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法斯宾德与亚历山大·德布林


□ 邱华栋

邱华栋

1、法斯宾德:德国电影瘟神

电影之于法斯宾德,如同滴在他生命蜡烛上的火油,相互助烧、焚毁照亮,使他三十七年的生命化作了苍老之灰。

法斯宾德1945年5月31日生于德国巴伐利亚。父亲是医生,母亲是兼职翻译。缺乏父母之爱使他孤独内向。父亲诊所里长年不断的妓女使与性有关的气氛弥漫在空气里。五岁时父母离异,他由母亲抚养,在他八岁的时候,母亲和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成了情人,这个少年以父亲的身份对小法斯宾德尽职尽责,法斯宾德在心智尚未成熟的童年,几乎经历了人世间一切畸形情感的可能。“在阴沉的巴伐利亚天空之下,一切看来如同是地狱扭曲晃动的水中倒影。”

寄宿学校的生活是法斯宾德一个人的生活,与母亲之间爱恨纠缠是终其一生的死结。15岁时,法斯宾德离开母亲到了父亲那里,在科隆的父亲被吊销了医师执照,法斯宾德开始卖淫。交错纠结的人生在法斯宾德内心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迹已无从细知,所有在内心成功掩饰的地方在身体上泄露无遗。自卑的法斯宾德越长越难看:“他的身躯柔软无比,你几乎会以为他根本没有骨头。他的双腿虽然十分健壮,但是看起来就像是超大婴儿的小腿一般。他喜怒无常,甚至洗澡的时候都会乱发脾气,这使得他更像是个小婴儿。阳光总是无法把他晒黑,他的皮肤是那样的苍白、病态,有着透明的质感,甚至没有一根汗毛……他的骨架细小而纤弱,他的臀部相当大,而即使在他尚未小腹凸起的时候,他已经给人一种圆滚滚的印象了。”为了自我保护,不再被别人抛弃,他采取的措施是在被拒绝之前先拒绝别人。他身边的女人说:他一生都不知道怎样去爱自己。独立和桀骜不驯的性格成长起来。

母亲对他很冷淡,为了工作也没有时间给他做饭。法斯宾德把母亲给他吃饭的钱去看电影。在电影中他找到了自己的世界,遇到了会熊熊燃烧的另外一种火油。

1964年,法斯宾德进入慕尼黑一家戏剧学校学习表演,在此时大量的影片观摩为他日后积累了创作经验。为了生活,他在低级酒吧帮助同居的女人拉客卖淫,据说他早期的几个剧本就是女友在接客时,他在对门的酒吧里写成的。

60年代初,德国政府对电影停止实行经济保险,电视业的激烈竞争,使许多影业公司倒闭。1962年,来自慕尼黑的导演们在第八届国际电影节上向世界宣言,他们要“创新德国新电影”,这标志着德国电影业的转折。影评人曾把“新德国电影”比喻成一个人,亚历山大·克鲁格喻为她的头部,施隆多夫喻为她的四肢,文德斯喻为她的眼睛,赫尔措格喻为她的意志,而法斯宾德则被喻为她的心脏。他被誉为“德国电影的神童”、“德国的巴尔扎克”。国际评论界还把法斯宾德对于70年代“德国新电影的作用,与戈达尔对法国电影和帕索里尼对于意大利电影的作用相提并论。”

1965年,他拍摄了短片《城市流浪汉》,第二年又拍了《小混乱》。1967年,他开始了舞台工作,并组织成立了“反戏剧”剧团,如同柏格曼的摄制工作组一样,这个稳定的团体为低成本高效率的电影制作提供了基本保证,使得他能够在14年的从影时间里拍摄25部故事片、14部电视片和西部纪录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