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秀色可酒


□ 李 更

很奇怪,我们三兄弟中,只有老二能够喝酒,而且每天都得喝,甚至要喝两顿。自从娶了老婆,他有时候连早晨都喝上几口。因为老婆的家在湖北监利,那里的男人普遍好酒,当地流行喝早酒,大都是老百姓自己酿造的散装酒,完全的粮食酒,没有酒精的,味道十分好。和朋友喝得高兴,他一个人可以下去一斤多白酒。
大概也是老二太能喝,把我们兄弟的喝酒指标用完了,我和小弟便特别不能喝酒,一喝就上头,两口啤酒下肚,脸皮红得像关公。我要多喝几口,全身皮肤就会过敏。
记得第一次醉酒是高中毕业那年,我侥幸考上大学,因为我所在的班级是毕业班里最差的,俗称“和尚班”,其他的男生则以当兵为理想出路。就是一帮即将上路的新兵,也是我几年的同学,把我灌了一瓶红酒。我这个人生性不合群,经常被那些在社会上混过的同学指责为清高、假正经。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这次不同,我知道这些兵哥哥马上就要开到前线去,那是1980年秋天,中越战场还热闹着呢,我要再不去和他们聚聚,肯定要被人骂了。既然去了,酒是不能不喝的。那种红酒,大约一元多一瓶,就像现在揭露的用色素、酒精和一点糖水兑出的“葡萄酒”,可能有30几度吧,先入口还是很好喝的,不知道厉害,后来当然是吐得一塌糊涂。
我不能喝酒,还在于我的哮喘很严重。我的哮喘已经几十年了,经历了几十家大小医院断断续续的治疗,就是不能解决问题。不犯哮喘的时间,我有时候兴起,喜欢喝点白酒,我喜欢白酒那种感觉,特别是四川、贵州酱香型的酒。
很多人认为我是能够喝酒的,1.79米的身高,140斤的体重,加上一个大肉脑袋。其实我是外强中干,我的胖脸完全是治疗哮喘的激素造成的。
真的有一次,我在同事面前表现了我的能喝。那是2000年,我和另外五位同事到广西、云南去拜访那里的同行,兄弟报纸的朋友那就叫个热情,除了喝酒,还是喝酒。为了加强气氛,特别将单位的漂亮女记者们请到,一路喝下来,我的功夫确实见长。
但是同事也多少明白我的水平,一般都不会找我首发,属于板凳队员。从云南喝到广西,到了南宁,当地报社的领导一看,我们六个人全部是男人,应该是来者不善,于是赶紧调动报社的“骨干”,并且,还有好几个美女。
这样一来,不喝当然不能平民愤了。我们的六个男人,可以说是子弹都打光了,可是对方的美女炸弹还在那里唱着小曲“一杯又一杯”,看来她们是把酒当咖啡了。小姐敬酒,还得起立,我们就不断地起立、坐下;坐下、起立。眼看着我们几个爷们已经站不直、坐不稳了,有个兄弟还在鼓励自己,要搞定别人的美女。
后来,同事才告诉我,原来不会喝的李某人,竟然干了十几杯,而且有越战越勇之势,话还特别多。由于是最后参战,对方不知道我的深浅,于是见好就收。我们几个努力了半天,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美女说了再见,然后义无返顾地出门钻进豪华小车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