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民美食


□ 凌 力


平凡中的不平凡,简单中的不简单,追求贫乏中的完美,这正是旺盛的生命活力和乐观的生存态度的体现。
我家的一个在媒体工作的小朋友,每次来都要求吃麻辣烫。别看她瘦瘦小小,面色白得像新出笼的馒头,患有贫血症,可吃起那热气腾腾、喷出诱人又吓人的麻辣烫,堆满炸得通红的尖辣椒的大盆毛血旺时,简直是脸不改色心不跳,"埋头苦干";哪怕大家都热汗淋漓、面如火烧、眼泪鼻涕、唏嘘不止。
小朋友吃过上万元的燕窝席、鱼翅席、山珍野味席,我猜想黄金宴大概她也领受过的。说起那些名贵菜肴和富丽席面,她总是不以为然。菜贵得没有道理吃过就忘不说,同席的人互不熟悉还得互相应酬干杯,还得费尽心思没话找话,还得时时注意自己的仪表姿态动作是否得体,真累得可以;再若碰上暴发户炫耀富有,谈判生意各方明争暗斗,那顿饭就没法儿吃了!哪有朋友们在一起这么畅快,爱怎么吃怎么吃,拿上一大摞餐巾纸擦汗擦泪擦鼻涕,多痛快!她还满怀豪情地说:咱就是平民百姓的命,就该爱吃毛血旺!
我问她,毛血旺能算平民美食么?
她说,那当然。
要是和燕窝鱼翅黄金宴相比,毛血旺是够平民化的。但是今日的毛血旺内容已经很丰富,除了毛肚、猪血两种菜名上标出的成分外,还加了鳝鱼片、猪肠、鸭肠等杂碎,用生菜垫底;其味复杂,麻辣咸鲜香俱全;三十元左右,说起来也算价格不菲。还是我的这位小朋友年纪轻,没有跟我们这一代一起走过过去。她大概没有尝过真正的平民美食。那种美食之美是不仅仅在于食品本身的。
大约十年前,我第一次到贵阳。
那时候贵阳的城市现代化建设刚刚起步,大多数城区和郊外都还让人联想起"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的旧时民谚。惟有离城十数公里外的花溪公园,山环水绕,水清山绿,绿树葱茏,鲜花遍野,充满勃勃生机。我攀山亭,观瀑布,登了龟山麟山,又去走一步一磴的百步桥;还没有游遍十里花溪,已经饿得腿脚发软了。不知是我对此地太生疏,还是确实旅游设施不全,偌大的公园里我竟没找到哪怕一个小吃店,更别说饭铺酒楼了。夕阳中饿着肚子等公交车回城,那滋味实在不大好受。旁边那位好心大娘指点我,朝前走,见路口右拐,那条街上有茶铺也有面铺。
面铺很小,只卖光面和肠旺面。光面就是江南一带所称的阳春面,肠旺面似乎是贵阳这边的特产,城里的小面铺都挂着它的招牌。我看到当地工人和小职员上班前多吃一碗肠旺面当早点,有时下班也买一饭盒带回家。在上档次的饭馆面馆的菜谱上,肠旺面因价格低廉排在最后,一碗大约五角钱,好歹比光面贵一点。我不想亏待自己,就要了一碗肠旺面。
从字面上能猜出这碗面里有大肠有猪血,对于在北京能吃卤煮火烧和炒肝的我来说,不会产生像上海姑娘对生葱生蒜的抗拒心理,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它为什么这样好吃!面条很柔韧,大肠很烂但又很有咬头儿,浇在面上的菜料又香又脆味道又美,都说不清是些什么东西。于是,这碗面让我体验了从未经历过的某种美味;于是,从那天起到我离开贵阳止,像上了瘾似的,每天必要吃一次肠旺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