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朋友遍天下


□ 邓韶征

我从虚拟的网络上下来时,已经是疲惫不堪了,恍如坐车晕车,头昏脑涨站立不起。我瘫坐在电脑前的软靠背椅里,心里一片空白。
我同居女友燕子很及时地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莲子汤,叫我喝下,说是可以降降火。连续上网十三个小时,我体内虚火已经很旺,我不假思索地接过碗就一饮而尽。
老实说,我是很难得有这么充裕的时间坐在电脑前的。这一次我们县长到省委党校学习去了,时间要一周。领导一走,我才有自己的时间。哦,你问我是干什么的?我是秘书,是我们县长张志东的随身秘书。
当秘书,特别是像我们这些紧跟在领导身边的随身秘书,很累。别的不说,单人身自由,就不如人家。比如人家可以按时上下班,有自己的节假日,我们却没有。领导们工作都是挺忙的,经常加班加点出门或下乡,会议也多,上班时间处理不完的公务,下班或节假日待在办公室或到田间地头、基层单位是正常事。你说,人家领导为了工作都放弃了休息,我们当秘书的怎么可以溜之大吉呢?所以,用我们“大秘”的话说,秘书就是领导身边的拐杖,要时刻倚在领导的身旁,当领导需要时就必须主动竖起来,让领导顺手就能拄上。你问我“大秘”是谁?那我就向你介绍一下吧。
不瞒你说,在我们清远县,县里五套班子除了各家办公室配有专门的秘书科外,副处级以上的领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随身秘书。像我们这些随身秘书并不是为所跟随的领导写材料发通知的,那是秘书科干的事。我们是紧跟在领导左右,帮领导提提包接接手机之类的,属于服务领导的对象。一句话,放在部队,我们是首长的勤务兵,在战争年代,我们是随时都必须为领导牺牲一切的人。这样说可能你会小看了我们,但是你错了,我们和部队的勤务兵又有所不同,现在是和平年代,是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们是工作在领导身边的人,我们离领导最近。不是有这样一句话,近水楼台先得月吗?我们就是那些容易先得月的人,尽管我们目前还没得到月,但是迟早都会得到我们想要的月,而且是大满圆月。要不,县府办公室里为什么人人都羡慕我当张县长的秘书,他们早就认定我有美好的未来了,只要我谨慎勤快地跟随张县长三两年,我就完全有可能在离开他之后,到某一个要害部门任职。这是中国当代官场的惯例。
瞧,说远了。我所说的“大秘”是指我们清远县县委书记巩汉槐的随身秘书苏文华。为什么会称他为“大秘”,其实你一想就明白了,县委书记是这个县的一把手,他的秘书自然就是我们这些随身秘书群体里的头头了,于是我们按各自所跟随领导职位的大小,在我们的群体里也按大小排列出相应的顺序来,大家自然地尊称我为“二秘”了。我们这些领导身边的随身秘书们虽然都跟着不同的领导不时在外面奔波,但是闲时还是频繁聚会、时常往来的。去年夏天,在“大秘”苏文华的倡议下,我们清远县三十二位副处级领导的秘书们成立了一个秘书协会,“大秘”苏文华从县财政局那里要到了五万元的活动经费,我则让一个效益不错的企业赞助我们纪念品,每位秘书都得到一台价值一千三百多元的格兰仕微波炉.大家活动得一脸兴奋,自然都推选苏文华和我当这个尚不被组织认可的团体的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