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声


□ 丽莎爱斯特福特

从会说话起,我就知道自己是个被抱养的孩子。社会福利工作人员建议我的养父母早点把‘抱养”这个词教给我。每次我当着爸爸的面告诉别人我是个被抱养的小姑娘时,爸爸总是笑眯眯地、幸福地看着我。于是我知道,被抱养即意味着我是养父母的至爱,是养父母所渴望、所需要的。然而,那也同时意味着我的生母不想要我。不过,幼小的我还没有这样想过。
就这样,我长到了5岁。一个炎热的夏日午后,我和邻居家的小姑娘维尔玛在后院玩。妈妈在晾衣服,我们俩就在妈妈晾好的床单之间钻来钻去捉迷藏。最后大家都跑累了,就地扑通一声仰面倒在清凉的草地上。然后,从我头顶的蓝天,传来了维尔玛的声音:“你知道你叫‘妈妈’的那位女士吗?”
“你指的是我妈妈?”
“啊,她可不是你真正的妈妈,”她卖弄地继续说:“你的真妈妈不想要你,这位女土就把你抱回来了。因为没人想要你。”
我一骨碌爬起来飞奔回屋,妈妈正坐在缝纫机前给我的布娃娃缝衣服。我一头扎进进她怀里,边哭边把维尔玛的话告诉她。妈妈听后,一声不响地把正在缝的衣服推开,起身离开缝纫机,到隔壁邻居家去了。我不知道她和维尔玛的妈妈都说了些什么,但从那以后,维尔玛就再也没在我面前提起过抱养的事。
“你的真妈妈不想要你。”我极力不去想这些话。我的确知道的一件事是:我是养父母所需要的,是他们的至爱。,我的朋友常说,我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你爸爸妈妈把一切都给了你,你想要星星,他们都可以上天去摘给你。”当然我并没有得到一切,但我确实得到了远远超过我所必需的很多东西。我从他们口里无数次地听到“我爱你”;他们在我睡前讲过无数个故事;在他们的教诲下,我学会分辨是非,我的举止得体,行为端正,学习成绩优秀,这一切,哪一处不倾注着爸爸妈妈的心血?哪一样不表达着他们的爱心与呵护?
但有时,我还是抑制不住地想像着我亲生父母的形象。我把他们想像成电影明星、体育健将,或著名的科学家。到十几岁时,爸爸妈妈将负责办理抱养我的手续的那家社会福利部所提供的少得可怜的信息告诉了我:‘你的亲妈妈是东北部一户有钱人家的女儿。”妈妈说:“她从北方到南方来生下你,因为她家在当地太有名了。”
现在我才知道,在上世纪60年代,这是养父母经常给我讲的一个典型故事。生母通常来自很远的地方,通常有着显赫的家庭背景。但是我相信了这个编造的故事:我的生母就住在纽约。她很漂亮,受过高等教育——她是一个著名的作家!只是因为她经常到处旅行,才不能总带着我。
年岁稍长一点,我明白了这些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但它能将维尔玛那句残酷的话挡开。“如果你想找你生母的话,”妈妈在我成年后告诉我,“我可以陪你一起到那家社会福利部去试试。”
然而我没有。
我要找到亲生母亲的想法仅有一次,它出现在爸爸去世的那一年。我当时17岁。作为这个家庭的惟一孩子,妈妈就是我的全部。能找到亲生母亲的话,至少在我万一又失去妈妈的情况下,在这世界上不至于举目无亲。......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外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外文摘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