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都是“云南虫”


□ 蒋 巍(满族)

  作者简介
  蒋巍,满族,生于哈尔滨。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作品曾获全国第二、三、四届优秀报告文学奖,长篇报告文学《丛飞震撼》于2007年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上帝遗落了一块翡翠在人间,这块翡翠就叫云南。因此我曾向云南朋友建议,应当把这句话传遍全中国全世界:“中国有一块翡翠叫云南。”
  这些年,国内国外走了不少地方,但是,在蓝得醉人的高阔天穹之下,汪洋汹涌着无边的绿风绿浪绿山绿海,其间蜿蜒闪耀着许多江河湖泊的云南,永远是我神往和沉醉的地方。云南,彩云之南,何等美妙的名字!当然不止是名字。每每走进这名字里去,都不能不忘情于那里如诗的青山绿水和如画的风土人情。神秘而苍茫的西双版纳雨林,辽阔而青翠的香格里拉草原,云遮雾绕的澜沧江大峡谷,风情万种的丽江村寨,瑰丽雄奇的苍山洱海,鬼斧神工的石林风光,更不必说那四季如春、绿荫如盖的自然环境,绚丽多彩的民族风俗,博大精深的藏传佛教,世代传颂的英雄史诗……多少次,我跟那里的主人开玩笑说,给我找个寨子“走走婚吧”,我决定做个“不回家的男人”,留下不走了。这当然是戏言,但对云南那山那水那人那古香古色的风土人情的依恋却是深切、芬芳而绵长的。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很美的诗,叫做“诗意地栖居在地球上”,后来被大哲学家海德格尔进一步作了哲学的和文化的阐发,“诗意地栖居”便成了人类文明发展终极指向的诗意表述。我以为,毕竟,北方太冷,南方太热,不冷不热的云南当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之一,是可以“诗意地栖居”的一方水土。譬如,许多年来,全国各地的农民兄弟姐妹潮水般涌出来到城市打工,其中云南人就很少。我以为这并不说明云南富得流油,只是那里活起来的确比较容易、比较悠然自在罢了。除此而外,出外闯荡江湖、浪迹天涯的人比较少,是意味着云南人因家乡情结太重而较为保守,还是云南人把开放、开拓、开创的劲头都悄悄使在家乡那方土地上,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春天,因为参加文学界的一个会议,又飞到昆明。云南人一向拿自己的家乡很骄傲,每次到了都会引你到处走走看看,我就只能迷情山水之间,失魂落魄地跟着走。这次,东道主笑着说,我们让你拜拜“老祖宗”吧。我说云南是一方净土,到这里拜天拜地拜山拜水拜仙拜佛拜神拜鬼,都是应该的,不过“俺是东北那嘎达的人”,而且是八旗子弟,祖坟都在天苍苍野茫茫的东北地面儿上,在云南拜老祖宗,是不是有点儿离谱而且离得太远了点儿?东道主一脸的诡异,笑而不答。
  出昆明63公里,进入澄江县境,沿山路盘旋而上,便可到达坐落在帽天山之顶的古生物研究所。这里绿荫如盖,芳草萋萋,花香迎风扑面,鸟鸣闻于四野。研究所的建筑并不很宏伟却相当精致,进了门,是小小的厅堂,小小的走廊,然后是小小的展室,小小的展台……突然,我发觉自己不期然闯进一个江河湖海、云蒸霞蔚、生机盎然、物竞天择的宏大世界!
  这个世界就在我的目光里,在这个小小的古生物研究所的展室里,雄伟绚丽地展开着生动着喧嚣着沸腾着。众所周知,地球大约是在46亿年前形成的,早期的地球还没有大气层的保护,来自宇宙空间的小天体雨点般撞到地球上来,在当时十分脆薄的地壳上砸出大大小小的窟窿。整个地球为之震撼,滚滚滔滔的岩浆不断从地壳下喷发出来,地震频仍,火山咆哮,一片山崩地裂、烈焰熊熊、烟尘滚滚的沸腾景象。后来,随着岩浆喷发出来的水蒸气和其它挥发成分逐渐形成大气层和地球的水圈,到距今约38亿年的时候,构造极为简单的原核单细胞的菌藻类生命开始在海洋中出现。此后漫长的30多亿年间,地球上仅生长着一些蓝藻、绿藻之类的单样性低等生命。然而,在寒武纪(前5·45亿年至4·9亿年)早期不到1000万年的时间里,地球上突然涌现大量多门类多细胞的多样性高等生命,科学家把这一生命演化史上的突发事件称之为“寒武纪大爆发”。其门类之多超过100个,而不仅仅是现存的35个。倘若这100多个门类的生物还存在的话,今天的地球上不知会有多少我们难以想象的怪物呢!
  那时候,从云南到两广还是辽阔大洋的浅海地带,气候温暖,海水中矿物质丰富,空气中的含氧量已达到今天的10%。大量游泳动物在阳光下迅速地生长并繁衍着,快乐地生活并歌唱着,它们大都是小小的虫子模样(幸而那时还没有鱼,更没有人类打扰它们)。但是,突然的一瞬间,一场我们所不知道的局部灾难降临了!在地球近50亿年的历史上,由于外来天体对地球的可怕撞击,至少发生过5次以上的全球性超级大灾难,由此形成冰河时期并毁灭了许多物种。但是,5·3亿年前发生在云南这片海域的局部灾难,只是掀起泰山压顶般的巨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那儿的大量动植物掩埋进污泥浊水并彻底隔绝了空气。在一般情况下,生物体一旦死亡,遗骸马上会成为其它生物的盘中餐,即使侥幸留下来,也会很快腐败进而被细菌吞噬。而云南澄江的这些小动物和小植物由于掩埋迅速,居然奇迹般地以各自可爱而有趣的原生态,在瞬间窒息走向死亡却逃避了腐烂。历经漫漫岁月,沧海变桑田,厚厚的泥质沉积物成了岩石,这些动植物也成了化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