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缪俊杰:老骥望八犹奋蹄(散文)


□ 何启治

  俊杰兄是我在武汉大学中文系读书时的同窗。但我们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同学关系,不妨说,其中还有一些奇巧的缘分:我们是同龄人( 1936年生),他比我大不到一个月;我比他早一年入学(1954年9月),他1955年入学时很郑重其事地把一张油印的证明团组织关系的小纸条交到我的手里;到了1958年,我这个中文系团总支书记被扣上了反对“大跃进”、“大办钢铁”的帽子(中文系有半年没上一堂课),又有“难道大学生是廉价劳动力吗?”的高论,当然被免了职,而接替我担任团总支书记的,就是缪俊杰兄;新时期我在《人民日报》发表的第一篇评论文章(评刘宾雁报告文学《人妖之间》),就是俊杰兄催促我开夜车赶出来的;1984年俊杰兄又主动邀我和他合编了文艺评论集《美的探索》(湖南文艺出版社),此前我从未出版过评论集,而他已经有《鉴赏集》等好几部文艺评论集面世了;1986年我们50岁的时候,我和老缪作了多次深入的交谈,撰写了包括介绍他的家世、童年和在文艺理论战线主要建树的万字长文《五十非梦亦非烟》;如今,我们都是七十望八的老人了,一晃26年过去,我又来提笔撰写《缪俊杰:老骥望八犹奋蹄》,真是感慨良多啊!

  《五十非梦亦非烟》发表后,时任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的何西来兄著文评论说:“《五十非梦亦非烟》是启治为他的武汉大学老同窗、评论家缪俊杰留下的一个侧影。缪俊杰也是我做研究生时的同窗,彼此保持了几十年的友谊,因而算是相知较深。据我所知,启治的这篇文章,是较旱研究和评论缪俊杰的文章中最有见解也是最好的一篇,不仅评价到位,而且情文并茂,不仅写出了这位评论家的特点与风格,而且写出了他的潜力。这应该算是一篇关于评论的评论。”西来的欣赏和鼓励让我和俊杰都很感动。

  倏忽26年过去,真是“弹指一挥间”。如今,俊杰兄早已从新闻岗位上退下。他从新闻圈内淡出的身影却在文学圈子里越来越显。评论家、原《小说选刊》总编辑冯立三在祝贺俊杰75岁华诞之庆时,特撰《俊杰之歌》以歌赞之:“赣南山村小溪寒,牧童敢指珞珈山。苍茫大地连天碧,中央党校作讲坛。谁人不知缪公笔,如江如河如波澜。文心雕龙有新解,忧愁风雨度流年。”非常精致的诗句精辟地道出了俊杰几十年的人生经历、贡献和状态。

  我和俊杰相识相交相知半个多世纪,如今都已进入了“望八”的年轮。但“人老心不老”,我们还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尤其是俊杰兄,我看他的心理年龄比他的生理年龄要年轻得多,真是名副其实的“老骥望八犹奋蹄”啊!

  “潜力”,在新的机遇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很注意西来在文章中说到俊杰的“潜力”这两个字。我和俊杰兄虽然都是搞文字的编辑,但由于岗位的不同,行业的差异,各人的作为也是不一样的。他的岗位在新闻战线,他的“潜力”自然是在新闻战线得到发挥。

  “文革”十年,万马齐喑。当拨乱反正的历史新时期到来的时候,俊杰兄立即把握好这新的机遇,以他的胆识和智慧,把他的“潜力”发挥得有声有色,淋漓尽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