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传元杂剧《秋夜蕊珠宫》本事新考


□ 胡 颖 王登渤

内容提要元代庾天锡的杂剧《秋夜蕊珠宫》今已失传,前辈学者严敦易等曾致力于此剧本事的发微,有成果问世。但其观点多有争议,难成定论。本文通过对元曲、话本小说等文献资料的考订、爬梳,又有所获:《秋夜蕊珠宫》之本事乃为史籍中所载“王子高遇芙蓉仙”之故事。联系元散曲等资料,此故事在元代流布甚广,庾天锡即以此题材创作杂剧。
关键词《秋夜蕊珠宫》本事新考

元代庾天锡的杂剧《秋夜蕊珠宫》,曹本《录鬼簿》、《今乐考证》、《曲录》著录此剧正名,天一阁本《录鬼簿》、《太和正音谱》、《元曲选目》俱作简名:《蕊珠宫》。此剧今未见有传本。庄一拂《古典戏曲存目汇考》等书均云此剧本事无考,而严敦易《元剧斟疑》疑其为董永、七仙女故事,似欠说服力。
笔者披阅史籍,并依托元曲、话本小说等资料,发现此剧本事有线索可循,现梳理、考订如下,以就教于方家。
首先,元散曲中关于“蕊珠宫”的吟咏,为我们开启了一扇探寻此剧本事的户牖:
其一是徐再思的小令[双调·蟾宫曲]“红梅”篇:

蕊珠宫内琼姬,醉倚东风,谁与更衣?血泪痕深,茜裙香冷,粉面春回。桃杏色十分可喜,冰霜心一片难移。何处长笛,吹散胭脂,分付春归。

其二为于伯渊的套数[仙吕·点绛唇]之[赚煞]:

花月巧梳装,脂粉娇调弄,没乱杀看花的眼睛,更那堪心有灵犀一点通,恼春光烂漫娇慵。莫不是蕊珠宫天上飞琼,走向瑶台月下逢,比及他彩灯照梦,且看咱隔墙儿窥宋,俊庞儿娇怯海棠风。

上述引文,传递出一个较为重要的信息,即对“蕊珠宫”的描述,往往与“琼姬”、“天上飞琼”相连,以此推知,在“蕊珠宫”的故事里,涉及到“琼姬”这样的人物。进一步搜寻元曲,又可发现,在一些曲词中,更进一步指明了“琼姬”之姓,且与“子高”这一人物有着某种联系。李致远套曲[双调·新水令]“离别”之[尾]:

沉沉烟锁垂杨院,迟迟月上桃花扇。罗帕新词,聊寄情缘,唱道张京兆心专,周琼姬苦意坚……

无名氏[秃斯儿]曲:

谢琼姬不嫌王子高,同跨凤,宴蟠桃,吹箫。

马致远[大石调·青杏子]“姻缘”:

天赋两风流,须知是福惠双修,骖鸾仙子骑鲸友。琼姬子高,巫娥宋玉,织女牵牛。

邓玉宾[中吕·粉蝶儿]套曲之[鲍老儿]:

芙蓉国里琼姬伴着子高,他稳跨着青鸾到,月明吹笙对碧桃,煞强如西日长安道。

他如张可久的[中吕·普天乐]“西湖即事”及[越调·寨儿令]“三月三日书所见”等曲中也有类似记载。在元曲中,常引用一些典故,与元杂剧中叙述的故事往往同出一处,或者同一题材,既入曲,也入杂剧,比如《西厢记》、《流水题红叶》等等,不胜枚举,因此可以推断:蕊珠宫的故事在元代流传较广,其主要人物为周琼姬(一说谢琼姬)、王子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