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蚂蚁那样哭泣(中篇小说)


□ 陆 涛


少年五哥就是这么长大的。他狂热地迷恋一个叫“布拉吉”的女孩,这令他在几十年的成长岁月里内心充满焦虑,也引起了他对阿拉裤等人的复杂情感。事件的发展出乎五哥的预料,他和布拉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1-

这次洗澡很重要,他将看见一样东西,一样他一直想看看的东西,尽管自己也有,但强烈的好奇促使他想了解阿拉裤的东西经过一些事情后有什么不同,或者必须确认一下有什么不一样。需要认真细腻地端详阿拉裤的鸡巴,他在解决一个问题。
一到星期天日子就变得热烈,那些发誓要为国家做一颗螺丝钉的人都离开了机器,不再沉默寡言地离开家去干活,人们的脸上喜气洋洋,休息日属于爱生活的人。爸爸一早就去菜市场买回来一只鸡,把鸡脖子上的毛小心地拔掉以后,妈妈递过去一把菜刀,伤心地扭脸看着窗外。他也看着窗外,窗外上午耀眼的阳光和阳光下耀眼的黄土坡。
发出了一点怪异的响动。他转回头,看出来爸爸三刀都没有把鸡杀死,不是鸡的坚强,是菜刀不够锋利,把鸡弄得很痒痒,厌倦地扑棱着翅膀逃脱了,径直奔向了门外,伸着没有了毛的脖子极度恐慌地乱叫。妈妈对此有准备,知道爸爸做事情总是笨手笨脚的,冲出门,用强有力的步伐追上了晕头转向的鸡,只是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妈妈蹲下身子的时候把裤子绷裂了,他看见了妈妈的花裤衩,脸刷地羞红了。
鸡又被拎回屋内,爸爸用刮胡子刀片解决了问题,只在鸡的脖子上轻轻一划,鲜红的鸡血一滴不漏地流进了白瓷碗里。妈妈迅速地往白瓷碗里抓了一把盐,这样鸡血就可以在短时间里凝固,这是一个伟大的知识,妈妈从外婆那里学来的,九岁时第一次了解这个本领,让他如此崇拜外婆。外婆死了,妈妈哭了三天,外婆一定还有什么知识没有传授给妈妈,这哭声把爸爸哭得直发毛,他和爸爸一起知道,妈妈如此爱她的妈妈,外婆活着的时候好像没怎么看出来。
爸爸把刀片又放回刮胡子刀架。原来刀片不仅可以刮去爸爸脸上的胡子,还可以杀死爸爸买来的鸡,不知道是不是外婆传授给爸爸的。在学校里他得不到这样的知识,可家里的知识传承人死了,有一瞬间他像那只鸡一样恐慌,并不明确为什么要恐慌。炖鸡的香味弥漫在屋子里,预示着一顿非凡的午餐,他渴望这只鸡和这顿只要一想就垂涎三尺的午餐,把目光向窗外放去,一眼就看见阿拉裤骑着自行车从窗外驶过,车把上挂着网兜,尼龙网兜里装着阿拉裤的绿裤衩、白袜子、黄毛巾和一个粉红的肥皂盒。
莫名地就兴奋了,知道阿拉裤去洗澡,到银城里唯一的工农兵澡堂去洗澡,他决定追逐而去,刷地一下拉上了隔开爸爸和妈妈大床的布帘,迅速地脱下裤子,换上了洗得干干净净的裤衩。妈妈在布帘的那一边问:“五哥,你要干什么?”
“洗澡。”他说。
“我操,上个月你不是洗过了吗?”爸爸立即匪夷所思起来,大声说:“怎么还洗?”
“要洗。”他肯定地说,“给我五分钱,不过我想要一毛,五分钱洗澡,那五分钱喝茶。”
“你喝什么茶?”爸爸觉得好笑,“我都不喝。你爷爷每次洗澡都要喝一壶茶,结果八十岁就死了,喝茶喝死的,肚子里的油水越来越少,被茶给刮死的。你爷爷老说他能活到一百岁,你可不能八十岁也吹灯拔蜡了,所以不能喝茶。”
爸爸说的是历史和未来,可妈妈更关注现实,拽开布帘大吃一惊地说:“要洗澡也得后换裤衩啊?你怎么没洗就先穿上了?”
“要不说这孩子有点傻呢!”爸爸叹了一口气,“给他八分钱,五分钱买澡票,三分钱买冰混,我每次洗完澡出来都买一根三分钱的白糖冰棍,今天是他的生日,可以洗澡吃冰棍。”
他差点忘了,爸爸为什么要买回来一只鸡,非年非节家里是不吃鸡的,爸爸同意他去洗澡并吃到一根白糖冰棍,因为今天是他十三岁的生日。妈妈也同意了,可妈妈没有零钱,一遍一遍地翻着钱包,说:“我没零钱,最小的就是一毛的。”
“就给他一毛吧!”爸爸无可奈何地说,“一条鸡腿没了。”
正在锅里终结悲惨一生的鸡,爸爸是用五毛钱买来的,他坚持要去洗澡果然就相当于洗掉了一只鸡大腿。有了一点小小的不安,尽量想放弃油然而生的自责。他是一个懂事的少年,班主任女老师常夸他,刘五哥是班里最要脸面又知羞的学生。
“洗完澡快回家,”妈妈推开窗户说,“五哥,你过生日,吃鸡。”

-2-

他还得到了爸爸的自行车,阿拉裤最羡慕的自行车。不是自行车本身,是缠在自行车上的电影胶片,阿拉裤爸爸的自行车大梁上缠的是塑料带,尽管阿拉裤的爸爸是管他爸爸和很多同学的爸爸和妈妈的,但自行车大梁上没有电影胶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