事,之所以成为传奇,只因为她把自己融进了那个岁月的激荡和悲壮。为此,那美丽的少女幻想才出现抗争的意味,她的爱情也有了革命的色彩,她的母性也终成悲歌。那些意味、色彩和悲歌,在细腻的笔触和展演中悄悄地浸渍晕染,才能绘就人们心头抹不去的那一片瑰丽天空。
那一个关于雪的狂想图片3
最终的剧本上,导演直接开门见山——赵一曼为拯救抗日遗孤被捕,而后在审讯中开始美好和幸福的追忆。其中不乏那些为人子女承欢膝下的天伦场景,那些在分离与相逢之中倍增悲欣的爱情,还有那些寄托在思念的痛苦里的舐犊情深……
音乐剧的剧本不同于其他剧本,如何不一样?李铭森说:“要知道音乐剧的结构是什么样的,就来看《狂雪》。”

赵一曼——女人·母亲·战士

对于剧中主角赵一曼,人们历来耳熟能详的是她的女英雄形象。编导对她的定位则首先是女人,其次为母亲,最后才是战士。剧中这一人物的第一亮相,便是一位感性的凄美贵妇形象。
她是一个俊俏的姑娘,美丽的妻子,慈祥的母亲,然后才是坚强的抗日英雄。因为她是女性,而且是名门闺秀,所以她有少女的恬美;作为少妇,她不乏女性特有的魅力;而念及远方的稚儿,那母子深情,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博爱情怀,又让她焕发着母性的光辉;虽然,她还是一位战士,还是一位地下工作者,百变机敏、智勇双全。无论时代的色彩多么浓郁,都掩盖不了那来自人性本身的动人。或者只有相反,当她内心的种种,包括情感和信仰,自炮火和血污中出落之时,也只有雪的洁白,才能还之以相当的纯净和深挚。
剧终,当赵一曼倒在雪地上时,一缕鲜血静静曼延开去,成为殷红的剧名——狂雪。
这样的人物,必得有相当气质的演员才可以担当。剧组对演员的要求是充分展现女性魅力的“性感”,这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韵味。尽管艺术创作还必得兼顾宣传和运作上的市场需要,所幸在演员选择上,《狂雪》的出品人和制作方让编导排除了顾虑,在大方向上达成共识。执导音乐剧十几年,李铭森做导演的宗旨如一:保护演员、培养演员;以人养戏,以戏养人。他说:“我挑选演员是不论身份和经历的,只要你有这个功底我就会选你。话剧艺术中心是国家一级的剧院,这本身就是一个品牌,只要我们的戏好,我不会担心票房的问题。演出的质量在我看来永远是第一位的。”基于这样的认识,《狂雪》也可以对演员的选择不惟明星,而以有实力的新人是用。
分享: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