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先秦言意论的三个核心问题


□ 罗书华

  摘 要: 先秦言意论是与先秦散文本体论最为接近的命题。先秦论者一方面意识到言与意两者之间相互表里,难以分割,无意不会有辞,而无辞意也就无处可寓,另一方面,他们又感觉到辞与意毕竟是两个概念,两种事物,两者之间存在相当隐秘曲折的关系。在言意论中,达与不达、合与乖、得意与得言是最为核心的三个问题。先秦论者在言意关系中的这些思考奠定了散文学本体论的重要基础。
  关键词:先秦散文学 先秦言意论 孔子 庄子 吕氏春秋
  
  在先秦几种与散文学本体相关的理论中,文质论与散文学的距离最远,道论在后世演变成了影响力巨大的文以载道命题,但当时道与文之间的联系并没有真正建立,可以说,与散文学本体论距离最近的是言意论。对于言与意,先秦论者一方面意识到两者其实是相互表里,难以分割的整体,无意不会有辞,而无辞意也就无处可寓,另一方面,他们又感觉到辞与意毕竟是两个概念,两种事物,两者之间存在相当隐秘曲折的关系。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他们从不同的方向进行了思索与探讨。其中,最为核心的三个方向,一是达与不达,二是合与乖,三是得意与得言。
  
  一、达与不达
  
  辞是一种达意的事物,意则需要辞来表达。既然如此,论者就不免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辞能够达意吗?从辞的道路上能走到意的目的地吗?
  对于这个问题,孔子有一句名言:“辞达而已”。在《论语》中,这是一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孤句。也正因为此,论者对它的理解大相径庭。《论语注疏》引孔安国语说:“凡事莫过于实,辞达则足矣。不烦文艳之辞。”①将它理解为文辞的质实与文艳的选择问题,强调文辞应该质实,不要文过其实,不要太过文艳,但言下已有辞可以达意的意思。“莫过于实”意味着可以超过“实”,而超过则意味着此前已经“达到”,“辞达则足”也意味着文辞不仅可以“达到”,而且还有一定余地。“实”虽然不等于“意”,但两者理应相关联。孔安国的解释,得到后人广泛的接受。朱熹《论语集注》训曰:“辞取达意而止,不以富丽为工”②,就几乎是孔安国的翻版。
  苏轼《答谢民师书》说:“夫言止于达意,疑若不文,是大不然。求物之妙,如系风捕影,能使是物了然于心者,盖千万人而不一遇也,而况能使了然于口与手者乎?是之谓辞达。辞至于能达,则文不可胜用矣。”③这段话不是直接解释“辞达而已”,却是对孔安国们解释的直接批评,将它视为对“辞达而已”的解释也不算离题。孔安国的解释没有直接说“达意”即“不文”,但将“达意”与“文艳”对立起来,意思相距并不远。苏轼用“疑若”二字,分寸极为准确。在苏轼看来,辞能达意者,万万人之中不能一遇,辞能达意,简直是文的极至,怎么能够说是“不文”?这段话的中心与目的是讨论“达意之辞”是文或不文的问题,反映了苏轼对“文”的肯定与崇尚(与孔安国等对文的贬抑正好相反),但过程中还是涉及到辞能否达意的问题,暗含有辞难以达意的意思在其中。苏轼的理解,融入了自己的写作经验在其中,十分精妙,与《仪礼•聘礼》所说:“辞无常,孙而说。辞多则史,少则不达。辞苟足以达,义之至也”④也相呼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