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切都会好的


□ 刘 芳

一切都会好的图片1
寄语:
众所周知,如今的时代使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置身于一个市场环境中。在这样的环境中求生存求发展,必然需要实现与市场的双向互动。可喜的是,话剧中心面对市场做出了积极良好的反应,逐步构成了自己独具的魅力,也吸引着所有有志于话剧事业的人们;从个体的自身角度来看,话剧中心的每一个从业者也面临着市场的选择。而只有敢于展示自己的个性、才华,敢于接受挑战,才能抓住机会,凸现自身价值。这也是这个时代对于我们每个人的要求。尤其对于年轻人来说,似乎更需要强调自我个性的张扬。反言之,过于谦逊则有可能埋没自己。
未来总是属于年轻人的。话剧中心每年都要招收20名左右的年轻人,这既说明着
话剧事业的兴旺与希望,也预示着一种从根本上无法避免的竞争。
市场竞争要求话剧中心从体制和机制上都必须具备公平竞争的环境,那么我们具体的每一个人又该如何面对?从长远看,我们现行体制的优劣都有待时间的检验,都需要在发展中做进一步的调整。而调整的关键在于如何留住人才,如何给人们带来希望、如何体现每个人的价值,这都是从管理者角度需要考虑的问题。
市场是一把双刃剑。我们每个人,尤其是年轻人,都必须正视这个现实,敢于展示自我,积极争取和把握机会。
衷心祝愿我们的年轻人能获得成功,好运长伴。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 杨绍林

一年前,在我刚进入话剧中心时,就在人事科老师的办公桌上,我看见过这样一份转正小结。当时我还对白纸上赫然的标题表示疑问——什么是转正小结啊?老师眯着眼笑着说,想知道?一年以后你就明白了。然而,那时稚嫩的我是无法体会此刻在电脑桌前敲击这篇文章时,我内心复杂的情绪的,毕竟这一年的时间给了我磨砺的机会,给了我历练的空间,给了我成长历程里崭新的蜕变。我是个木讷的人,不会交际,遇见陌生人时的拘谨常让人感觉拒人千里之外,再加上刚进团的时候还带着一身热血青年固执己见的学生气,这种不依不饶的执拗甚至至今还在我身上时隐时显。很多朋友熟识后常私下笑我说:刚认识你的时候都觉得你特难接触,装什么装,也不看现在在哪!是啊,在哪?多少人艳羡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啊!溢着满眼的新奇,顶着满身的刺,揣着满脑子的“有什么不可以”,告别了学生时代,我已经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一员实习生了。这是一片崭新的天地,强烈的艺术气息,浓厚的创作氛围,作为新生的我们,在领导们激励的目光中憧憬着未来,在老师们慈爱的话语中看到了天高任鸟飞的畅快!这份自豪是当年我们顺利考入话剧中心的这批孩子们每个人脸上洋溢的笑容。但当时的我却没有意识到正式踏入社会时的艰难。
结束了被学校老师看管的生涯,也结束从父母那里拿钱的幸福时光,单位里没有宿舍,对于外来户的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提着自己半新不旧的行囊在大上海游荡,内心深处的茫然至今让人心酸。终于在铁路沿线找了间房子住下,每天重复奔波于单位家里之间2个小时的车程,血液里流淌着激情,我的钱夹却空前的瘦小。竞争的残酷、肩头沉重的责任终于让我意识到“走进社会”的真正含义。那个时候的我总在夜深人静的凌晨突然醒来,眼前浮现的全是有关大学的画面。大家曾经快乐的、痛苦的、无奈的、彷徨的纯真表情匆匆地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我告诉自己,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很快,我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团里复排《青春之歌》,需要我做场记。就要去实习了,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毕竟大学四年,我更多接触的是导表演方面的学习,像场记这样的基础性工作,反倒是没有机会尝试。到现在我还记得:第一天上班,我傻呵呵地拿着场记表去找制作人王小娥。是她一点一点地耐心教我如何系统规范地记录地位和台词,还亲手教我操作复印机。这些工作现在想来哪里值得一位制作人花功夫来教授,可是正是小娥老师一丝不苟的精神“震撼”了我。使用这个词完全没有夸大的意思,正是她的言传身教让我明白了话剧中心严谨而细致的工作作风。但很快我又遇到了麻烦。为了尊重原场记本上的舞台调度,一次工作时我和演员之间产生了矛盾。对方不理解原场记的记录意图,而我却坚持要按原调度走,一时心急甚至还下地给他示范,正是这个犯了大忌。作为刚进团的实习生在老演员面前班门弄斧,着实让人觉得可笑。我渐渐意识到认真对待本职工作固然重要,还应当注意和演员之间的沟通方式,谦虚谨慎才是刚入团的我首先应该注重的。事后我辗转托人向对方道歉,但第一次的实习经验给了我个下马威。也许就事情本身来说并没有大的矛盾,但是它却在今后的日子里一直提醒着自己做事先做人的章法。
紧接着,团里召集我们几个年轻导演开会,七个德国小剧场剧本等待挑选,团里挑选其一进入市场运作。我细心地读过每一个剧本之后,对《皮脸》这个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我和同班同学赵菲菲都看中了同一个本子。领导们集中开会听取意见时,我们俩都积极阐述了自己对剧本的理解。但相对于我较为暴力激进的创作机,老师们采取了菲菲较为戏谑轻松的创作角度。我落选了。为此我消沉过一段时间,不被认可对于我来说是痛苦的,尽管我知道艺术是可以多角度阐述的,无论输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