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热线


  阎纲:为什么非要写《美丽的夭亡》?

  杜文娟:写《援藏干部》给你带来何种人生体验?

  我是辽宁葫芦岛读者范仲海,读了贵刊第5期阎纲老师的纪实文学《美丽的夭亡》,不禁泪流满面,因为这篇作品不经意间挑开了我的伤口,让我不由得又怀念起4年前也因患绝症去世的女儿。我的遭遇与阎纲老师有着非常相似之处,女儿的夭折是我此生灵魂深处无法愈合之痛,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将这种痛深深埋藏在心里,不愿触碰,也不愿提及。我不知道阎纲老师为何有勇气写自己已经逝去的女儿,写这样的文章不痛苦吗,该如何医治心灵深处的创痛,能否通过贵刊请阎纲老师告诉我?谢谢!

  阎纲:仲海先生,你我都失去女儿,相执同一哭!

  女儿去世,我想她,也想到她“珍惜生命”的遗愿,写了《我吻女儿的前额》和《三十八朵荷花》。有女士告我说:“阎老师,你救了我一命!”不然她的肿瘤很快就会恶变。可是,我的女婿、外孙女和你一样,至今“不愿触碰,也不愿提及”;《美丽的天亡》在《北京文学》发表并在《北京青年报》连载后,他们也不读,爱到深处是不忍啊!刘茵读了,痛不欲生,体重掉了五斤,最后说:“越看越觉得女儿难以忘却。”

  弥留时刻,大夫说:“阎荷真好,像她这样坦然和坚韧,我们协和医院还能找出几个啊!”

  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可以作证,女儿在饱受五大病痛的暴虐和生离死别的考题面前,完成了生命史上的跨越。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怎样尊严而深情地度过死前的时光。为了忘却而纪念,纪念教我永难忘却。也为了替女儿报恩社会,所以,我一边流泪、一边微笑,作一次灵魂的全程回放。全文十万字,若能出书,送你留作纪念。

  范先生,请相信,真爱不会死,音容宛在,我们的女儿活着。

  我是深圳蛇口工业区读者袁大明,读了贵刊今年第6期杜文娟的报告文学《援藏干部》,很受感动。西藏的高原缺氧和恶劣的气候环境以及相对落后的生活条件,与内地经济发达地区所形成的反差,让我感慨良多。我想问杜文娟女士:为什么要选择去条件艰苦的西藏采访,采写《援藏干部》给你带来了何种人生体验?

  杜文娟:第一次去西藏是旅游,后来就喜欢上了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一张张笑脸。201 0年,成为中国作协首批定点深入生活作家,三次到阿里,完成了我的长篇纪实文学《阿里阿里》。《援藏干部》是其中的一个部分,聚焦点是从建国以来到现在,内地各省市和中央政府对阿里的干部援助。

  阿里地区平均海拔4500米,与尼泊尔、印度、克什米尔地区接壤,是地球的第三极,世界屋脊的屋脊,属于生命禁区。有人提出,既然是生命禁区,为什么不把老百姓迁移到适合人居的地方?我认为,这块古老而蛮荒的雪域高原,地处西亚与南亚之间,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实际上都担负着保家卫国的重任,放牧就是巡逻,巡逻就是站岗,他们的存在,牵制和抵御着外来势力对这片土地的觊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