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院星语


□ 刘 安

1

一个“那”字出口,便可从此抛却、从此不相干么?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不是梦。那军营,那大学,那院……几多风雨栉沐前行,几多春秋耕播劳辛。每每追寻,每每恪守,是亏是盈,是欠是丰,曾经让我实现,让我身在其中。
身在其中一味攀登,累着了才深深体会。体会霞裾云裳,美丽得缥缈,匆匆而过。从景中跳出,果然不带走一丝儿云彩。
体会身前影后,有谁不费吹灰之力,捷足先登;有谁气喘吁吁,终未达到顶点。而我,还是不能超凡脱俗,还是不识庐山真面目。
那,弹指挥去的时日,欲罢不休的干系。横岭侧峰,远近高低;留下的,还是一首换位思考的诗……

2

那院大树常青,如盖。捂着的盖子能否揭开?
揭不开锅的记忆,糠菜稀汤,能照见母亲的望眼。捂不住的盖子,三年自然灾害!
独酌院外那排银杏,一岁一冬的落叶,让你心醉,醉得坦然。竟敢一丝不挂?
挺拔苍劲的体魄,宁静清奇的风骨,令苏子惊叹:“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
树的叶落了。自然的旗。腰杆子始终硬朗!
人在旗在,信念不倒。莫,莫要伪装了季节。
廿四节气多说几句话。没有被冻住的冬天,没有飘然成仙的金黄。朴质的话语,掷地铮铮有声!

3

江底岩芯,埋没了千年万年,一旦迁至那院,便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风景。谁也不能随意,能否刻上“刘安到此一游?”
孤芳自赏么?“我的稀发,长起又掉,掉了还长,也为装点属于自我的风景”?
染一染,吹一吹,让头发黑起来,让头发多起来。多你的个头!一天照得几回镜子?让人赏光,让人评介。还懂得一点儿尊重,还懂得一点儿礼仪。
呵呵,没有属于自我的景观。奇山异水,胜景绝观。一行考察,红色之旅,找个由头逛逛?呵呵,无缘领略便罢了。缺憾与否?仰止与否?

4

朋友送来两只鹦鹉,养在笼里,每天喂食。喂熟了,养家了,便如此唤着:我的鹦鹉。
一个清晨,唯闻一只在叫,叫声凄凄惨惨戚戚。
呵呵,另一只夺门而去了。索性让笼门儿照样开着,放飞尚未出走的这只。去吧,去寻你的所爱!
单飞无情,独守痴恋。呵呵,给你黄粒儿,我的痴恋,我还去那院上班。
“末等男人,下班就回家”?回家也有奇迹发现,发现无情胜有情,另一只奇迹般归来。外面世界精彩么?瞧那一对儿,交颈偎着,煞是亲昵。
从此,这笼门儿不再上插。外面彩旗,家里红旗。去亦风光来亦风光,我的,鹦鹉之恋!

5

院外托在李白掌心的那鹰。院内默默练翅的我的诗。
该是放鹰的季节,还等待什么?没有风花雪月,杨贵妃早是人老珠黄。没有唇枪舌剑,和者在哪?我的手机,我的收件箱。所有的短信,在大脑的信箱存储。
黄石西塞山的问候,荆门千佛洞的祝福,我的那院所在的怀想。还有澴水河畔,我起初练翅的天地,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广阔天地的牵挂。
所不为的是倒行马步栽秧,居然乱点秧棵谱。隔壁婶娘的泥掌,儿时打屁股的记性。
所为在百年千年之后?展翅欲飞的院外那鹰,终未飞出李白掌心。再过千年万年,我的诗呢,我的鹰之翅,会在哪条飞道翩跹?

6

父亲的龙舟我的桨,我的粽叶母亲的绳。每逢端午磁性的日子,三份感恩,三份祭奠,三份敬畏,预留一份给自己?
岁岁端午,今又端午。妻回娘家,我便奉上购物卡:粽子要红枣陷儿的,孝心是个大磁场;再备几盒绿豆糕,仲夏时节,清暑益气,人体需要无机盐。
女儿下班也带回这些,大包小包扔给我,说她马上要出门。跟谁约会?管不着。
只管在办公室加班,还要捉摸一首诗。如果端午忘了祭粽,不去打捞浪迹汨罗的那国利剑,诗人,你打算划向何方,划哟嘿?!

7

“老爸画了一个圈,又尿床了,儿童节快乐!”逗乐子的女儿,短信让我一笑到童年。别逗了,我去那院理发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