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退却(小小说)


□ 张暄

  张瞳

  听说他退出了副县长竞选,我很是为他惋惜。正想打电话了解怎么回事,没想到他先把电话打过来,说想和我聊会儿。正合我意,我让他到我这里来。借此机会,我得把这事情问个明白。如果算功亏一篑,这一篑到底是什么。都说官场复杂,不知到底能复杂到何种程度。

  在我们同学中,他仕途最为看好。三十出头,正科已经数年。而且,天地良心,他真没有什么背景。

  我泡一杯茶给他,香味袅袅。他从写字台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看来他又破戒了。我帮他点着,也给自己点了一支。转瞬间,烟草的香味飘满了不大的书房,茶香就微不足道了。

  我等他先开口。我认为这个事对他来说算个伤疤,从他抽烟时紧皱的眉头和凝重的表情能判断出来。我想起我们上高中时,一起躲在厕所里共同抽一支烟。每人三口,轮流。于是,一边数数儿监督对方,一边看对方口里喷吐出来的烟圈。有时乘机多抽一口,争斗就开始了,你攘我一下,我攘你一下,一起哈哈大笑,笑得直不起腰。那时的烟,是多么快乐啊!

  他站起来,走到书架前,用右手中指指甲划过排列整齐的书籍,拨弄琴弦—般。忽然,手指在一本书前停住,把书抽出来。我看到,是《水浒传》。

  他说:“我给你讲一个书的故事吧。”他晃晃书:“不知你怎样,我小时候真是嗜书如命啊。只要是有字的东西,哪怕风中飘飞的一张小纸片,也要跳起来抢到手,看上面写着什么东西;知道谁家有本什么书,我总要千方百计把书借到手,哪怕死磨硬缠;为了看一本小人书,我替人抄作业,三页,五页,更多也在所不惜。可是,因为家里穷,我自己却没几本书。那时,我们小孩儿到邻村赶庙会,别的母亲都给他们一角两角钱,最多还有五角的,我母亲只给我五分。我记得集市上最便宜的小人书是九分钱一本,这样我连最便宜的也买不到。大半天,我就站在那里一本本地看小人书花花绿绿的封面,猜想里面的内容。你知道,除非你手里握着钱并让他看到,摊主一般是不让小孩儿乱翻书的,怕弄脏。也有摆书摊出租给人看的,二分钱一本。有心好的,五分钱让我看三本,真过瘾。四年级时候,我们村有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我看到的第一个电视剧就是《水浒传》,对了,是鲁智深倒拔垂杨柳那集,那个好看呀,教你夜不能寐,满脑子重叠着电视剧的情节。有那么一幕,鲁智深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啃一块肉骨头,回到家,忍不住就想学。没有肉骨头,就拿一只红薯代替,啃得像模像样,就要那个劲儿。那段时间,天一擦黑,我就往有电视的人家跑,一直看到人家关机,有时第二天早晨起床,才想起昨晚的作业还没有做。《水浒传》里的人物,几乎缠住我的灵魂了。看了林冲学林冲,看了武松学武松,看了吴用学吴用。看了戴宗,便想象自己能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真的绕村子跑一大圈,累得气喘吁吁。那种快乐,只有小孩子能体会的。”

  我笑笑,想起儿子整日模仿奥特曼,双手交叉立掌,嘴里“嘿嘿”不停,把周围一切东西想象成怪兽,逐个过招,煞有介事,乐此不疲。但这只是一瞬的想法,在他谈话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他到底在讲什么。他所讲的和我想要知道的到底有什么关联。当然,我也没有打断他。此刻,我必须做一名忠实的听众,因为我是他的朋友,这是我的义务。我努一下嘴,示意他将要凉掉的茶。他抿了一口,把吞进嘴里的一片茶叶嚼吧嚼吧,咽掉,继续刚才的话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