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并非官场“杜拉拉”


□ 石一枫

  在众多的类型文学中,“官场小说”似乎是最容易接近传统文学的写作题材。首先,在当下的中国,“官场”无疑是最值得关注与反思的社会现象;其次,比之于“职场”、“言情”等等内容,官场小说更多反映的是人与人之间或利害或微妙的关系。这两点,都与过去的“现实主义文学标准”不谋而合。另外,在中国古已有之的文化里,官员多是得意的文人,文人多是失意的官员,虽然进入现代,社会结构已然大变,但仕途仍然不失为知识分子靠前的人生选择之一,“官”与“文”之间的亲缘关系仍然无法抹杀。这也使得众多脱身于官场、从事小说写作的作家比起其他作家更多了一份传统文人的底蕴与气质。也正因如此,从王跃文到王晓方、浮石等官场作家虽然一直在写作畅销书,但以“文坛”的标准来衡量,他们也仍然保持了相当高的品质。这在类型小说家中,无疑是难能可贵的。

   当然,作为以畅销为第一目的的类型小说写作,官场小说也容易出现它特殊的问题。最突出的一条,便是作家如果将小说写作定义为“官场指南”、“做官秘诀”,那么很容易陷入到“厚黑学”的陷阱中去,从而丧失起码的道德判断。不管在任何时代,这都是与文学的基本精神背道而驰的。而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年最为畅销的官场小说《二号首长》,起码它的宣传语“做官是一门技术活”难免令人产生类似的担忧。

   《二号首长》所塑造的,是否真的是一个官场的“杜拉拉”?光从小说的主干情节看,也似乎如此。小说的主人公唐小舟本是一个落拓的记者,因为阴差阳错的原因而被省委书记赏识,任用为秘书,成为了省委大院的“二号首长”。而更有戏剧性的情节还在后面,这个没有官场经验的“菜鸟”不仅奇迹般地站稳了脚跟,而且迅速在各种力量的博弈中学会了自保、反击、牟利,一步步在“人精”成群的环境里平步青云。假如官场外的读者抱着“探秘”的态度,或者初入官场的读者想要学个一招半式,或许还真能有借一斑窥全豹的感受。而书中的许多人,包括主人公唐小舟的生活态度,也的确称得上逐利而营,他们与女性之间的关系,恐怕也无法让相对“传统”的读者喜欢。从表面上看,《二号首长》也许真的有流于“厚黑”之嫌。

   然而读过全书之后,却又感到并不尽然。虽然“做官的技术”被炒作成这部作品的首要卖点,但作者黄晓阳也并未忘记做官除了“技术”,也需要“操守”。书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尽管绞尽脑汁去学习“官”的规则,却也没有为此而彻底不顾“人”的尊严。主人公唐小舟尽管在个人生活中多有犯忌,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也保持了清醒的判断与可敬的勇气。在一系列“猥琐之中见节操”的情节里,可以看出作者似乎奉行着这样一种价值观:相比于不切实际地宣扬所谓“道德高度”,固守住精神的“底线”反而来得更务实,也更有意义。而他对于社会现状的判断,也同样务实:既然“官场”的种种弊端已经是一个无法回避、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清除的客观存在,那么与其空洞地大加批判,还不如从技术角度做到“同流而不合污”,尽可能地在良知与利益中间寻求平衡。而这样一个基本态度,使得《二号首长》尽管无法像《沧浪之水》一样坚守决绝的批判现实主义立场,但也并没有完全退回弱肉强食的“丛林原则”;对于官场对人性的异化,黄晓阳的描述虽不如王跃文很多作品那样传神,但主人公的心理描写也时常令人唏嘘。也幸亏《二号首长》并不是一部纯粹的“官场杜拉拉”,否则所面临的质疑,将会比当初的“升职记”更多,因为职场的恶,无非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官场的恶,则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了。从这个角度来看,“道德底线”也的确是“官场小说”这个文学类型所必需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