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候鸟飞


□ 刘慧莉

除了呼吁民众改变吃鸟、玩鸟和商业购买放生等导致盗猎野鸟的行为,中国还需要彻底改革现有的自然保护地管理机制,才能对候鸟等野生动物实施长效保护

特约作者 刘慧莉

千年鸟道夜幕杀戮

“古老的题材,古老的鸟道,以前也曝光过,但他们都白天来拍,只拍到一地鸟毛。”10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在长沙的一个摄影棚里,长沙晚报摄影记者李锋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还没有完全从多日的夜班中倒回“时差”来。9月21日后,一连多个通宵,他和几个志愿者坚持在黑夜的山林中安静蹲守,终于拍到了湖南千年鸟道的杀戮候鸟视频,“只有这么拍,才能更接近真相。”

这是国内第一次有人用视频的方式将千年鸟道夜幕中的杀戮公布于众。正是从李锋的暗访视频,许多人第一次知道,在中国还存在这样的集体盗猎方式:成百上千盏探照灯挂满了山岗,用李锋的话说,“我拍过那么多演唱会,从没有哪次有如此壮观的灯光”。配合鸟网、鸟枪、竹竿、套网,村民们嬉笑间捕获了一只只途经的候鸟,不问鸟种和级别。“我们问村民一晚上能打多少,他们指着我背后的吉普车说,多的时候,一个人一晚上打的鸟就能装满你的车。”李锋说。

李锋是环保组织湖南护鸟营的志愿者。在千年鸟道杀戮曝光之前,湖南护鸟营走访山村,向村民发放鸟种扑克牌。这一方式得到当地人的接纳,也令保护界的同行们颇为赞赏,但要起到村民教育的效果,还有待时日。

随着李锋的视频,观众从打鸟点一路跟踪到交易和食用环节,惊愕于食客们大啖天鹅这样的国家级保护动物,最后到了郴州市林业局附近的农贸市场,“我们拍完以后就做了一次举报,森林公安还没有到现场,消息已经先到了,等执法人员再来,就只剩下一地鸟毛。”

调查之前,李锋多少对山民吃鸟补充伙食有预期,但没想到存在这么大的交易市场,“在执法部门的眼皮底下,就像是一个合法的市场。”而让网友们惊诧的是,中国推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在罗霄山脉的乡村好像从来都是个空白。

由于李锋的曝光,不出半个月,湖南郴州桂东县的一把手丢了乌纱帽,警方随后抓获了据称史上最大的野生鸟类盗猎分子,舆论压力总算有所平息。此外,彼时十八大临近,国家林业局就此事做出反应,通过新闻联播阐释“野保法”,重申在没有审批的前提下,捕杀任何鸟类都是违法的,无论是否国家级保护物种。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也发出加强保护候鸟的通告,仿佛回到了刚刚颁布“野保法”的20年前。

案发地新化县人民政府放出狠话,一旦发现有公务员吃候鸟,就地免职,开除公职。湖南省林业厅也向媒体承诺,明年绝不会让媒体报道中出现杀戮候鸟的镜头。

鸟类悲剧波及全国

在李锋熬夜写稿的同时,还有另外两股力量正在往同一个方向发力。

10月14日,长沙晚报揭露湖南千年鸟道迁徙候鸟惨遭杀戮的前两天,自然大学的志愿者前往江西遂川,对赣湘千年鸟道营盘圩段的打鸟村铜鼓村开展调查。铜鼓村有一座打鸟岗,和长沙晚报曝光的牛头坳一样,历来是当地的打鸟点。“当天晚上,村民打着氙气灯,用鸟网、竹竿、鸟枪、套杆捕猎,男女老少都有。”志愿者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