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源叙事的缺失兼及叙事伦理的引入


□ 张立

●张立

  在中国,一千五百多年前,葛巾短褐的陶渊明吟成《桃花源记》,后世文人争相企慕、追和。从文化生成的角度看,“桃源”不是一个普通意象,而是凝聚了某种潜意识感悟,处于传统文化深层内核中的原型母题。安详、宁静、人情淳厚、民风质朴的乡村曾在现当代许多作家笔下还原为“桃源”,桃源意象在乡村书写中被作家们凭借想象的热忱和憧憬的欲望竞相引据。

  现如今,在乡村社会改革和市场的双重侵袭下,昔日的桃源安在?纵观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乡村题材的惯性书写,更多的乡村或是愚昧落后的“悲喜地”,或是蜂拥改革的“闹剧地”,或是消失了纯真的“变异场”,或是苦难不减的“受苦所”,正直朴素的人情美、洒脱不羁的野性美被异化的力量慢慢侵蚀。“全国首届郭澄清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大奖赛”获奖的9篇作品,同样缺失了桃源叙事。这些短篇小说中出现的“禾坪村”、“大湾村”、“麂子村”、“甘家洼”等有名或者无名的村落,并非什么“世外桃源”,其叙事的多向性和多义性契合着作家们思考的被种种现实所纠缠的当下农村困境,乡村的巨大变化以及乡村生活形态、社会形态和情感形态的复杂性已非诗意的桃源叙事所能反映。

  在田间、在村落里、在山之巅、在林之间或者城市的某个角落里,这些获奖作品里的主人公钟良、胜利、龙三老爹、老铁、陈修文、天成、二旺、石根大爹是普普通通的乡村小人物,他们在生活中张望、抉择和徘徊,他们的个人和家庭生活都是不幸福的,他们身处的环境触目惊心地显现农村病灶,这正是农村形形色色问题的感性显现。作者进入他们的生活,对生存困惑提出质疑,对唯利是图无视生态流露惊惧,对精神无依体现不安,重现并使身为道德评判者的我们和面临道德困境的主体一样在进行道德选择时依仗伦理感觉。

  就这样,大多获奖作品的作者是在不经意间走向叙事伦理,通过叙事使乡村个体的生命还原到本真状态。这种伦理叙事是模糊呈现的,因为叙事伦理学,它拒绝进入明确的道德世界——尽管叙事伦理学也有自己的处理道德问题的方式,但它总归是反对把道德问题说得一清二楚的。(谢有顺:《铁凝小说的叙事伦理》)

  作者们呈示叙事对象故事时大都持悲悯的心态,这种伦理关系在展现生命中各种选择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和冲突时,表现为对人间苦难感同身受的情感。“自由的叙事伦理不说教,只讲故事,它首先是陪伴的伦理:也许我不能释解你的苦楚,不能消除你的不安、无法抱慰你的心碎,但我愿陪伴你,给你讲述一个现代童话或者我的伤心事,你的心就会好受的多了。”(刘小枫:《沉重的肉身——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

  向本贵的小说语言简洁平淡,他借助于“禾坪村”作为媒介来试图找到可以获得灵魂慰藉的场所。禾坪村虽然不是近代文人笔下那般自由的美好的牧歌式的桃源,却依然有充满人性美和人情美的现代桃源模样。农民钟良门前有两亩水稻,“金黄的稻子像是快出嫁的新娘”,这如同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里“金柳”意象,“河畔的金柳”比作“夕阳中的新娘”,表达诗人对他的精神依恋地的无比热爱。钟良的心里,也有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乡土的依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