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辩证戏剧——为布莱希特戏剧正名


□ 卢 炜

  布莱希特戏剧的命名由于作者主观因素和我国接受语境的原因造成不统一的局面,给研究和学习带来诸多不便。本文希冀以学理来规范布莱希特的戏剧为“辩证戏剧”:其一体现作者的真实意蕴,其二基于专有名词的命名法则;最终结合这两条原则,以作家的特质来检验这一命名是否真正涵盖布莱希特戏剧精神,是否真正体现他的戏剧观和思想观。
  
  一
  布莱希特戏剧的命名相当混乱,原因有二:一是他自身戏剧观念的发展更新,从他早期自命名的“episches Theater”①到后来的辩证戏剧、非亚里士多德戏剧等名称;二为我国翻译界的不统一,将“episches Theater”译作叙事剧、史诗剧、叙事诗体戏剧、叙述体戏剧和史诗剧场等。一派主张译作叙事剧,如冯至翻译成叙事剧,丁扬忠译为叙事诗体戏剧,余匡复翻译为叙述体戏剧。另一派赞成史诗剧,以黄佐临为代表,他在1951年编导《抗美援朝大活报》时就称布莱希特为史诗剧,影响甚大;张黎继承史诗剧的译法,并特意撰文说明②;台湾马森也将其译作史诗剧场③。这些翻译家和戏剧理论家基于“episches”中的词根“episch”所包含的两层含义——“叙事的”和“史诗的”而形成分歧。客观而言,把“episches Theater”翻译成史诗剧的主将黄佐临具有留学英国的背景,而将“episches”词根“episch”取义为“史诗”多为英语特性;另外,德语“episch”中鲜有这样的含义,而多为“叙事的”④。有趣的是,我国当下戏剧理论界也开始减少布莱希特“史诗剧”的称呼,叙事剧的命名正逐步抬头,这或许跟叙事研究的时尚有关。正当学界对布莱希特戏剧的“episches Theate”的多义而争执未休之际,更遗憾的是,我们忽视了布莱希特戏剧理论发展的事实:他后期否定了“episches Theater”的称谓,改为非亚里士多德戏剧(nichtaristotelisches Theater)或辩证戏剧(dialektik Theater)。
  权衡非亚里士多德戏剧和辩证戏剧的称谓,笔者倾向后者。主要理由为:其一,从名词定义原则来看,布莱希特的非亚里士多德戏剧指向作家的反叛传统的姿态,与定义名称的非否定逻辑原则相背,故显得内涵宽泛空洞,不能展现定义的范畴和特性;而辩证戏剧的肯定姿态,既没有和前人戏剧称谓重复而具有的独立性,也传导出布莱希特戏剧观念的基本立场。其二,从剧作家的戏剧内涵和终极旨归来看,布莱希特反抗传统亚里士多德戏剧的目的是建立属于自己的戏剧理论体系,把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表现与再现、科学与艺术、以及教育与娱乐等都纳入自己的戏剧版图,他曾展望说:“让我们来创造另外一种艺术吧。”①他在日记中写道:“从来不能忘记非亚里士多德式的戏剧只是戏剧的一种形式,它进一步发展了某些特殊的社会目标,但不能说它可以垄断戏剧一般所关心的东西。在某些戏剧的创作中,我既可以运用亚里士多德式的戏剧,也可以运用非亚里士多德式的戏剧。”② 这则日记对于我们定义布莱希特戏剧具有极高的指导价值:他的戏剧观念中既包括亚里士多德式戏剧,也涵盖非亚里士多德式戏剧,辩证统一的亚里士多德式戏剧和非亚里士多德式戏剧才是他的戏剧体系的宏伟蓝图。因此,笔者倡导把布莱希特的戏剧命名为“辩证戏剧”。
  二
  具体而言,布莱希特辩证戏剧体系的特征如下:
  首先,戏剧风格和舞台表现以布莱希特叙述剧为主导。他认为传统戏剧(即亚里士多德戏剧)为戏剧性戏剧,具有两大缺憾:第一、它使观众沉迷在戏剧性的情感之中,丧失了积极的理智判断和思考。布莱希特痛斥其弊:“古人正是这样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创造他们的悲剧的,除了使人获得娱乐之外,既不怀有更高的奢望,也不降低要求……那种亚里士多德式的卡塔西斯——借助恐惧与怜悯来净化恐惧与怜悯——是一种陶冶,它不仅是以娱乐的方式,而且恰好以娱乐为其目的而进行的。对戏剧期望过多或者允许它做得过分,则只会降低其本身的目的。”③第二、传统戏剧只是“表现了世界的本来面目”而没有表现出“世界将变成什么”。布莱希特渴望戏剧家承担起哲学家的使命:“戏剧变成了哲学家的事情。当然是这样一些哲学家,他们不但要解释世界,而且还希望去改变世界。”④针对亚里士多德式戏剧性戏剧,他撰写了《关于革新》一文。文章列表比较,详尽地概述了叙述剧(即表格中的史诗剧)的基本特点⑤:
  布莱希特叙述戏剧的舞台表现和艺术风格有两个方面含义:一方面为戏剧结构,布莱希特主张用“episch”(叙述性)来代替“dramatisch”(戏剧性)。具体做法是:第一,他的戏剧不分幕,只分场,即不采用一个贯穿始终的中心戏剧事件,取而代之的是相对独立、关系松散的场与场之间的结构。第二,不设计“戏剧情节曲线”,没有全剧性的戏剧高潮。第三,戏剧表演人物与观众交流,或叙述自己身世(如中国戏曲中的“自报家门”),或交代事情原委(如中国戏曲中的“定场白”)。第四,采用歌手或合唱队进行叙述、点评。第五,通过现代科学技术和舞台设置使戏剧情节跳跃,场景相互独立或穿插。如《三毛钱歌剧》中标牌、投影、灯光等。总之,这种“叙述体”戏剧刻意淡化剧本情节性,把传统戏剧的整体性情节具体化为一个个独立的场景,呈现出一种客观、崭新的叙述结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