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思索



  压根儿没想到仲夏时节厂长叫我去姑苏城提车。这里早有“不到苏杭,死了冤枉”之说。平素羡慕跑外免费旅行,这下好处竟落到我当会计的头上来了。
  那天,我和驾驶员翠翠一早乘车出发,九点钟渡江,下午三点到了目的地。拿了提货单去找经办人,才知竟是老同学姗姗。难怪“精明鬼”厂长送我走时说:保证马到成功。
  她是市机械公司副经理。遐迩闻名的呱呱嘴上任后,越发能说会道了。由她出场,大树底下好乘凉,啥也不需我操心哩!
  夜里,我邀她来住所聊聊。我门口望了好几回,盼她来,满以为谈谈大姑娘离乡背井隐在心底一般场合说不出口的悄悄话,准会拧屁股抓一把笑出泪来。她来了,谁知她全没刚见时的那股热劲儿,长脸儿挂了云,阴森得不是滋味。她心猿意马地说:“娟娟,你知不?市里党政军一把手都是家乡人,可说起和家乡人打交道便头疼。”
  “为什么?”我冒冒失失地顶了一句。
  “哼……”她话到嘴边打了嗝,显然碍于翠翠没说下去。
  我琢磨开了,许是嫌海边人没带海蜇皮儿?开口先吃闭门羹,同窗重逢竟落不欢而散。熄灯了,可思来想去睡不着,她安排住宾馆我退了,她说她去深圳一次化了两万元……我怪怨厂长不该派我出差,我也不该受这窝囊气!本想去虎丘、狮子林拍照留念的兴致,早九霄云外去了。
  翌日饭后,我们去车库挑好车子,听姗姗说那门口进来的是发货员。她接了提货单,向挨门口的那辆车指了指。
  瞎,一看这车头,鬼呢!漆水掉了一片,怪难看的,驾驶室里堆着乱七八糟的工具。总归不灵,没人要才丢门口的。
  姗姗好说歹说要她换一辆,她说她有点事走了,却回头招呼:九点再谈!姗姗用臂肘碰碰我说:“懂吗?”
  “懂!”
  我没好气地说,大凡一个人受气会变得聪明起来。
  逼上梁山了,姗姗出点子,我言听计从。倒没心思考虑发票报不报问题,一心想提到车。她领我七拐八弯兜一个圈,吃的穿的买了两大包送她。果真她和颜悦色心随意愿换了一辆车。
  领了车又到她手里买汽油。我照数付款,一眼不眨地盯她意在讨发票。蓦地,姗姗丝瓜脸拉得更长了,碍于众多人的面,声音低低:
  “侬是憨大?驾驶员证明,讨啥断命发票?”
  发票没讨到,又受了一肚子气。
  次日,天色微熹,翠翠按了两下喇叭,她没听见似的。同窗情深啊!翠翠又按了喇叭回头望望,她这才说:“娟娟,我为买车办了几桌酒呢!”
  “这由我们承担!”
  她松了手,递上一张得月楼发票,我一看金额傻眼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