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物质发电CDM项目开发实践 ——以监利凯迪生物质能发电项目为例


  我国生物质资源十分丰富,生物质能发电技术前景光明。本文基于清洁发展机制CDM要求,从生物质发电项目开发CDM的重要性及开发风险两方面探讨了中国生物质发电项目开发CDM的适宜性与潜力,并回顾了监利凯迪生物质发电项目开发CDM的实践情况。

  ■文 熊志 何力

  生物质能发电项目前景

  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但一次能源储量少,其中煤的储量为世界的1/10,石油储量为世界的1/40,天然气储量仅为世界的1/100。而我国人口占世界的1/4,相比之下,一次能源人均占有量相当低。

  生物质能是由植物的光合作用固定于地球上的太阳能。目前可供利用开发的资源主要为生物质废弃物,包括稻壳、农作物秸秆、林业废弃物和城市固体有机垃圾等。其中农业秸秆和林业废弃物具有分布广、环境影响小、可永续利用等特点,是目前中国应用最为广泛的可再生能源,消费总量仅次于煤炭、石油、天然气,位居第四位。以清洁的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石油,调整能源结构是中国中短期内的重要任务。而生物质能发电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中具有电能质量好、可靠性高等特点,且与风能和太阳能发电相比具有更高经济性。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生物质资源十分丰富,各种农作物每年产生秸秆6亿多吨,其中可作为能源使用的约4亿吨;全国林木总生物量约190亿吨,可获得量为9亿吨,可作为能源利用的总量约为3亿吨。这些生物质如能加以有效利用,其发电潜力将十分巨大,同时能够带动农村经济发展。据统计,7亿吨生物质废弃物的发热量相当于3.5亿吨煤的发热量,如按每吨250元卖给电厂,农民可增加收入1750亿元。

  然而生物质发电在中国刚刚起步。目前,中国生物质发电仅占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的0.5%,远低于25%的世界平均水平。在生物质能发电技术方面,中国产业基础薄弱,国产生物质发电技术尚不成熟,项目运行经验也十分缺乏。

  目前国内生物质发电行业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只有少数几家公司依靠政府补贴等勉强做到盈亏平衡。例如生物质资源丰富的山东省是我国生物质发电项目比较集中的省份,但是在该省设立的生物质发电厂却也遭遇了全面亏损的尴尬。为此,山东省物价局专门成立了调研小组,对省内部分生物质发电公司进行了专题调研。山东省物价局在2010年4月6日发表的《生物质发电企业面临的问题及对策建议》-文中指出,生物质发电行业面临生物质项目扎堆、燃料市场竞争加剧、燃料价格逐年上升、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等一系列问题。

  生物质发电引入CDM的重要性

  在CDM机制下,开发CDM项目同时可以引进和推广发达国家成熟先进的减排技术和运行管理经验,这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次重要的机遇。这是因为: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在国际国际贸易分工中处于产业链的低端,资源禀赋特点决定的能源依赖路径短期内难以改变,因此迫切需要通过引进节能技术来降低排放水平。更为重要的是,低碳经济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节能减排技术可能会决定未来国际竞争的格局。欧盟已经在世纪之初就开始不遗余力的推广减排节能概念,意在将节能、减排作为新的产业革命的主题,进而带动世界经济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在这一历史机遇期,既面临重新洗牌,改变旧格局的机遇,更面临着缺乏核心技术,重新走入被动落后轨道的危险。在此背景下,开发CDM项目所能引入的先进技术对于目前技术尚不成熟的生物质发电行业显得尤为重要。

  另外,CDM机制对项目业主最直接的利益就是项目取得CER签发后的“卖碳”收益,这笔资金能有效缓解项目资金压力,同时改善该项目的投资收益率。这点可以反映在CDM的基本精神上: 《京都议定书》对于所有CDM项目都有“项目额外性”要求,即CDM项目活动所产生的减排量相对于基准线是额外的,即这种项目活动在没有外来的CDM支持下,存在诸如财务、技术、融资、风险和人才方面的竞争劣势或障碍因素,靠国内条件难以实现,因而该项目的减排量在没有CDM时就难以产生。目前,国内投产的生物质发电项目基本都处于亏损状态,如果能取得CDM收益,电厂将能减小亏损甚至扭亏为盈,这对整个生物质发电行业的健康发展都将起到积极作用。

  CDM开发风险及生物质发电CDM若干重要问题

  “CDM看上去很美”,特别是对于以生物质发电项目为代表的国内众多处于亏损状态的减排项目,它们急需CDM的“额外”收益来维持项目运行,然而,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免费的午餐,CDM在带来高收益的同时也伴随着高风险。一个CDM项目从最初的项目识别与谈判到最终的减排量收益分配,每一个环节都可能遇到风险。

  项目审批风险

  CDM项目的最大风险是存在于各级审批程序中的不确定性。CDM项目的审批程序十分复杂,项目发起者首先向国家发改委提出申请,待国家发改委专门开会评审通过后由联合国批准的指定经营实体(DOE)加以审定,审核员得出的初审报告还得经过DOE内部其他高级别审核员审查后才能得出终审报告,然后再连同相关申请材料一起被递交到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EB)审核。然而,最大风险这才开始。EB最大的问题是长期以来没有出台一个严格且可操作的CDM项目审批标准,EB的专家成员只有10人,且全都是兼职,每年开会的时间不超过30天,申请项目数量却成指数增长,这样就导致了提交EB的项目长期在EB“被排队”。据统计,一个项目从提交EB进行完整性检查到最终批准最顺利也需要3~6个月时间,像生物质这样较为复杂的项目,短则需要半年,长则超过1年。复杂的审批程序带来的就是结果的不确定性,不论结果如何,前期的设计、包装、注册等费用至少需要投入数十万美元,EB不会对项目由任何救济措施。由于“额外性”的要求,大多CDM项目并不是纯粹的副产品,而是要等项目确实投资后才能卖减排量,这些投资在审批结果不确定的情况下很可能打了水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生物质发电CDM项目开发实践 ——以监利凯迪生物质能发电项目为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