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辩证戏剧——为布莱希特戏剧正名


□ 卢 炜

  布莱希特戏剧的命名由于作者主观因素和我国接受语境的原因造成不统一的局面,给研究和学习带来诸多不便。本文希冀以学理来规范布莱希特的戏剧为“辩证戏剧”:其一体现作者的真实意蕴,其二基于专有名词的命名法则;最终结合这两条原则,以作家的特质来检验这一命名是否真正涵盖布莱希特戏剧精神,是否真正体现他的戏剧观和思想观。
  
  一
  布莱希特戏剧的命名相当混乱,原因有二:一是他自身戏剧观念的发展更新,从他早期自命名的“episches Theater”①到后来的辩证戏剧、非亚里士多德戏剧等名称;二为我国翻译界的不统一,将“episches Theater”译作叙事剧、史诗剧、叙事诗体戏剧、叙述体戏剧和史诗剧场等。一派主张译作叙事剧,如冯至翻译成叙事剧,丁扬忠译为叙事诗体戏剧,余匡复翻译为叙述体戏剧。另一派赞成史诗剧,以黄佐临为代表,他在1951年编导《抗美援朝大活报》时就称布莱希特为史诗剧,影响甚大;张黎继承史诗剧的译法,并特意撰文说明②;台湾马森也将其译作史诗剧场③。这些翻译家和戏剧理论家基于“episches”中的词根“episch”所包含的两层含义——“叙事的”和“史诗的”而形成分歧。客观而言,把“episches Theater”翻译成史诗剧的主将黄佐临具有留学英国的背景,而将“episches”词根“episch”取义为“史诗”多为英语特性;另外,德语“episch”中鲜有这样的含义,而多为“叙事的”④。有趣的是,我国当下戏剧理论界也开始减少布莱希特“史诗剧”的称呼,叙事剧的命名正逐步抬头,这或许跟叙事研究的时尚有关。正当学界对布莱希特戏剧的“episches Theate”的多义而争执未休之际,更遗憾的是,我们忽视了布莱希特戏剧理论发展的事实:他后期否定了“episches Theater”的称谓,改为非亚里士多德戏剧(nichtaristotelisches Theater)或辩证戏剧(dialektik Theater)。
  权衡非亚里士多德戏剧和辩证戏剧的称谓,笔者倾向后者。主要理由为:其一,从名词定义原则来看,布莱希特的非亚里士多德戏剧指向作家的反叛传统的姿态,与定义名称的非否定逻辑原则相背,故显得内涵宽泛空洞,不能展现定义的范畴和特性;而辩证戏剧的肯定姿态,既没有和前人戏剧称谓重复而具有的独立性,也传导出布莱希特戏剧观念的基本立场。其二,从剧作家的戏剧内涵和终极旨归来看,布莱希特反抗传统亚里士多德戏剧的目的是建立属于自己的戏剧理论体系,把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表现与再现、科学与艺术、以及教育与娱乐等都纳入自己的戏剧版图,他曾展望说:“让我们来创造另外一种艺术吧。”①他在日记中写道:“从来不能忘记非亚里士多德式的戏剧只是戏剧的一种形式,它进一步发展了某些特殊的社会目标,但不能说它可以垄断戏剧一般所关心的东西。在某些戏剧的创作中,我既可以运用亚里士多德式的戏剧,也可以运用非亚里士多德式的戏剧。”② 这则日记对于我们定义布莱希特戏剧具有极高的指导价值:他的戏剧观念中既包括亚里士多德式戏剧,也涵盖非亚里士多德式戏剧,辩证统一的亚里士多德式戏剧和非亚里士多德式戏剧才是他的戏剧体系的宏伟蓝图。因此,笔者倡导把布莱希特的戏剧命名为“辩证戏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