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与技术的合谋与共赢


□ 王小元

  包豪斯无疑是现代主义发展过程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所艺术院校,它所提出的设计观念以及曾经进行过的教学实验,为20世纪现代设计领域与艺术教育领域奠定了重要的基础。时至今日,包豪斯已经成为了一种理念、一种与现代设计以及艺术教育改革有关的精神的象征。同时,它曲折的发展历程实际上也是现代设计发展的一个缩影。
  包豪斯产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德国,恰好是德国国内要求艺术教育改革呼声高涨的时期。当时社会对设计师的需求与日俱增,而要想满足这种需求,就必须在艺术教育中采用全新的方法。在这种偏重实用性的背景下,1919年,建筑师格罗皮乌斯成为了魏玛美术学院和工艺美术学校合并之后的新任校长,他为这所学校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包豪斯”(Bauhaus)——这是由德语“房屋建造”(Hausbau)一词颠倒和拼合而成的一个词汇。这所学校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改革传统的美术教育机制,培养新型的设计人才。
  包豪斯从创建之日起,就试图在艺术与技术领域之间建立一种更为密切的关系。这一点从格罗皮乌斯所写的《包豪斯宣言》以及包豪斯的教学大纲中就可以明确地看出。格罗皮乌斯确信建筑师、艺术家、手工艺人应该统一为一个整体,他认为这种理念可以帮助艺术家摆脱“艺术沙龙”的束缚。所以他提出要“创办一个新型的手工艺人行会,取消工匠与艺术家之间的等级差异,再也不要用它树起妄自尊大的藩篱”。围绕这种思想他提出,“艺术是教不会的”,学校必须重新被吸纳进作坊里去,让年轻人学会一门手艺。
  在包豪斯的教学中,格罗皮乌斯改变了过去欧洲传统的美术学院依赖画室教学的惯例,而把具有实践意义的作坊训练作为一个重要的组成因素。但他又并不满足于把学生单纯交给那些工匠来教授,而是希望能够由一些艺术家来培养学生的个性与创造力。因此在课程设置中他采取了同时设置两位教师的策略来实现他的理想:由优秀的艺术家作为“形式教师”来指导学生探索形式美感,由工匠作为“作坊教师”来指导学生掌握工艺技巧。为此他聘任了一些具有乌托邦倾向的画家,如约翰·伊顿、里昂奈尔·费宁格、施赖尔、施莱默、乔治·穆希、保罗·克利以及康定斯基等人。不过,尽管格罗皮乌斯在一门课程中同时设置两位教师来完成他的教学构想,但是,显然作为一校之长的格罗皮乌斯对“形式教师”的重视程度远远胜过“作坊教师”。他认为艺术家与那些旧式的工匠相比,眼光更为独到,并且比较关注新的观念和艺术理论,因而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审美眼光和对形式、色彩、构成的认识,这是那些视野狭隘的工匠们所不能提供给学生的。他认为要改变传统的训练工匠的做法,就必须注重通过这些艺术家的教育来鼓励学生开动脑筋,拓展想象力。这些想法反映了格罗皮乌斯试图运用这种教学模式来调和工艺标准化与高品质设计理念之间矛盾、在艺术与技术之间达成一种共赢关系的努力。然而不尽如人意的是,作为一所现代的设计学院,这种向艺术一边倒的局面使得包豪斯的教学目标显得含糊不清并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建校时的初衷,而且一些教学构想由于并没有建立在真正意义的生产实践的基础上而显得有些虚无飘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