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大梨树(散文)


□ 周乃东

文 周乃东

  一棵树上结三种梨,谁见过?

  我见过。因为这棵奇特的大梨树就在我住的那条老街上,就在老街的东头,就在东头我家的大门外,它是我家的大梨树。

  这棵大梨树别人都称它老梨树,它比我爷爷的年纪还大,它是我爷爷的爷爷栽下的。但我并不觉得它老,它枝繁叶茂,生机勃勃,哪有一点老的样子?所以,我从会说话时起,就叫它大梨树。大梨树是老街上的重要一景,老街也因它得名,叫梨树街。梨树街很古老的,全是小青瓦、小青砖、蓝色格子窗的那种满族老房子,和大梨树的年纪差不多。

  这棵大梨树生长在我家的院外。以前那儿有一个大大的柴火垛,一个大碾盘,后来改烧液化气了,碾盘也废弃了,那里就倒出了一片空地,和街道连在—起,成了公共场所。伙伴们都喜欢到大梨树下玩,梨树上两根绳子吊着一架秋千,这架秋千吸引着他们。树下荡秋千,大树给遮阳,秋千一上一下好像要飞起来了,多快乐呀!

  除了荡秋千,我们也玩别的。一天,我提议捉迷藏,我藏,两个小伙伴找。结果我藏的地方他们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他们找过了我家里屋、院内的墙角、厕所,都一无所获。最后他们俩只好疲倦地躺到大梨树下的碾盘上说:“我们认输了,你出来吧!”他们明明知道我就在他们身边,但就是找不到,他们很不甘心啊!其实,我就藏在他们身边,在他们头上,在大梨树上。我摘了两个生梨蛋打在他俩的身上,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我呼地带着几片树叶就从树上跳了下来,好像从天而降似的。我心里那个得意呀。

  其实,整条老街的快乐都源于大梨树。

  天热时,人们都喜欢聚到梨树下乘凉,摇着扇子,穿着短裤、背心,大家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地谈论着,打扑克,下棋,搓麻将也是常事。棋牌玩够了,还有其他高雅一些的娱乐活动。每天下午,总有几个会胡琴、笛子、喇叭、葫芦丝的人聚到这里吹拉弹唱一阵子,也有人随着伴奏高歌。在这里唱戏、唱歌儿,你就是嗓子再哑,唱得再跑调,也会获得一片喝彩声,人们图的就是自娱自乐的快活劲儿。到了晚上,扭秧歌的要在树下扭上一个小时,然后带着汗水和欢乐回家睡觉。

  我常坐在碾盘上看他们表演,他们每天的表演,就像专门为了我似的。

  大梨树也是观众,有时一个围观的人没有,只有它静静伫立,凝视着欢乐的人群。

  大梨树上能结三种梨一直是大家津津乐道的事。

  电视台的记者还来录过像,专门作过报道呢。这三种梨是怎么长到一棵树上的,没人能说得清楚,爷爷也只是说过是祖先嫁接出来的。这三种梨大家都吃过,最早可以吃的是南果梨,这种梨秋天就变黄熟了很软,味道很甜,还有一种香味,走南闯北的人说哪儿的梨也没有它味儿好。这树上一吃脆生生的是那白梨,这种梨水分很大,皮薄肉白。到了冬天冻过之后才好吃的是尖把梨,吃这种梨要先用凉水缓出梨里的冰渣,把它化好后变得软软的。当你咬破皮一吸,里面的汁液凉凉的,甜甜的,进了嘴里面,接着便甜到心里头。用它开胃消食是再好不过了,过年时,我家的白瓷盘里总是装满了化好的尖把梨。吃了这梨后,油腻的胃里顿时就觉得清爽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