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以为我去的是南方


□ 唐 韵

桃花岛,和盛开的水杉林

我跟朋友说,我去南方啦。因为我很久没有去南方了。
朋友问哪里。我说,淮阴。朋友是一个地道的南方人,他纠正我说,淮阴还不算南方,淮阴还在淮河以北呢。我不懂,我以为凡名字中有水的地方,都是南方。所以,当我在一个沉睡后微凉的清晨,被火车拉到一个有河流的地方,我就以为我到了南方。
至今,我仍然说不清自己刚刚去过的那小城到底叫淮阴还是淮安。据说,它们原先是两个地方,后来合并了,谁兼并了谁我也不清楚。走在街上,这两个名字都有出现,一会儿是这个,一会儿是那个。
就个人而言,我更喜欢“淮阴”这个词。这个词听上去有一点潮湿,有一点微微颓废的诗意和淡淡的忧伤在里面。淮安却笨笨的,毫无特色。但也无关紧要,对吧,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地方。一个小城,不大,在运河边上。——到这里才知道,另有一条黄河故道穿城而过,一直流到黄海。这个旧黄河不像现在的黄河,水是清的。也不甚清,也不宽。
淮阴曾经是古代漕运的渡口。运河兴盛的时候,这里也曾兴盛过,往来很多人,但终究不是大的商埠,比不上扬州的奢靡和杭州的繁华。这个小城有过一些历史,也出过一些名人,西汉大将军韩信,创作了《西游记》的吴承恩,《老残游记》的作者刘鹗。当然,最引为骄傲的是一代儒相周恩来,单只这一个人,就足够了。
然而,说到底,还是一个小城。不大,淡淡的,朴素而适意。我去的时候,甚至还尘土飞扬,因为也在修路。
南方城市的布局不像北方,正南正北,横平竖直,宽敞通畅。南方城市的街道曲折而窄细,如同他们的方言,一波三折,不好搞懂。如果没有帮助,我会在这个城市弄丢自己。
还好,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子,叫海宁的。她很像这个小城,淡淡的,朴素而适意。我在淮阴的几天里,她带着我,在这个城市里走。
海宁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女孩,文静、温和,说话声音轻轻的,柔软且从容,一点儿都不急。跟海宁说话,我就暗暗着急,我怎么那么爱大声、爱笑,说话不缓慢、不细腻,笑的时候暴露出每一颗不白的牙齿。
海宁第一次给我印象深刻,是在她介绍淮阴的时候。她避开了所有当地人和旅行社都会津津乐道的那几处名胜,淡淡地说,这里有一个地方,叫做“桃花岛”,倒是可以一去。
我说,桃花岛?我想到《射雕英雄传》里黄蓉她爸居住的那个小岛,遍地桃花,神出鬼没。我喜欢那样的地方,神秘,刺激,充满幻想。
海宁说,不是那样的,桃花岛只是一小片空地。许多年中间,往来的小动物毛发里遗落的花籽,和飞过的鸟嘴里掉下来种子,被雨水埋在土里。有的,不经意地就发芽了,长成小树。有的小树长到半截就死了,有的还活着,也没有人管,就自己那么长着。后来,有一个老头,住在附近的,没事儿到这儿来转,看到这些歪歪扭扭的小树,就想帮它们一下。老头用绳子把小树缚正,给它们向上的力量,让他们可以长得更大。这样过了许多年,那块空地居然成了一片林子,生着许多杂树,每年都开花,看上去也还漂亮。最有趣的是,因为老头用来扶持小树的绳子都是捡来的、别人废弃了的,所以,去桃花岛,你会发现,那些树身上绑着各种各样的绳子,如果不知道它们的来历,你会觉得奇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更多关于“我以为我去的是南方”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